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影成 kill somebody

新脑洞……


————





“别再逃了吧,律师先生。”

成濑领望了一眼矮墙,又望了一眼黑漆漆的巷道,捂着不停流血的腹部,慢慢地靠到墙壁上。他知道影山就在不远的地方。那个难缠的男人不久前还捅了他一刀,害他淌着血逃跑了这么久。律师手里捏着那把漂亮精致的银色小餐刀,他摩挲着刀柄上花哨的雕花,心里暗暗呛声,捅个人都那么穷讲究,真不愧是那个人。

“……了不起的执事先生,您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接近大小姐的人,在下自然都得多多留意。只是没料到您的手段这么高明,差点把在下也愚弄了。”
男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他往常客套的笑,比起黑暗里的追凶者,他更像某种威胁的猎食动物,已经将顽强的目标逼到绝路,捕食者的骄傲尽数暴露出来。他的额发散落下来,衬衫的前襟也敞开了,和他平时一丝不苟的模样比起来有些狼狈,相较之下,反而是负伤的成濑领显得更衣冠楚楚。

被戏谑地称为“天使律师”的人听到他近乎嘲讽的说词,只是平淡地皱了皱眉毛。

“别逞强了,律师先生。扣上扣子就能掩盖伤口了吗?恕在下鲁莽,在下刚刚下手可不轻。”

律师没有理会他,又和墙贴近了些,躲开那道快把他再刺穿一次的目光:“您何不快点把我捉拿归案呢,折磨小耗子会让猫很有快感,是这个道理吗?”

“在下着实敬佩您……杀人不沾血,如此巧妙的设计和考量,比起杀人犯您多像个社会学家,或者艺术家。”

“是在夸奖我吗?现在我可是你的手下败将。”他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缓缓滑到地上,粗重地喘息着。

“在下才是您的手下败将。美人大概是都有操纵人心的邪术吧……您说是吗,嗯?”
执事走过去径直将他打横抱起,虽然小心避开了他的伤口,成濑领还是吃痛闷哼了一声。
“终于抓到你了……”

“随便你吧,大侦探先生……”
律师好像放弃挣扎了,反而挪了挪,挑了个让他舒服的姿势,大爷似的翘起了腿,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恃宠而骄了。”

执事扣着他的肩膀拥着他大步往回走:“您也许是最爱耍大牌的俘虏了。”

成濑领搂着他的脖子哼哼,额角起了一层密密的汗水。




手机铃声突兀地在安静的巷子里响起,影山的皮鞋声停下了。

“嘶……抱歉,我的电话。可以接吗?”

“律师还真是日理万机的大忙人。”

“承蒙夸奖……”成濑领别扭地从衣兜掏出手机,没看来电显示就按下接听,“喂,这里是成濑领——”

影山还来不及反应,上一秒还在他怀里虚弱地喘息的猎物,这一刻已经敏捷地挣开他的胳膊,在执事重新钳住他的腰之前翻到了矮墙上。

“成濑律师……”

律师冲他含蓄地笑了一个,手里还拿着手机:“……啊,就在路边来接我吧。我一会儿就到。再等我几分钟,我先跟执事先生道个别。”

他捂住电话话筒,眯起眼睛盯着影山:“……还是下次再恃宠而骄吧,执事。再见。”


他闭上眼,向后栽倒去。




----



“影山,你去哪里了,成濑律师呢?”

“抱歉回来晚了。刚刚送律师离开。”

“啊,你怎么搞的那么……”
宝生丽子比划着,对执事凌乱的造型有些震惊。

“失礼了……”
执事吹了吹他散开的头发,侧身走进房间里。



下次吧,天使律师。




评论(28)
热度(164)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