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once on Tuesday

今天放纵的ooc了……前500字在搞笑,后1500字在ooc

所以就不打tag啦。

大家注意避个雷,可以直接划到下面)

最近比较迷影成,让我放飞几天吧……

————————————

——

吉本荒野讪笑的样子特别欠。


“你已经浪费了我五分钟了。希望你哪一天能对照我们事务所的律师咨询费用表,把你欠我的酬劳和人情一并还了。”

“真冷酷啊律师大人——”
吉本荒野趴上他的桌子,
“我知道你很忙啦。最近那个学生的事情挺复杂的,耽误你两分钟,给我点爱心法律援助嘛。”

“正是因为我一直在无偿帮扶你,所以更请你意识到,你的违法违规恶性行为用a4庭审稿纸16号字体打印出来,已经可以绕监狱三十七又半周年了,拜托你为你尚且还自由的后半辈子心存感激。”

“诶,我懂,我懂。”他露出一排牙,“成濑律师可是天使啊——”






——

影山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正整个倒在成濑领的办公桌上。
他笑得像个流氓,成濑领笑得像朵食人花。


“影山,”食人花看到了他,食人花于是说,“把他给我丢出去。”

影山不认识那个流氓。认不认识无所谓了,律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被丢出去的男人喋喋不休:“啊……久仰久仰,你就是泡到成濑领的那位英雄——佩服,佩服——”


——

“成濑律师总是认识一些奇怪的人。”

“姑且算他是一位了不起的教育工作者。”

“恕在下眼拙,实在难以得见。”


——

“他身上有个爱情悲剧故事。”

“洗耳恭听。”

“追人,被人拒绝。追人,被人嫌弃。追人,被人砍了。”

“……”

“别小看现在开锁的小可爱。都挺血腥的。”

“……”

成濑领见他半天没吱声,困惑地抬头瞟了他一眼,随即笑了。
“你别担心,要动手的话,我在你第一次私闯民宅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


——




“说起来,你是第二个让我讲冷笑话的人。吉本荒野是第一个。”

“您是正在讲冷笑话吗?”

“……随你喜欢吧。”

——





吉本荒野吸溜喝着影山倒好的咖啡,一连喝了三杯:“啧,大户人家的饮料,真大不同。”

“在下就当做夸奖了。”

“我问你啊,英雄执事,”家教把上半身探过去,“你是怎么泡到成濑领的?”

影山不动声色地望了一眼紧闭的办公室的门:“阁下若是想从在下这里取经,怕是找错人了。毕竟成濑律师不会砍人。”

“他这都给你讲啦?!?”

影山给他重新把咖啡续上。


“诶,我说,你为什么喜欢成濑领?”

“为什么不喜欢?”

吉本荒野撇撇嘴:“他太牛批了,怕他。”

“成濑律师确实很厉害。”

“他还特别凶啊。地狱来的天使律师。”

那只是对阁下您吧。影山不作声。

那一边吉本荒野仍然在诉说着成濑领是如何的不可爱,如何的不亲切。


这么说就是阁下狭隘了。影山答他。





——


成濑就是个极其简单的人——星期一到星期六是on的咸蛋超人,星期天是off的咸蛋超人。

off的时候当然很可爱。
性情大改,赖床到中午,肚子饿到不行了才裹在被子里喊外卖(当然现在有执事了),空调开16℃,盖一床空调被,还要搭一床薄棉被,早上醒的时候被子却总是被踢到天南海北,大腿光溜溜旳露在外面,体恤也卷到胸口上。
懒到不行,闭着眼睛刷牙洗脸,闭着眼睛煎鸡蛋。
偶尔撒娇,成熟的男人总是恰到好处地把握了撩拨的尺度。有些地方很单纯,如果做爱的时候吻他就会害羞,吃到喜欢的甜点会很含蓄地兴奋。


但on的时候也很可爱。

明明是个骨架不宽的人。看上去文弱,不过有结实又性感的肌肉。气质温柔,气势强盛。
法庭上他像一种优雅的武器,风度翩翩的唇枪舌战是成濑领的暴力美学。他从法庭的走廊上大步跨过,背后追着一群记者,场景像凯旋王者的加冕礼。
上一秒还皱着眉毛扑在公文里,下一秒就能够抬起微笑接过秘书递来的文件,温言细语说“谢谢你,辛苦了”。
很容易被逗笑。偶尔说冷笑话。

每一秒的成濑领都那么美。

明明骨架子那么窄,那么纤细的人——执事有时会思考——肩膀却那么可靠,背得住所有优秀的负担。



因为他是咸蛋超人,所以喜欢他。
哪一天的咸蛋超人都喜欢,周二的喜欢,周日的喜欢。on和off都喜欢。








执事喝了一杯刚煮好的咖啡,想了想,又在旁边凉了一杯。

——









吉本荒野总算走了。

他前脚刚走,律师就推门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今天的甜品是舒芙蕾。来自法国的优雅的蛋奶酥。蓬松质轻,运用蛋白变化制作出的虚无的美食。比较甜,所以配了曼特宁咖啡。”影山把托盘抵到他面前,“咖啡温度刚好,现在正合适。”

成濑领取了托盘上的杯子抿了一口,马上喝了第二口。

看来咖啡是他喜欢的口味。



“走吧。去见客户。”

“需要在下开车送你吗?”

“好。”他没拒绝,看上去心情不错,“对了,下次见到吉本,没必要跟他说太多。这个人的思想总是很危险。”

“记住了。”

“都不问问怎么个危险法吗?”

“不需要吧?”

“噢,好吧。”他说,“老实讲,是我小气,不想让他再在你面前多说我的坏话而已。”
他冷着脸挑挑眉毛,意思是“知道吗,刚刚我一直在听你们说话哦?”

执事笑了,表示“在下知道。”

律师满意地点头,走在影山的前面。






——

咸蛋超人什么时候都很讨人喜欢。

影山看着他并不算宽厚的后背,和并不算强壮的肩膀。

——我的咸蛋超人。









——tbc吧,如果明天有wednesday






哭哭哭,影成真好……可是好难写啊……

那天听到never on sunday这首歌,满脑子都是影成
我心中的影成就是这样的!!!

律师不是冷冰冰不近人情的高岭之花。感性又性感,温柔又强大,是24小时全天候待机的完美咸蛋超人。
执事不单单是风度翩翩又毒舌的衣冠禽兽。细致又敏感纤细,温柔又强大。他那种包容性很强的温柔敏感,好,适合,律师,啊。


你是工作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咸蛋超人,我是你能够安眠的星期天。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T^T

那种强强相遇的影成超级好吃,但是最近我真的太丧了,太丧了,所以先谈个单纯的恋爱吧……
小傲娇大骄傲的律师先生,和温柔体贴时常毒舌腹黑的执事先生,真甜呐……

ooc属于我。
我死于影成。

评论(45)
热度(165)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