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Thursday

假影成吧大概是……不打tag

胡乱的ooc着……





————————

“今天你那管家男朋友不在?”

“今天宝生小姐执勤。公务员可不比我们轻松。”

榎本径哦了一声,有点遗憾:“我还想见见那位了不起的壮士呢。”

“别学吉本荒野讲冷笑话。”

锁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没有。他喊他‘英雄’,我叫的‘壮士’。”





——



纵然是榎本径能解开一万间密室的天才小脑袋,也没想过有一天成濑领会被一个男人攻略。

他不是没预想过成濑领会谈恋爱——虽然和他走得近的女性不过只有诗织小姐,他也知道对象一定不会是诗织小姐——也许会是个性格和他反差很大的人呢?火辣一点儿的,或者不拘小节一点的……

结论是果然,孑然一身,就是最符合他的了。





谈恋爱就算了吧,为什么是一个和他一样龟毛的男人……?

吉本荒野牵着他的手告诉他“成濑领都跟男人好上了阿径你也别含蓄了”的时候,他差点没控制得住自己的40米大砍刀。



生活就这样充满了惊惊惊惊喜。






——

“我以为我足够了解你的。”

“你看,你都说了是以为了。”成濑领悠悠喝了一口茶,榎本径慢慢低下头撅起嘴的表情把他逗笑了,“吉本荒野不在这儿呢,你再可爱我也不会欣赏。”

“你说话变得比以前讨厌了。”

“职业病吧。”

“大概是受你那位的影响。”

“不是。执事先生的语言艺术,比我段位高多了。”



榎本径看着成濑领漂亮的眼睛,一时半会不知道说什么。

所以自己坐在这里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再不了解成濑领,也知道对方不是会把恋爱昭告天下的类型,所以对于他没有告诉自己影山这号人物的事,他一点不奇怪。以为他会再故弄玄虚一点,没想到随便一问就随便地回答了,

“对。大概是在谈恋爱吧。是,是和男人。怎么了么?”



你问我怎么了?怎么了?

他越想越气,气到强行划掉了律师星期四下午的安排,挤进他的档期里。
而自己现在坐在成濑领软趴趴的转椅上,竟然一个字也憋不出来。时间就是金钱,成濑律师的时间尤其昂贵……吃什么都不能吃这个亏……





“为什么是影山?”他张嘴随口问。

“问题直接切中要害……”成濑领一愣,“真有你的风格。”

榎本径哑然。



“那,径君觉得为什么不是影山?”他饶有兴趣地托起下巴,看向他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


“你太强势了。”榎本径想了一会儿,“恐怖的控制欲。虽然成濑君是个很好的人,你懂我的意思……愿意跟你上床的男人一定不少,成濑愿意跟他上床的,真的存在吗?”

“影山不就是。”

“所以为什么是影山?”

“不觉得我和他很配吗。性格上,之类。他们都那么说。”




太配了,就不配了。
榎本径默默想。
他认识的成濑领太不食人间烟火。也不能怪他——一方面,这是个在办公桌上养百合花的温柔的男人——不过成濑领暗地里帮过他不少忙,所以他也清楚 这个男人什么都知道,却只会眯着眼睛看着你笑。

他到底有多么深不见底?成濑领的细腻敏感,或者不多光彩,有几个人能真的觉察呢。

高岭之花受人追捧只是因为它开在高岭罢。





“你真的喜欢他?”

成濑领却笑了:“别傻了小可爱。我猜得到你在想什么。是他真的喜欢我。”






榎本径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也许无意识吞了一口真·狗粮。
那你俩大概是很相配。

果真聪明人,谈恋爱画风都不一样。




律师顿了顿,又补充说:“他星期天住我家里。”

哦。锁匠了然。







——

榎本径和成濑领一起离开时,在门口看到了来接律师下班的执事。


榎本径看到他的时候,他在喂律师事务所门口的三花猫妙鲜包吃。那几只常驻流浪主子的猫心大概已经被他收买了,一只只软在他的皮鞋边懒洋洋地咪咪叫。

他大概发觉锁匠在看他,所以正笑着。执事半眯着眼睛,亲和的表情却让榎本径愣了一愣——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样“我都知道哦”的神态,倒是非常有成濑领的味道。



他又转头看律师。

律师已经向执事走过去了,跟他在说着什么。





然后执事抬起头来向他欠了欠身:
“久仰,成濑律师经常说起您。……不过,在下真是没想到,砍了吉本阁下的人竟然看上去那么的,无害。”

律师笑得没心没肺。





榎本径嘴角一抽,觉得自己的40米大砍刀已经饥渴难耐。






————————————

“是他真的喜欢我。”

这句话竟然有点把我虐到了)

评论(38)
热度(164)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