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come to Friday

成濑领闭着眼睛,脑袋靠在车窗玻璃上,手指捏着自己的太阳穴,眉毛皱得很紧。
淡淡的酒腥气让他昏沉,他正准备摇下车窗,开车的影山已经代劳,为他在后车窗留出一个小缝隙。冷空气从外面吹到他的面颊上,成濑领舒服地抬抬下巴,忍不住想再把窗子摇下来些。

“不行。”执事锁了车窗按钮,“一点就足够了。夜风太冷,您那么弱不禁风的,别吹坏了。”

“没那么娇气。”
律师含糊地说了一句,语气绵软。

他笑起来:“是吗……职业道德,别怪在下多事。”


成濑领不说话了。





执事瞄了一眼显示镜——窄小的镜片恰好能框进成濑领的脸。他疲倦地抱着胳膊缩在座位一角,埋着脑袋,垂下来的刘海让他本就瘦削的侧脸显得更憔悴了一些。
酒精是一种让人懈怠的东西啊。


打搅美人休憩,于心不忍。但要是现在睡着了,之后更不好办。
他思索了一下,还是出言提醒:“别睡着了成濑律师,快到家了。”

那人西装包裹的身体轻轻抖了抖,还是听话地慢慢睁开眼睛。
“我尽量吧……”
他呼了口气,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枕上座椅后的靠枕。



为了不让他睡着,执事主动挑起话头:“成濑律师原来不会对付酒精啊。在下以为咸蛋超人酒量也应该很好才对。”

“……还好。不太能喝。所以反而知道节制,不容易醉。”

“不太能喝就是不能喝……明天还要工作,等会回去了给您熬醒酒汤。”

“不用这么麻烦,冲个热水澡睡一觉。就这么点儿酒,明天什么感觉都没有。”

说完他又说:“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今天那一个穿蓝色衣服的男人……”

“如果没有记错,是您之前一位客户吧。田中先生。”

“是了,亏得你能记住……酒桌上能看出很多东西对不对?真不喜欢和他一起出现在饭席上……”他想了想,突然问,“你呢。能喝吗?”

“比起您,绰绰有余。”


成濑领嗤笑一声。






影山猜他有一点点醉了。
一丁点,是烧红色刚刚漫上脸颊的程度。这时候身体加速疲惫,精神却还神采奕奕,啤酒多么容易让一个人陷入两难境地。

“您醉了吗……?”
他鬼使神差,不妥贴地问他。

“可能有一点。可能还算好。”

“在下本想奉劝律师,工作所需,锻炼锻炼酒量有好处。可是转念一想,半醉半醒的成濑律师岂不很珍贵么?看上去柔软又无抵抗力的律师,好像这时候对您做什么都可以……”

红灯,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空无一人的斑马线前。


车子的惯性让成濑领往前倾斜,又跌回椅背里,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看上去的确诱人的任人割宰。

“你对我太好了,影山。”他揉揉眼睛,“要不是这样的话,随便吐露这种危险的想法,是会被我——起——诉——的。”

“那以后不会再暴露了。”他笑,“直接实践就好。”

“……你真不讨人喜欢。”

“承蒙夸赞,能得您一人欢心,足矣。”


“算我输了烦人执事,”律师撑起自己急需充电的身体,探到前排,“既然都已经这样说了,就快点吻我。红灯还剩几秒快结束了。”

“您总是这样直截了当。”

成濑领想骂他啰嗦鬼,抬头已经被执事捏着下巴封住了嘴唇。
男人从驾驶座上侧过身的模样显得很帅气,霸道的亲吻和酒精味儿让成濑精神上很享受这样暧昧的满足感。
当两个人的嘴唇分开,他又主动贴上去,细细密密地和执事纠缠。

现在都是酒的味道了。他想。




影山知道绿灯亮着。

亮就亮吧。没有行人也来车,既然有让人微醺的酒和让人酩酊的美人,让暗黄色的街景多等等他们,也无所谓。





————————

晚安

评论(17)
热度(205)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