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大断电

*今夜临时停电

*一点点意识流的短打

——





1.
“大断电”的时候,樱井翔前脚刚走进电视塔。
不是工作时间,所以楼里稀稀拉拉没几个人,那一瞬间他全当是大楼跳闸了。

不过,在那黑暗的一瞬间他听到了合唱似的惊呼。声音整齐而协调,各种音色音调都有。他一边想着“这还真是巧了”,享受着这种和全世界异口同声的默契感,一边抬头望了望窗外——
这时,他发现外面漆黑一片,比他想象中更黑——

有多黑呢?
连月亮和星星都亮得脱俗而扎眼。

默契的惊呼后,全世界开始回荡起默契的议论声。樱井翔撑在窗边,像看电影似的。
汽车鸣笛、人声鼎沸,所有的声音都在黑暗中放大了。与此同时,视觉被削弱剥夺又让人的整个感官都融化模糊了一样,这些声音也听得不清不楚,糊作一团。

室内的冷气残忍地被慢慢耗光了,樱井翔摸了摸鼻尖,蹭掉嘴角的汗水——
真热啊!






2.


“大断电”的时候大野智在睡觉。

等他醒来已经是断电36分钟以后了——
在这36分钟里,前几分钟,空调的显示屏上明晃晃的红色断电灯忽闪着,接着就暗淡,室内的温度慢慢地,从符合人体工学设计的舒适的25摄氏度,慢慢地,上升到了夺人性命的36摄氏度。

大野智天生对环境不太敏感,直到薄被被他掀开、又被踢下了床,焦热感仍然没有得到一点缓解,他的身体才给予了他大脑最后的通牒——

热死你得啦,给老子醒醒呀——

大野智就这样在自己的汗水中悠然转醒——
真热啊!




他懵了好几秒才发现空调断了,按了几次遥控板都没用,床头灯也拍不亮,只能合理地猜测是片区停电了。
他撩起自己汗湿的额发,光脚踩着地板去开窗透气。打开窗,他才发现外头吵得不得了——
也是,大夏天的,就这样停电了,那可真是免不了一通怨声载道。

他拿起手机,这小薄片的剩余电量仅有91%,看起来极度让人焦虑,等他在黑暗中艰难地从床上摸索出充电器,又忽然想起来:嘿,这可不是停电了吗!
大野智于是打算将今晚的愤愤不平——停电了被热醒,还没法给手机充电,这等凄惨的祸不单行——给樱井翔抱怨一番:
刚打开sns,它就抖了好几个机灵——





sho:嘿智君 38min前

sho:我们这儿停电了38min前

sho:好像很多地方都停电了,你在家吗,有电吗 30min前

sho:你不会在睡觉吧,电话也不接 29min前

sho:真不得了啦阿智!全日本都断电了!!20min前



大野智猛地冲回窗子前,用力把窗户推开,一头扎进外头比室内燥热得多的空气里。
街上零零散散聚集着不少人,神态各异的东京的街坊邻居们——也就是现在神态各异的日本人们——一亿多人,都这样焦灼地抬头看着雪白的月亮。
街景是和燥热温度不符的清冷色调。

哎——

他嫉妒起了樱井翔——在樱井见证这极具张力和史诗性的断电时刻时,自己却在这没有了空调的桑拿房里,睡了足足36分钟的养生觉!







3.

“你终于睡醒了!真担心你。”

大野智从过度睡眠的疲软中脱壳,正兴奋着:“真是太奇怪了。真是奇怪。就像是醒来发现科技水平倒退回了上个世纪——哎你说,我们的电会不会再也回不来了?”

“实际上是不会的。具体原因虽然还没搞清楚,目前各个地区说法不一样,但是明天早上之前肯定会来电啦。而且全国的发电设施全部动用起来了,只不过要先保证医院这些地方的紧急用电……”
樱井翔听起来却更疲惫,
“总之今晚是得走路回家了。地铁肯定没法坐,大街上全是人,连公车也没法开了。”

“你到哪里了?”

“谁知道呢……全是人,也没有灯,平时每天走的街道都变得不认识了。简直踏上了新大陆啊……”

确实是这样。窗外的街景像假的,711白绿色的灯牌不亮、寿司店的电灯笼也灰着。这条街好像哪个明星卸了妆似的大变活人,大野智乍一眼看不出这就是自己和樱井翔住了好几年的地方。

不过这不是什么地理大发现。这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呢!




“我说,翔君,要是没有电我们会灭绝吗?”

“在说什么呢……你以为点灯发明前的十几个世纪里你的祖先都是什么动物?”

“也不能这么说。世界生物在进化的吧。也许速度太慢了,这几代的人类看起来并没有太大差别,可是进化了几百几千年过后,现在的人还和那个时候的人一样吗?我们是猩猩进化来的,现在还能把我们和猩猩等量齐观吗?”
他懒洋洋地辩驳,
“所以说——今天的人,被现代科技娇惯成性了,已经退化掉了可以在没电的情况下生存的能力啦。”

樱井笑:“真是个了不起生物学理论。写个论文吧。”

大野用鼻子哼哼了两声:“不过真要说,没有电,确实会被热死。往年东京有那么热吗?”

“这个啊,我倒觉得,全日本都没了电——搞不好过几个小时反而会凉快点呢。”
日本就像被日本人用到发烫的手机,把灯关掉把车熄火,就等于一口气把后台程序全部清理掉,把它暂时放进裤兜儿里——它会冷却下来。
不过,主板容易被烧坏吧?锂电池的寿命越来越短,总有一天会在你把它拿在手里的时候爆炸的。樱井心里想。

——哎!
他又想:就和大野说的那样,比起担心日本会不会爆炸的问题,人类倒不如为退化了的人类焦头烂额一下。毕竟日本人对日本岛这泥土的感情,总是比不上对个体生命的吧?







于是他握着自己已经发烫的手机,接着对大野说:“……没事儿。总之,要死一起死吧。”

“说什么呢,我还不想死!”大野智说,“你到哪儿了?我来接你吧。”











4.

大野智的T恤和樱井翔的衬衫都已经透湿了,两个人肩并肩走在被热空气炙烤出沥青味儿的公路上,两个人之间隐隐有一种肌肤相贴的触感,很热,但是并不太讨人厌。
——空气里还有很多其他的味道:比如樱井身上的香水儿味,大野身上沐浴露的甜味儿。

大野智手机的电量只剩60%了,他看着难受,索性关掉。(其实樱井剩的电更少,不过他倒没有大野这么缺乏安全感)





“今晚去屋顶睡吧,把榻榻米铺在屋顶上。”

“小心被蚊子叮。”樱井提醒他,“今晚可没办法点电蚊香。”

“……屋顶上本来就不能点电蚊香。”大野智小声反驳。

“随你啦。我给你扇扇子。”

“哎呀!!”

“又怎么了?”

大野痛苦地捂住眼睛:“我睡觉前喊了外卖——!”

这可真是没法了。樱井翘起嘴角吹了个哨。搞不好,外卖小哥正端着你的外卖坐在屋顶上一边吃一边看星星呢。












5.
其实断电的影响,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至少没有电也并不影响接吻。
至少他俩的吻没被影响。







大野智上次在屋顶睡觉还是在五岁的时候——调皮捣蛋上房揭瓦,被大野女士拿着笤帚赶到了天台上睡。
那个时候当然没有樱井躺在他旁边,所以樱井的眼睛里映射着满天星点的情景,他理应是第一次见:
但是现在男人的脸却像是在他梦里无数次闪现过一样,让大野觉得似曾相识,胸口痒痒的,像是一种心理上的难言之隐似的。

他不打算对自己这一秒的心动守口如瓶:
“翔君——”

樱井翔伸手就拉过他,用嘴唇封住了大野的俏皮话。







其实大野智想说,
停电过后,没有一点点“杂质”的视线里的樱井翔有那么一些和平时不一样。
只有月亮亮得脱俗而刺眼,身边男人的轮廓仿佛换了更柔情的笔触。不过他还是没说出来。

因为这才是“世界”本来的面目呀!











——————————

end

睡觉啦,明天有空再来改

评论(17)
热度(195)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