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樱井翔拉了拉夹克的领口,把要融化的雪抖下来,留下一点水迹。
虽然今天依然下了雪,但是天气可真暖和呀。天气这个东西,真说不清,明明昨天新闻还在说“今年是东京最冷的春天”,没想到第二天就是个可爱晴朗的天气——但是,也只能暖和这么一会儿而已。
出太阳了就要化雪,根据热量守恒的管理,化雪的时候气温就会又狂奔而下了。

他转头,刚好看见大野智慢慢从袖口伸出一小截手指,正小心翼翼地往上面哈着气。
大野出奇地怕冷,鼻尖和指关节带着点儿如出一辙的冻出来的橘红色,水润的眼神让他看起来像冬眠中提前醒来而不知所措恒温动物,正非常困惑地探头探脑:春天了吗?可是真是好冷啊!

“今年的春天真是好冷啊!”
果然,他这么说。




樱井勾了勾嘴唇,转头看向面前的井。
一大早,就算是祭祀的日子,神社里依然没有到人声鼎沸的时候,这一刻让人忽然有点超脱现实的飘飘然的不实在感。他虔诚地闭上眼,双手合十,在心中大喊着:

就像这样,让我和大野君就像这样一直普通地平安下去吧!拜托了!感激不尽!

又默念了一遍,他睁开眼,抬手把硬币抛进了水里,扑通一声,接着用力地摇响了井口上方的铃。

大野智捂住耳朵:
“好啦,够啦,太大声了!神都被你吵死了!”

评论(15)
热度(78)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