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if on Monday

ooc算我的

影成生产大队的田里没粮啦,生产大队的同志们,锄头扛起来呀!!!





——————————————




“今天的宝生推荐是草莓拿破仑。白草莓是种植庄园培育的新品种,无籽,据说有白巧克力的味道……”

“好了,行了,”宝生丽子打断他,“你不用把甜品配料的户口簿查得清清楚楚,成濑律师不想晓得这个鸡蛋是编号1、2、3的哪只鸡生下来的。去,给律师把茶倒满。”

执事笑着端走茶壶:“遵命。但是大小姐,您要知道寻根溯源是好习惯。不能知根知底的话,米其林五星牛排,和街边的烤耗子肉,尝起来又有何区别呢。”

“下午茶时间说什么倒胃口的,叫你去就快去啦——”

“是——”




宝生丽子冲执事的背影比了个鬼脸,转头看到漂亮的律师正端着茶杯发笑。
她尴尬地捂住脸:“让您见笑了,成濑律师……这个人的废话总是那么多……”

“没有的事。我以为他只在我面前那么婆婆妈妈,看来,宝生小姐深受其害。”


律师笑起来很好看。
他一直翘着二郎腿坐得端正,在提到影山时却放松地窝进了摇椅,气场卸下来不少。宝生丽子猝不及防被一口狗粮哽到窒息。

她悄悄打量律师的侧脸,挺直的鼻梁和紧抿的嘴唇,还有他喝茶的时候滚动的喉结,几乎禁欲的优雅。高岭之花真好看啊……
她脑子转了好几圈,又往后瞧了几眼,终于按捺不住,把头伸到他旁边,小声问道:

“成濑律师,您真的在和影山谈恋爱吗?”

他一愣,随即又被她偷偷摸摸的样子逗笑了:“是的吧。”

“……您到底怎么看上他的啊?”丽子眼前一黑,“凶狠恶毒,秋风扫落叶般的毒舌,还拽的要死……”

“没什么别的,”成濑领换了个姿势,托着脸颊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他长得好看。”

丽子一时哑口无言。

“宝生家的特供下午茶水准很高。”律师给喝到底的茶杯盖上盖子,“还有免费专职敬业的管家服务。他给我的待遇很不错哦。”

“……您说真的吗?”

“当然是说笑的。”

“那到底……”




“大小姐,您是趁着在下去倒茶的功夫,在律师面前揭在下的短吗?”

宝生丽子浑身一震。

“恕在下无礼,您要知道,在早些时候,背后道人长短可是要被割舌头的。”

“乱讲。执事先生别瞎吓唬人了。”成濑领挖了一勺拿破仑,把上面的白草莓完整地送进嘴里,“刚刚宝生小姐可还在讲你如何尽忠职守进尽忠言。”

“是么?”执事把他的茶杯斟满,“那在下必须感激淋涕了。……茶还烫,还请律师慢些喝。”

他又转过去把宝生丽子的茶杯填满:“希望您知道成濑律师的档期有多么充实,以及约到他星期一的下午茶动用了在下几多番的努力。因此,请大小姐务必好好珍惜和律师共进下午茶的时间。”



我知道——

你就是想炫耀一下你的徇私枉法而已!你就想告诉我你跟成濑律师在谈恋爱而已!你就想说泡到高岭之花了不起而已!!

影山满含笑意的一个挑眉气得宝生丽子翻白眼,又有碍于律师在场,不好跟他发作,只能含蓄地撇了撇嘴。

好气哦,因为你确实很了不起……




成濑领垂下眼睛抿了一口红茶:“嘶……谢谢今天宝生小姐的款待。”

执事伸手拿过他的杯子:“提醒过您了茶水烫吧?要凉水吗?或者冰淇淋?”




宝生丽子绝望地闭上眼睛。








律师提着公文包站在宝生宅门口,执事替他打开大门。

“今天辛苦了,成濑律师。”

“份内职务。”

“需要在下送您回去吗?”

“别用敬语了。”

执事笑起来:“今天是星期一,成濑律师。”

“您现在搂着我的腰的样子,像是把今天当做周一吗?”

“那在下现在如果亲吻你的话,算什么呢?”

“我会喊非礼。”

他说着搭上影山的肩膀,轻轻吻了上去。
草莓拿破仑的甜味从他的舌尖浸染到执事的舌尖,让这个暧昧的吻充满了甜品的香气。



“……领是白草莓的味道。”

“谢谢。你也不赖。”
他伸手抚顺执事的领结,又指了指自己被吮吸得通红的嘴唇,
“看见了吗?这是在星期一非礼我的罪证。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等着律师函吧,执事先生。”

评论(47)
热度(260)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