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下午四点二十一分

*小段子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


下午四点二十一分,教室门突然被拍响了。




大野智正睁着眼睛昏昏欲睡——
入夏的天气,气温持续走高、精神持续低迷,五月病高发期。
讲台上那位桃花眼的好看的经济学教授正在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什么是消费预期,什么是机会成本,大野智一概不知,那些刁钻的名词一个一个串成美丽的金色小花,在他眼前呈4D带音效状态不停收缩放大循环播放,带着一股睡眠气息浓厚的垂死挣扎。

帅哥教授特殊的磁性嗓音强烈刺激着他的耳膜,就算坐在最后一排他也一字不漏地全部听下了。


我现在只是脑残而已,至少能听能看——他趴在桌上盯着那位桃花眼粉红面的帅哥,暗暗想——要是没有他在,不仅脑子没法用,我还是个又聋又哑的残疾人呢……

……要不是他,大野智也不会放弃美术实践,来选这门还有期末考和调查考的经济选修。在他平时学分一路飘红的所有科目里,一次早退旷课不良记录都没有的经济选修独树一帜,鹤立鸡群,真是怪哉怪哉……





二宫和也坐在他旁边打游戏。

心里更多是愤恨和凄苦——当初被这小可爱拉来当陪读,看他对经济学教授痴迷的样儿,二宫满心以为能见证一出罗曼史大戏,搞不好成了他还能攀个关系,空手套个选修课满分。怎么能料到这闷骚主儿来的是场不求回报的苦情暗恋,上课就只顾着盯着人家的帅脸神游了,一点行动都没有……
挂不挂科,没一科及格的大野智当然不在乎,反手拖了还想赚个奖学金的二宫下水,想想都觉得革命友情这颗脆弱的小草在暴风雨中痛苦呻吟,即将破碎……






下午四点二十一分,教室门被敲响的时候,二宫和也在大野智旁边打游戏,大野智蜷在桌上看着经济学教授发呆,经济学教授正口若悬河,讲的是消费剩余影响人的消费行为。






“送外卖的!!开一下门!同学你的咖啡到了!”

课堂被强行打断,全班愣神后立刻一片爆笑。




二宫和也摘掉耳机环视一圈儿,莫名其妙地拍了拍大野智的肩膀:“怎么了怎么了??”

“啊……?”被拍的人迷茫地抬起头。

门继续框框作响:“快开门啦,哪位sami同学,sami同学!你的草莓星冰乐冰块儿都快化啦!”

教室里笑得更厉害了。




讲台上教授的表情阴晴不定,大野智看见他虚着眼睛挑了挑眉毛,一副好似孤苦无奈的神态让他忍不住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二宫和也捂着肚子到处看,“谁叫的外卖啊,进学
校就算了,还敢送到樱井翔的课上来?”






“sami同学——我要给你打电话啦——”

二宫被樱井翔的表情逗得颤动的时候,大野智的手机也开始震动了……


他笑着笑着愣了一下——

“大野,我上课之前拿你的手机喊了杯星巴克……”


诶。

大野智当即呆滞了。






二宫抢过他的手机,飞快摁着键盘——
【别叫了听到了,咖啡就放门口,给你五分好评】


敲门声戛然而止。

他俩同时松了口气。






“噢,sami同学!我看到短信了!我给你搁门口了啊,下课记得拿啊!”







在二宫和也一声“靠”中,全班再一次轰轰烈烈地大笑场。






看到经济学教授笑着打开门,大野智痛苦地捂上眼睛。

“请您把sami同学的饮料送到我办公室吧,对面左数第一个办公桌,谢谢。”

外卖小哥元气满满地大吼一声“遵命!”







你遵命了,我没命了。

sami同学悲哀地盯着二宫的脸,二宫同学埋头打着游戏,面色如常,浑身透露着“同志你自己面对吧”的正气凛然。

革命友谊那颗小草,终于是要被压断了。

















大野智不想去领那杯咖啡——干嘛去啊,又不是他的星冰乐。
但二宫不干。一杯星冰乐500多円呢,500多,够山区小朋友一天的生活费了!花的是他自己的钱,怎么能就在办公桌上报废一个山区小朋友的一整天呢!

大野智的别号不就是好忽悠吗。
他被二宫和也念了半天,觉得似乎是这个理,晕乎乎地,就拐进了经济学教授的办公室。

所以现在——教授盯着他,他盯着教授。谁都没说话,一分钟有余。

教授笑起来很好看,又大又亮的桃花眼眯起来,提起苹果肌,温柔又和善。
大野智却觉得凉风习习阴风乍起,抱着书包靠墙站好,无辜又徒劳地眨着他水汪汪的眼睛,企图换到心上人一点儿可怜巴巴的同情。

“樱井老师,我……”

教授指指他,又指指草莓星冰乐:“sami同学?”

他本来想狡辩两句,但教授的手指点到他身上的感觉羞得他只能满脸通红地胡乱点头。他一边点头一边委屈地瘪起嘴——完蛋了,太丢脸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跟他说话呢……

教授把咖啡放到桌上,偏过头示意他:“去吧,下次别让外卖进学校了。”



他又温柔又帅气。他又善良又美丽。

大野智拎着咖啡迅速消失在办公室。







——









又是下午四点。还没到二十一分。


樱井翔走进教室,果不其然看到大野智一如既往地缩在小教室的最后一排。但是昨天他可能被吓得不轻,以至于再也不能安心地盯着自己的脸神游了,一对上眼儿他就见了鬼似的躲得飞快。

这个小可爱……
他心情愉悦地翻开讲义,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四点二十一分,教室门被敲响了。




“送外卖的,谁喊的星冰乐?”

全班寂静了一瞬,也许在回味昨天的惨剧,然后,突然爆发一阵可怕的笑声。






他远远看见小可爱一个机灵从座位上翻身起来,疯狂摇晃他戴着耳机打游戏的邻桌。接着紧张又无奈地看向自己,八字眉快要撇到嘴角,满脸委屈茫然,水灵灵的眼睛写满了“真的不是我 真的不是我……”

樱井翔转身拧开教室门,接下外卖小哥手里的口袋,礼貌地道了个谢。
他在全班的笑声里走到讲台上,说:“sami同学,你的草莓星冰乐,快来喝,不然等会儿冰块化掉了。”


大野智一脸震惊,很快皱起脸,委屈巴巴地遥望着他。

樱井翔却笑得满面桃花:“我请你的——”






——




“诶诶,我说nino,”相叶雅纪敲敲上铺的床板,“最近o酱好像超出名诶——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跟他一起上课吗?”

二宫和也烦躁地翻了个身,抱怨竹马吵了自己的回笼觉:“怎么回事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经济选修课攀关系拿全分的事,估计是有着落了……”

……哈?




——————————end












今天外卖敲教室门喊“缺同学,缺同学你的奶茶,冰淇淋快化了”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特别是看到当他热情地说“好的看到短信了!放门口了记得拿哟!”班主任凝固的表情

我的心

飞扬

评论(76)
热度(350)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