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那就算了先生和这可不行先生


那就算了先生,和,这可不行先生

爱情故事









那就算了先生和这可不行先生


-1-

我的同事里有一位那就算了先生,个子不高,头发很蓬松,笑起来有梨涡一对儿。
那就算了先生非常逗,纯天然不做作的逗,曾经睡昏了头踩着室内拖就来上班了,挤地铁的时候还把拖鞋给挤掉了一只。

我叫他“那就算了”先生,因为他的性格实在是非常温柔,挂在嘴里的经常是一句“那就算了吧”。

那就算了先生跟我不在一个部门,我和他一起工作的时间并不算很多,他的很多光荣事迹我也是听别人说到的——比如——


公司有一次搞错了他的机票航班,要去大阪出差的那就算了先生阴差阳错被一飞机快送到了北海道。
只带了大衣去的那就算了先生,在北海道一月的冰天雪地里冻得瑟瑟发抖,稀里糊涂地听着电话里上司声情并茂地用虚伪的歉意铺垫,最后却遗憾地告诉他——现在是北海道旅游季,回来的航班得一周后才有(其实只是舍不得花钱给他买头等舱的票而已),请那就算了先生自费解决为期一周在北海道的住宿消费。

面对这个比北海道的一月还寒冷无情的通知,那就算了先生吸溜着鼻涕,说:
“这样啊……那就算了吧。”

我真佩服他。换作我,只怕会一头栽进北海道的雪水里。而那就算了先生的社交网站,在那句让人想不通的“那就算了吧”的豁达发言后,连续更新了一整周北海道7日游的照片。
这人,只穿了衬衫和大衣,在大雪天里流着鼻涕去看了丹顶鹤呢。




那就算了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什么都可以“那就算了吧”的人。

同事把咖啡泼他身上,他无奈地说“那就算了吧”;排了很长的队却没有买到想吃的甜品,他也说“那就算了吧”;计划着去看的电影在有空的时候已经下线了,他还是说“那就算了吧”。

一个人的北海道,恰好去看看丹顶鹤;如果没吃到巧克力蛋糕,就转头去隔壁买草莓大福;要是某一天海啸光临东京,日本岛不凑巧地滑入了马里亚纳大海沟,那就算了先生也一定可以大喊着“那就算了吧——”——继而毫无负担地冲去大海里抓鱼吧。

那就算了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什么都可以算了吧的人。









-2-

我的同事里,还有一位这可不行先生。剑眉,眼睛很大,因为很帅所以女人缘很好,而且,出人意料地对吃很在行。

这可不行先生行事作风很利落,业务能力出名的强,最喜欢做的事情是通宵工作之后去公司楼下出门左转第二家小铺子吃当天早上第一碗荞麦面。听说他以前是搞音乐的,肚脐上至今还打着脐钉(当然没人去看过,所以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但是他的耳朵上确实还有一点疑似耳洞的痕迹),于是又有一些反差的魅力了。

顾名思义,这可不行先生的口头禅,就是“这可不行。”


进他办公室的下属,听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让人心寒的“这可不行啊”。
可是说这残酷的话语的这可不行先生,却用着一种奇异的温柔的腔调。加上他似有似无的笑,倒让这句批判性的话带上了一点儿不可抗拒的意味,当你看向他的脸时,让人心寒的话就变成让人心寒却让人心动的话了。

这可不行先生的生活里处处充满了这不行那不行——
交上来的文件没有让他满意,他就说“这可不行啊”;咖啡里的牛奶和方糖没有放得刚刚好,他也会说“这可不行啊”;要是那一天的荞麦面没有拌得合理始终,他仍然会说“这可不行啊”,并且语气里略带一丝精益求精的寂寞惆怅。

凡事都有自己的规章戒律,包括至爱的荞麦面。这就是这可不行先生。
没有拿到满意的结果,他就不会停下。这可不行先生,就是这样一个在否定自我中不断前进的男人。






—3—

那就算了先生和这可不行先生总是成双入对。
他俩在一起,显得是那么的别扭——

那就算了先生加班时说要吃某家甜品店的芝士蛋糕,下班的时候早过了甜品店还营业的时间。他摇头晃脑说,那就算了吧。
这可不行先生却比他还遗憾,说着这可不行啊,在晚上十点多,开车跑遍了半个东京的甜品店。

这可不行先生熬了几个通宵完成项目的企划案,最后几天他病怏怏地,却还说着这可不行啊,显得无比逞强。
那就算了先生倒没有劝他,只是眉毛一挑,说,那就算了吧。一连几天陪着这可不行先生熬完了最后的任务。

我想,这两个人要是一起煮饭,可能会掀起世纪大战——面对一锅放多了盐的鱼汤,那就算了先生可以一边说着“那就算了吧”一边啧这舌干下两碗,而这可不行先生必定会为这多出来的3克调味盐食不知味,抓狂地“这可不行啊”——

他俩,还真是挺别扭的。就像是这可不行先生意气风发地往前冲,而那就算了先生慢摇摇地跟在他身后,哼着小曲插着裤兜儿。

哎。
正是如此而又显得般配,我觉得,这就是天然的互补,互相拖拉着彼此的节奏,他们的关系就像这可不行先生的咖啡——咖啡因和牛奶,融合得恰到好处。









关于他们,我还知道一件事情。

很久以前,在他们俩都还很年轻的那个很久以前——

那就算了先生和这可不行先生站在他们最常去的荞麦面馆前抽烟。
那就算了先生突然说∶樱井君,我好像很喜欢你。
这可不行先生笑了,回他∶可我们都是男的噢。
那就算了先生哦了一声∶那就算了吧。
这可不行先生被烟呛了一口∶告完白就完了,这可不行啊!?

然后他们就打啵儿了。






我那时候才晓得,原来那就算了先生洒脱的“那就算了吧”也有局促紧张的时候,而这可不行先生严格的“这可不行啊”也有柔情蜜意的一面。










—4—

其实大野智并不是从来都说“那就算了”,樱井翔也不是一直都爱“这可不行”。





樱井翔出差回到家已经是凌晨,大野智却还没睡。

“你在等我回来么?”

“也不是。”他蜷在床上玩儿自己的脚趾头,“刚好做了一点白天没做完的设计稿。”

“已经很晚了。”

“所以快来睡,我已经好困了噢。”

樱井掐掐他的脸,语气故意压得那么惋惜又可怜∶“很累了吗?那,晚安吻就算了吧。”

听完这句话,大野智突然从被窝里活了出来∶“这可不行啊!”
然后他捧起男人的脸,狠狠亲了上去——



————————



这可不行先生的肚子上真的有脐钉——我偷偷向那就算了先生打听的。





————————————————end



卖萌用小段子

那就算了和这可不行,也许是我2017年一整年的状态,可能也会是2018的状态233333
每天都在“那就算了”的抠脚和“这可不行”的自我谴责里苦痛度日

手机搞不来质问箱,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大家的2017过得怎么样,是怎么样的2017w
也很想知道2017的我在你们眼中又是怎么样的缺水水

就这样啦,大家2018快乐,既然看到了这里,就给我留个关于2017的评论叭!
















评论(74)
热度(426)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