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Wednesday

*ooc属于我


——————————




——

“在下以为您在半个小时前就去睡觉了。”

成濑领抬头瞥了他一眼:“你以为错了。”

“时间不早了。”

律师嗯了一声,却一点没有从文件里抬头的意思。
他穿着衬衫踩着拖鞋,衬衣袖子卷起来扣到小臂上,额发散到眉间。外面在下雨,今天白天天气很闷,确实该有一场大雨了。他眼神跟着雨声飘忽了一会儿,又落回文字上,看得不太认真。

“几点了?”

“马上两点了。”

“……是雨太大,才把我吵醒的。”他突然想起下午和执事定下的今晚准时上床睡觉的约定,而距离所谓约期已经过了四个钟头,于是他顿时觉得现在执事抿嘴笑的样子阴狠狡诈了起来,“不是我不睡。”


“那不如现在跟在下去睡觉?”
影山伸手打开书房门,欠身行礼,
“请吧,律师——”





——

“是哪一件案子让律师这么记挂?在下很嫉妒。”
执事话里有谴责的意味,成濑领丝毫不在意。

“其实不太复杂,不过原告太难缠,暗地里小动作太多了。”他在床上转过身,贴近影山的胸口,手指百无聊赖地拉扯他前襟的扣子,“不过,谁不会点不光彩的小手段?你说是吧……?”

“真没想到,您也会说这种话。”

“我以前没有说过?那以后会多说给你听听的。”他笑起来,“天使律师搞不好是魔王哦?”




他说完话,突然窗外一瞬地光亮,几秒之后是一声巨大的雷声。雨猛然变大了。


成濑领终于放过执事那颗摇摇欲坠的扣子,窝进床单里:“你看,雨很大。”

“这可不是您不睡觉的理由。”

“……”

“最新的医疗数据显示,青年人猝死的案例日渐增多,其中罪魁祸首是过劳死。人类的生存极限里包括睡眠时间,如果一个像您一样身体健康的成年男性,连续七天睡眠时间低于三个小时,器官就会开始衰竭,带来诸多并发症。此外,癌症患者的平均年龄下降至38岁,这里面很大的因素……”


“影山,”成濑领示弱了。
他从被子里探出一个脑袋,小声喊到:“我们睡觉吧……”

“您肯听进去在下的建议,在下非常欣慰。”






——



他估计现在已经三点钟了。可是他睡意全无。
脑子里时不时冒出几个庭审报告里的关键字,稍微联想,头脑就会开始兴奋。

一直在下雨,也一直在打雷。




他盯着执事的脸。

影山摘掉眼镜看上去温和得多。眼镜大概是什么开关吧,连接毒舌腹黑的神经系统。
……哎,是假象吧。他什么时候都一如既往地伶牙俐齿,一句带敬语的漂亮话能把你哽噎到窒息。搞不好他更适合当律师,被他堵上一句,对方辩护士突突突个不停的机关枪一定会爆膛而亡。





睡不着,不如去工作。

他盯着执事的脸放空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撑起了胳膊。







“您要去哪里?”

一股温柔的力道掐着他的腰把他拉回床上。影山环过成濑领,胳膊从他的腰锁到胸口,把他扣进了自己的肩膀。

律师被背后的人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即投降一般松了力气,影山霸道的动作让他觉得自己像只被暗夜里凶狠的捕食者握在利爪中的小耗子,扑腾着吱一声的胆儿都没有:“大人,小的知错了……可你不也没睡么?”

“主人没睡,执事能睡吗?”

“……”


他们有几分钟没说话。



“我说,”成濑领挣开他的手臂转过去,“不如跟我聊聊天?”

“您知道您距离起床还有多久吗?四个小时不到。准确的说,是三个小时四十……”

“好吧,”律师很会读空气,“那不聊。”

“……睡觉吧。”



雨真的很大,奋力砸在落地窗外的木地板上,声音夸张得好像整个房间为止震动。加上巨大的雷响,像是末日来了——

可是有两个人却若无其事地躺在床上,无动于衷。真有趣儿。



“影山。”

“怎么了?”

“你怕不怕打雷?”

“不怕。”

“那你怕不怕黑?”

“不怕。”
执事睁开眼睛,律师又在和他胸襟上那颗摇摇欲坠的扣子过不去。
“好了,别撒娇了,领……”

“谁在跟你撒娇?”




大概雨会下一整晚上。
还好之前没有忘记关掉客厅阳台的门。

执事伸手把滑落的被子捡起来,拉到成濑领的腰上。



黑暗里只能看见成濑领面颊的轮廓,律师漂亮的鼻梁显示出一种极其美的弧度。
影山轻轻捉住他幼稚地胡作非为着的手,顺势抚上他的后颈,把睡眠时间亮起红色警报却毫无自觉的男人搂到自己肩窝:

“睡觉吧,晚安……”


耳朵贴在柔软的衣料上,雨声和雷声忽然小了。成濑领闭上眼睛,终于在执事的肩头找到了一丁点睡意。他怕它跑掉,赶快闭上眼睛。

于是困意突然来袭——

执事怀里没有世界末日,神奇的事情。
他闭着眼睛想。

“晚安……”






他很快就睡着了。

执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觉得他轻柔的呼吸和乖巧的神情像一只驯顺的野兽,难得地放松警惕,温情地小憩。哪怕外头是世界末日。













————————————tbc,如果明天有thursday


大家晚安!

评论(28)
热度(217)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