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only on sunday


————————————————

下午六点三十七分。

成濑领叼着牙刷,相当疲惫地撑在洗漱台上。
他眼睛半闭,漫不经心地揩他透湿的头发,才离开热水的滚烫的皮肤蒸出温暖的湿气,镜子上附起一层雾。

“小心别生病。您可是日理万机的大律师。”

推门走进来的男人带进外面干冷的空气,让成濑领不满地缩了缩肩膀:“如果真的感冒了,也全都拜您所赐,禽兽执事。”

“恕在下冒昧了。”

“……你话真多。又叽歪。”
他吐掉嘴里的泡沫。

“成濑律师平时也这么说话吗?在办公室,或者在法庭?”

“……别那么喊我。”

成濑领眯了眯眼睛,看着镜子里贴向自己的男人。影山没戴眼镜,额发散在眉头上,没扣扣子的衬衫和裸露的胸膛,模糊的雾气里显得尤其性感。

“刚刚也那么喊你,你不是很兴奋吗?”

“闭嘴吧……”

影山搂住他精瘦的腰,手臂盖住小腹上暧昧的痕迹,低头印上他后颈还鲜艳的新鲜吻痕。

私底下他全然不同于往日的干练,这样慵懒地放软身段的模样,反而撩人的折磨。一想到这个懒散地含着肩膀猫在自己怀里耍混的男人,昨天还西装革履在法庭上咄咄逼人,刚刚却在床上放浪地呻吟,影山的占有欲就飞速膨胀起来。

他环住纤瘦的人,穿过他的手臂,替他摆好杯子和牙刷:“困了吗?”
成濑领点头,又发觉男人看不到自己的动作,只好再从鼻腔里闷出一个“嗯”字。

“现在需要抱你去睡觉吗?”

“不必劳烦你了执事大人,我长了腿。”

但他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干嘛不让他抱自己过去呢……偶尔撒个娇也无所谓。恃宠而骄何尝不是合法权利。

“成濑律师不是这么想的,对吗?”

“说了别那么叫我了……”他有点不耐烦,随手把擦头发的毛巾丢进浴缸,“今天是星期天。星期天没有成濑律师。”

执事笑了。他好像没有听成濑领在说什么,自顾自地把还湿漉漉的男人打横抱起:“明白了。那,恭敬不如从命。”

行,你懂完了。
成濑领嗤之以鼻,顺理成章地搂上他的肩膀,合上眼睛。

管你呢。今天是星期天,咸蛋超人要休息。





——————————

今天星期天,想吃影成。

————————————————————

评论(27)
热度(199)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