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影成】never on sunday

“成濑领的星期天到底在干什么”

短小的故事

这首歌很好听哒






,——————————————

1.

“您什么时候方便,我安排一下时间。”
律师打开手帐本,翻到时间轴,那一页密密麻麻爬满了工整的预约记录。

执事哑然:“您也太日理万机了,成濑律师。”

“没有的事。宝生家的执事工作想必也不轻松。”

影山在他拥挤的表格里艰难寻找着可以插针的缝隙,眼神扫过,发现最侧边的一栏还空空如也——是日曜日——
他指过去,“周日没安排的话,就这周日怎么样?”

“啊……”不料律师皱了皱眉毛,“星期天还是算了吧。请您改天。”

他觉察到执事的困惑,顿了顿,随即笑着抿了一口咖啡:“失礼了。不过,成濑领周日不营业。”








2.

“欢迎您下星期一来。”成濑领头也不抬,手里的钢笔停在庭录上,“实在抱歉这周六已经没空了。”

“周日真的不行吗?”

“不行。”

“如果您不介意,明天我们可以在宝生宅约一个下午茶。不必视作工作,当成休息就好。”影山推了推眼镜,“甜点饮品都是宝生特供,希望成濑律师喜欢。”

律师抬起头:“甜点是影山先生做吗?”

“……是的。”

“那我可以点单咯?”

“只要在在下能力范围内。欢迎。”



他放下笔,若有所思。



“需要的话可以给您一份菜单,在下推荐的是榛子巧克力和草莓拿破仑……”

律师弯弯眼睛,勾起一个笑:“骗你的,执事君……非常抱歉——星期天,不行。”








3.

成濑领看着敲门进来的执事,突然开始偏头痛。



“抱歉……今天没有时间了。”他翻了翻手帐,“可别怪我,谁让您上周不提前约好呢。要不您约到周二吧……?”
漂亮的律师焦躁地合上文件。

“不知您午饭时间介不介意多一个人,顺便谈谈我们的官司……”

“那您得问问约了我午饭的山田先生介不介意和您一起谈公事了。”

“……那推到晚饭时间如何呢?”

“爱子小姐兴许会乐意和帅哥执事共进晚餐,前提是如果帅哥执事吃饭时不干扰她的法律咨询的话。”

……

影山无奈的摊手:“成濑律师确实宵衣旰食席不暇暧。”
成濑领学着他的样子摊开手:“总有一天我也会死于案牍劳形日不暇给的。”

他把手里提的盒子放在律师的办公桌上,敲了敲:“这样看来,与您共进下午茶想必是遥遥无期了。这是在下一点微薄的小心意,本周的宝生推荐,是芒果慕斯千层,当季水果,新鲜甜美。虽然放了干冰,打开之后请在化掉之前食用吧。”

“……”律师惊讶地张了张嘴,“谢谢执事先生好意,没有誊出时间实在是抱歉……”

“没关系。称呼在下影山就好。”他欠身准备离开,“还希望成濑律师别太劳累,注意休息。”



成濑领看着他带上门离开,脑袋放空了几秒。

他回神,拆开甜品的包装,盯着那块精致的嫩黄色慕斯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把它推到桌角——留给哪位女同事吧,他确实不擅长太甜的东西。

但……

干冰气化的白色烟雾飘了出来,律师放下钢笔,捏起银色的小餐叉,又看了它好一会儿。

偶尔吃一次,就当减压,不会太腻人的。









4.

“恕在下冒昧,”影山端着茶杯,“您为什么周日不工作呢。”

“星期天是休息日。咸蛋超人也不可能365天无休的,执事先生,日本政府发不起超人的加班费。”

执事倒掉第一遍茶叶,重新掺上温热偏烫的水,将第二遍茶倒进成濑的茶杯,动作娴熟优雅,棕红色的液体散发醇厚的香味:“您是在讲冷笑话?……今天的宝生推荐,大吉岭红茶。茶叶是今年英国的新季茶,第一轮掐尖,是茶叶最嫩的时候。目前市面上还没有公开发售。”

“有劳了。”

“不客气。”

影山将滤好的红茶倒进茶壶,放在成濑领的桌上:“我知道我没有提前预约,今天成濑律师的档期恐怕难再有在下的位置了。”

成濑领苦笑着摇摇手上的茶杯:“白费宝生家的大吉岭了。”

“不必这么说。在下无礼,一开始便是冲着成濑律师的周日来的。”

哦?律师挑挑眉。


“与其和他人拥挤,在律师窄小的日程表里占领不到五毫米的吝啬的长度,不如争取一下换到一场完整的下午茶时间呢?”
影山笑起来:
“或者说,比起和他人共享,更想一个人独占成濑先生呢……”


“别在周日。”律师也笑了,“也别说危险的话。”


“……啊,在下以为甜品能贿赂您呢。”

“甜品可以,执事不行。”
他在胸口比了个小叉叉,模样有点狡猾。









5.
成濑领被敲门声吵醒。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的手表,模糊中眼睛跟着秒针转了300多度才看清时间。现在是下午两点二十六分。

想不清谁会在这个点找他——如果是敬业的快递,就把包裹放进门口信箱求您快走;如果是迟到的牛奶工,早上没送的鲜奶下午怕是也喝不得了,不如请您直接丢掉;万一是有礼貌的入室抢劫犯,门就别敲了,直接闯进来财色随便劫吧……

他烦躁,把被子蒙上脑袋。

正要重新睡过去,那恼人的敲门声暂停了一会儿,又勤奋地回响起来,聒噪得像庭审上突突突突突喷口水的对方辩护士,成濑领只想一爪把他掐窒息。


他彻底无法安眠了。

管你是送牛奶的送快递的,还是有礼貌的入室抢劫犯,通通给我去死。






-

影山再一次对着门举起手,内开门猛地打开了——他的手堪堪停在成濑领的脸前方。

“入室抢劫犯,您有何贵干。”

执事看着面前的成濑律师一时间诧异得没能说得出话。

他和平时一丝不苟随时紧绷的样子大相径庭——上身随便套着件儿白衬衫,扣子乱七八糟,露出一片胸口,下身短裤拖鞋。头发乱翘,胡子没刮,青色的胡茬和睁不开的眼睛让他看起来极其颓废。
他不耐烦地撩了一把额发,严重的起床气硬生生加大了气场,让他没骨头似的靠在门框上的模样看上去像个优雅的混痞子。

成濑领嘛。
颓废也是一种颓废美,丧气美。


“我说,宝生家的执事都那么清闲吗?不知您出门前有否看过一眼黄历,今日星期天,不宜招惹成濑领……”
他揉着鼻梁,声音瓮里瓮气,话语间的不满倒像是埋怨和耍泼,有点撒娇的味道。

“恕在下无礼,看过了——黄历说,今日宜下午茶。”执事上扬的声线怎么听怎么欠揍,“于是实在想在星期天拜访成濑律师。不过,给您拨了25通电话,您都没接听。”

“所以就上门来了。服务态度真积极。”

“失礼了。”

成濑领摆摆手:“放过我吧……咸蛋超人周日要休息……晴天雨天暴风天海啸天,只要不在星期天,什么都行,要杀要剐都随意……只有星期天……”
他捂着脸痛苦地呜咽一声,缩起肩膀,像只畏生的猫,在奄奄一息垂死挣扎中,就要站在门口重新昏睡过去。


“今天宝生家的推荐,是松露巧克力芝士蛋糕,配上经典红茶。松露的这种做法来自法国,苦中微甜,芝士的滑腻口感搭配红茶的丝滑,”执事提起手上的礼盒,没有被他的消沉扫兴,“精致又慵懒的甜食,和您太相配了。”

“谢谢你……”律师合上眼睛,“甜品确实能够贿赂人心。”



“好好休息。不过不要在门口光着大腿露着胸口休息。醒来在下会为您准备下午茶。”

成濑领看了他一眼,冲他直直地栽倒去。脑袋埋进执事的颈窝的一瞬,他的身体也松散了,胳膊懒散地环住执事的腰。影山身上浓郁的茶香和西装柔软服帖的面料让他更困倦了些。

“那劳驾您送我回床上了……执事先生。”

“乐意至极。”





——————————end

小后续

“你又要去哪里?”

影山抬起手上的盒子。

“又是下午茶……去找成濑律师啊。怎么今天去……?”

“恕我直言大小姐,您的眼睛瞎掉了吗?今天是周日。”

“我知道!”丽子被他气到翻白眼,“成濑律师不是向来不在周日见人吗?你去又打扰他!”

影山竖起食指冲她摇了摇:
“因为这一天是留出来见在下的啊,大小姐您怎么还不懂呢。”




……哈?

评论(34)
热度(323)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