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小确信

一个俗套狗血的世界欠我一个你的爱情故事

嗨呀刚才把草稿发出来了……蠢得我。
有些小地方有bug,回学校再改啦。

------------------------------




1.
樱井翔家里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不知怎么进到了他的家里来,在樱井翔回家的时候穿着睡衣躺在他的床上安然入睡,很是自在。
樱井翔慌张地掏出手机想拨报警电话,床上的人又恰好在这时睁了眼,迷迷蒙蒙地冲他笑,熟络又亲昵地喊他,“翔君欢迎回来——”

因为他看上去实在无辜又无害,所以尖叫不太合适了,但也不能若无其事地回他“噢,我回来了”吧?

樱井翔捂着手机,额头青筋直跳。

 

 

 

--

“你是五年后的大野智?是我的恋人?”

樱井翔一边问他一边狐疑地甩脑袋——他是坚定的唯物主义信仰者,这些歪门邪道向来忽悠不了他。

“小翔不会相信的。”穿睡衣的男人撇嘴,扶正了自己脑袋上蓝色的小睡帽,有一撮头发从帽子里翘了出来,“你唯物主义得很。但是你怕鬼……”

樱井翔张了张嘴,诧异地挑挑眉毛——你怎么连这都知道?  
“你是我男朋友嘛。”大野智得意洋洋地眯起眼睛,不过转而又有些失落,“但是就算换作五年前你也早该认识我了,看来这个世界的樱井翔和大野智应该是没什么缘分……”

——这也太他妈狗血了。
他看着面前这个皱着鼻子苦恼的“超时空恋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看,”大野智学着他的模样,手肘称上桌子,右手的手指握在鼻梁上,绞着眉毛瓮声瓮气地说话,“小翔没有头绪的时候总是做这个动作,一直都是这个动作。”

……五年后的我会找这样傻愣愣的男朋友吗?
樱井翔摇了摇头。

 

 

剧情就是那么俗套。

一觉醒来发现空气变了味道,仔细转了一圈儿,竟然回到了好多年前樱井翔的老住处。更惊奇的是推门走进来的是居然是二十来岁的樱井翔。
很快大野智就明白,他莫名其妙蹿到了五年前的世界里。再往后他又反应过来,这个世界里的樱井翔没有大野智——别说是樱井翔没有了,搞不好这个世界里都没有大野智呢!

他于是倍感无趣。

虽然二十多岁的樱井翔确实让他新鲜,可是突兀造访一个没头没尾的地方,他竟然一时间找不到一个“大野智”的容身之处,夹在一个尴尬的处境。

 

“那,你还是赶快回去吧,不晓得哪个樱井翔的恋人大野桑……”
樱井翔给他端了杯牛奶——他自己是习惯喝咖啡,但是冥冥之中脑子里有个直觉,觉得大野智应该是更愿意喝牛奶的。
“我也想啊,”超时空大野智抱着马克杯一脸深仇大恨,本来就郁郁寡欢的眉毛看上去更加抑郁了,“我在这儿没爹没娘的,小翔也不认得我……可你叫我怎么回去?说不好是上帝觉得他欠这个世界一个大野智,非得把我送来呢……”

……那还真是谢谢他把你送来。

樱井翔摁了摁太阳穴,心头一阵痛。

 

 

 

2.

“樱井桑今天这么早就要回去啊,陪女朋友?”

樱井翔用肩膀顶上同事不怀好意的胳膊肘,“不,说什么呢,家里来了远亲而已。”

 

这不是赶着回家去解决那个被上帝送过来的麻烦精吗。

 

原本“唯物主义樱井翔”的立场相当坚定,要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大野智从自己家赶出去。可没想到,对方竟然脱口而出把他老底给揭了个干净——

“小翔才,……23吧?才找到电视台的工作,取材肯定很忙。告诉你也无妨,你以后是要当新闻主播的,会更忙的——先不说这个——这个时候的话,小修还在念国中,小舞已经念大学了,”大野智掰了半天手指,最后感慨,“诶,年轻真好啊。”

樱井翔听到樱井舞和樱井修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又要开始心绞痛了,“你到底怎么知道的这些东西?”

闻言大野智眼睛一耷拉,“还不信我?那也没办法……樱井翔,你后腰有块儿小疤,是高中跟人打架留的。初中踢球儿伤过脚踝,上头有个伤口就是习惯性脱臼的痕迹……哎,别急,还有呢,你大腿根儿有颗痣,好像是在左边吧……”

 

连肚脐眼儿的形状他都给你说出来了,能不信他吗。

大野智一通胡搅蛮缠,“唯物主义樱井翔”是蒙圈儿了,自暴自弃的“理想主义樱井翔”于是有了成长起来的趋势——管他三七二十一,姑且就当这事儿妥当吧。

 

 

“欢迎回家——”

樱井翔被客厅传出来的懒洋洋的声音吓出一身鸡皮疙瘩,实在不能习惯家里多了能吃能睡的个大活人——他从大学开始就一个人住,别说多个人,多只牲口他都不大习惯。

没得到回复,大野智不依不饶,又在里面拖着音调,软趴趴地喊了一声,“欢迎回家,辛苦了——”

“哦,哦,我回来了……”
他扭捏了一会儿,接着才应了他一声。大野智似乎这就心满意足,翻了个身,在沙发上继续睡他绵长的午觉。

沙发也算是个有趣的事情。

头天晚上,樱井翔本想尽东道主的礼,至少自己怎么也得把单身公寓唯一一张床留给这位“客人”才像话,没想到大野智早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安了营扎了寨。
——他还不肯睡最大的,偏偏挑了一具对他来讲窄小又拥挤的沙发,不消樱井翔发话,动辄就把自己窝了进去,动作娴熟姿势专业。而且他竟然还自带了顶蓝色小睡帽,歪歪斜斜安置在脑袋上。

担心他在沙发上睡不舒坦,早上樱井翔去上班之前喊醒了他,跟他讲可以去床上继续睡。本来还想叮嘱他两句别的,没想到被他打断了——

“一路顺风,下午再见,好好加油,努力工作……”
一团被子里伸出一只手,虚软地冲樱井翔一挥,又慢吞吞地缩了回去,大野智把脑袋闷在被子里,声音也糊在里面,
“不用管我,我就喜欢沙发……吃喝拉撒也不用担心,我一直挺熟悉你家——冰箱第二层冷冻柜里有个暗格,你拿来藏吃的,最贵的零食都在里头,别以为我不知道……”

他说完在那具不够宽敞的沙发上翻了个身,很快睡了过去。

 

樱井翔傻了两三秒,随即冲到厨房拉开冰箱门,心里警铃大作——

完蛋,暴露了……

但是他万般挣扎后,还是重重地把门合上,没有把藏匿地点已经暴露的零食挪窝——行吧,怎么都算是未来的我的男朋友,让他吃了也无妨。

这算什么事儿啊。

 

 

 

3.

“我说,大野君。”大野智闻声从沙发靠垫里把脑袋抬了起来,盯着樱井翔,“无聊的话,可以看看电视吧。”

这话一出,刚刚还在沙发上糜烂的人马上蹿身起来,从电视柜掏出早就积了灰的遥控器,兴致勃勃地重新滚回沙发上,笑得眼纹都翘起来了,“真的可以?小翔万岁——!你不知道,樱井翔,我说那个五年过后的你,唯一准我看的节目只有news zero。他老说vs岚是一群无聊的idol蹦蹦跳跳……明明很有趣啊。而且啊,岚里面还有个长得特别像他的人,连喜欢吃的东西都一样……”

 

樱井翔不怎么看电视,电视遥控器早就被他丢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看到大野智麻溜地把它摸出来,他不得不质疑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存在妖术,或者对方其实是个魔法师,刚才偷偷念了一句“遥控器飞来”……

大野智他就是个bug吧。

他叹了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自暴自弃怨天尤人的气。

 

 

很快他就晓得五年后的那个自己为什么不让大野智看vs岚了。

 

“小翔,你快点出来看看——”

综艺节目的音效和他的笑声合在一起,吵得不得了。樱井翔无奈地放下书走到客厅。

“你看,他是不是跟你很像?你看他爬墙,哈哈哈哈哈哈,要是你也去爬肯定一模一样……”
电视屏幕上的偶像在time up过后无力地趴在攀岩墙长筒型的空间里,托着脸颊满面无辜,其他看台上的成员正跟大野智一样没良心地笑。
像不像樱井翔是不知道,但是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应该跟筒里那个人生无可恋得一模一样。

他瞄了眼大野智。

对方还在笑个不停,睡帽都颠到地板上了。于是他又笑着,裹起小毛毯,伸手去够它。好不容易够住帽子,他抬头的时候看到电视屏幕上的镜头回放又忍不住笑出了声,攥着睡帽软乎乎的帽檐儿一下子倒进了沙发窝里,连带那张小毛毯一起时断时续地抖动起来。

 

今年到底是30岁还是3岁啊,智先生。

 

 

Vs岚的放送终于结束。樱井翔听到客厅关电视机的声音,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好了,今天的挣扎终于结束了,希望睡一觉醒来大野智就赶快回去,找五年后那位承受能力爆棚的樱井先生去吧……

“小翔,”正当这么想,蓝色的小睡帽突然挤开门缝冒了进来,“热牛奶的话,要按哪里……?”

……哦,智三岁睡前还要喝个牛奶,樱井妈妈居然把这事儿给忘记了。他颇颓丧地合上书,领着大野智往厨房去。

 

樱井翔家的厨房向来整洁异常,锅碗瓢盆除了偶尔煮个麦片或者烫个面条,好像也没有别的多大用处。占地面积巨大的双开门冰箱其实也不过放了些水果啤酒和零嘴儿,别的什么食物一概少有。微波炉倒是常常用——如果哪天叫来的外卖凉了的话。

 

“前几天不都是按的这个吗。”
樱井翔摁了数字“2”,随便拧了个最短的时间,微波炉的灯一亮,嗡地慢慢旋转起来。没想到大野智马上伸手按了结束键儿,机器立刻停了。

他小声说,“好像热得有点太久了,会烫舌头……”

“那就没办法了啊,已经是最短时间了……猫舌?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樱井翔摸了摸鼻子,翻翻找找好半天,从头上的置物柜里掀出了一只奶锅来,“我从来没用过这玩意儿,试试呢。”

 

倒掉今晚的第三盒奶过后,他们总算摸着了点儿门路。

 

“喝一口看看,应该合适了吧……”

大野智在樱井翔局促地目光里舔了一口杯子里的奶,立刻眉头一皱、吐出奶白色的舌头。

“抱歉,还烫啊——”

樱井翔慌忙要拿过他手里的杯子的时候他又笑着喝下一大口,冲他一眨眼睛,“嗤!骗你的——”

 

……你个事儿精。樱井翔实在没脾气跟他置气。

 

 

 

终于折腾完肯去睡觉了,大野智端着牛奶杯子给樱井翔说晚安。

“你那个翔君,我是说五年后那个,”樱井翔突然说,“应该挺喜欢你看综艺节目……”

大野智一脸“哈?”地一挑眉毛,樱井翔马上摆摆手,“算了,当我没说。”

 

因为大野智跟着傻愣愣的综艺一起笑的模样真的怪可爱的。

樱井翔关掉卧室的灯,忍不住想——那他干嘛不让他看?搞不好是在吃那个跟他长得很像的偶像的醋……那五年后的我也太闷骚了吧……

 

 

 

 

4.

海洋馆这种不是小清新情侣就是和谐一家亲的地方,为什么两个二三十岁的男人会莫名其妙一起跑来?是不是还要跟海狮握个手,和企鹅合个影?

樱井翔无比后悔自己答应了大野智近乎不可思议的请求,用自己宝贵的休假日,在周末该用来休息睡午觉的暖洋洋的大下午,站在海洋动物园的门口。

姑且算得上是一次约会……吧。

 

“这个家伙能不能在海上钓到?”

大野智伸手戳了戳玻璃,饶有兴致。樱井翔看着里头贴在玻璃壁上的魔鬼鱼一阵无语。

他们倒是没有去看海狮顶球儿表演,也没去和企鹅合影,大野智似乎目的性极强,又漫无目的带着他到处乱窜。

“你来过这里了?”
对方什么刁钻的地方都找得到,看着他兴奋地在旮旯角里找到了食人鱼,颇有意趣地给它们喂食,樱井翔一阵心绞痛。

“对啊。我给你讲,我跟你——五年后的那个你——可是常常跑到这里来约会。”

“那个我是会喜欢海狮顶球的人吗……”

大野智又笑了,他老是被樱井翔一句话就逗笑,蹲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当然不是,要是他喜欢海狮……哎呀,五年前的小翔真的太有趣了,我那个一点儿都不可爱。我要是再早一点穿到这个世界来就好了,在前几年就来。”

“为什么?”

樱井翔看到对方贴近自己的脸,伸出他好看的手指直直地探过来,在靠近脸颊的地方又停下,轻飘飘地描了个圈儿,“你看,还看得到耳洞哦。要是我来早一点就能看到染金发戴耳钉的小翔了。”

我靠这种黑历史你也知道啊——

“你……”樱井翔顿时倍感羞耻,不轻不重地挥开大野智的手,心情像是被初恋姑娘看到了小时候穿开裆裤的照片,巴不得凿开水族馆的玻璃淹死自己算了。

“害什么羞呀你,”男人捏住他的鼻子,“明明可帅了……诶,我说,帅哥,要不一起走一趟海洋隧道吧。”

 

 

大野智执意要拉着樱井翔去走还没开通的海洋隧道。因为还没开通,隧道里头乌漆嘛黑的一片,只有四周海水和海洋动物游动的蓝色波纹,稍微往里走一点,外面那些游客的声音也听不到了,只有海水挤压的声音不停地回旋。

“……还没开通吧,别进去了。”樱井翔反手拉了拉大野,对方不予理会。

“就是因为还没开通才要来走的。小翔不是害怕了吧……?”他坏心的跺了跺脚,空荡荡的回音还真有点渗人,“那我丢掉你自己走了。”

……脾气还真不小。樱井翔一抽气儿,服了他。

好好好,走走走。

 

头顶上游过去的动物不知道是鲨鱼还是别的什么,投下来一个巨大的黑色的影子。

“我记得每次来都有两只很傻的海龟,”大野智往前探了探,似乎在寻找它们是不是还在这里,“每次走进来啊,都想游到我旁边来,撞到玻璃过后就一脸呆蠢。”

“……噢。那不是挺可怜的嘛。”樱井翔随便应了一句。

他大概看得清楚大野智的侧脸,脸颊上浮着波纹,和他眼角的弧度合到一起。
不晓得是不是先入为主的心理暗示,樱井翔不得不承认,越看越发现大野智的眉眼确实是他喜欢的模样,连他说话的语气和声音也出离不了自己的理想型,如果说他是自己的男朋友似乎确实不无道理……

“其实五年过后没怎么再来过了,”大野智回头打断他乱七八糟的脑洞,“因为五年后这里早就开通了。”

“开通了不好吗。”

男人嘴角一瘪,推了樱井翔的肩膀一把,“有点情趣啊。就是要两个人在这里才有意思的。”

 

悄悄咪咪躲到里面偷闲,谁都不知道我们在这里,所以明目张胆的打个啵儿,给海龟和鲨鱼看。

 

樱井翔好像有点懂了。

 

 

 

 

5.

“我感觉应该要回去了,可能就是明天吧。”大野智抱着碗,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

樱井翔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噢,回到五年后的大野智该待的那个时空去。

在我家里头蹭吃蹭喝大半个月,这就走人了?他心头突然不适应了一阵,有点无名的生气,又有很多怪异的埋怨掺杂,抬头想说两句什么表达不快吧,可他看到大野智一如既往地皱着眉毛一个劲儿往嘴里塞红烧鱼,又突然不知道有什么可不快的了。

“你穿过来的时候也有这种预感?你怎么知道灵验不灵验呢?”他不甘心地问。

大野智听到他的问话,好笑地眯起眼睛,反问他,“……这倒没有。不过穿越这种电视剧套路都发生了,小翔还管它一个预感灵验不灵验?诶,你这算是舍不得我吧?”

他咬着筷子想再调侃他两句——
一想到自己那个精明得很的樱井翔,他就越发觉得面前这个资历尚浅、稍微调笑几分就面红耳赤半天吐不出一个词儿的翔君实在是可爱得紧。
如他所料,樱井翔立刻慌里慌张地打住他的话头,低沉的语气有种羞恼又纵容的味道——

“好好好,你说是就是吧,我说不过你,”他红着脸把桌子轻轻一拍,飞快低下头扒起饭,“既然说是最后一晚上了,还是好好珍惜一下啊……”

听他这么说,咬着筷子的人笑得饭都呛了出来,一个劲儿猛咳嗽。




大野智睡觉之前跑到了樱井翔的房间里,乱七八糟的头发上顶着他蓝色的小睡帽,神神秘秘地摸开门把手,探进门一个脑袋:
“翔君,搞不好明早起来我就不见了哦。”

樱井翔看着门口那个小脑袋一阵无语,叹了口气,他实在想不出来那个扒在他门框上的一个劲儿眨眼睛的男人还比他大出五六岁。

“……那最好了,”他干巴巴地说,“搞不好你明早还在这儿呢。”
大野智闻言冲他笑了一下。他眯着眼睛,看上去心情很不错,“那好吧,晚安小翔。”

他轻轻合上樱井翔卧室的门。

客厅的灯没有关,光线绕过大野智,从门缝溜进房间,他留下的深色的、轮廓发亮的影子一点一点退出了房门——

啊,等等。

樱井翔似乎有点明白过来大野智说的那种“预感”了,因为他一下子感觉到大野智确实就要消失不见了——晚上有大野智常常的胡作非为,他大半个月都没看完手头这本书——这下他突然诧异,搞了半天,原来这个每天晚上在他读书的时候抱着牛奶看电视的粘人精本来是不该存在的。这种感觉让他突然失落。

他听见大野智还在外面哼小曲儿。

“那个,智君……”
门半天没完全关上,过程让樱井翔心里急躁又尴尬,他神使鬼差地喊了一声,接着就看到那个影子缩了缩,听到大野智模模糊糊地回了他一个询问的鼻音。

“……晚安,”樱井翔等那个声音靠近了才开口,话说完又觉得自己像是个啰嗦的小学生家长,“早点去睡觉,晚上不要又看电视到那么晚,记得把插座开关摁掉……”

大野智的脑袋又探了进来。

“知道,知道了,樱井妈妈——”

他吐吐舌头打断他,重新关上门。

这一次门合拢得飞快,樱井翔还来不及说什么,它就已经严丝合缝,把大野智连同他的蓝色小睡帽给隔绝到了外面。


樱井翔想认真的读一读手里的书,可是耳朵里又一直响着客厅里电视综艺节目的声音,开始还有大野智断断续续的笑声。后来没了笑声,他知道多半是外头那个三岁半的麻烦精又稀里糊涂地睡着了。

你说电视那么吵,他怎么还能睡得着?于是樱井翔无奈地走出去。

“大野智,你啊——”

话没说完他就没了声儿。

 

不是说明天吗,怎么这人儿今晚上就不见了?

……行吧,你丫就是这样放荡不羁来去自如。

樱井翔倚在门框上疲倦地揉了揉眼角,关掉了电视机。







6.

“新工作新工作,”同事走过来,把两沓文件搁到樱井翔的办公桌上,顺口关心了他一句,“樱井桑感冒好了吧?最近看上去不那么亚健康了呢。”

樱井翻开文件来,挠挠头:“好多了,多谢田中君,看来之前真是糟糕啊……”

“也没有,就是有些精神不太好。还是要注意休息嘛。”田中笑了笑,把手里的热咖啡也拿给他。

他后知后觉地点头道谢。

 

他前几周确实有些精神不振,倒不是什么感冒了没休息好——而是有个自己的“恋人”突然造访,停留了不算短的时间,又突然消失了。

穿越时空这种“妖术”樱井翔不相信,可是大野智存在过又是他真真实实的感受,但是这人怎么跟块儿方糖滚进热咖啡那样,咕噜一声找了个存在感,然后就没了?总得有迹可循吧。他试探性地向自己的朋友打探,可是事实是谁都不认识一个叫“大野智”的。

这事儿真玄乎。

他为此苦恼了好几天,所谓的精神不振也就是那一段时间尤为显著。

后来又过了个把月,心里也没再那样忧心忡忡地惦记着了——人都是这样,再肯定的东西,稍稍被一点点时间一腐蚀,就不能再那么有底气——
有些记忆变得不那么确切,比如:“大野智”是早上穿过来的还是晚上?最近找不到的那盒巧克力是不是“大野智”当时偷吃的?“大野智”喜欢看的那个综艺节目到底是vs岚还是交给岚啊……

“大野智”不可阻挡的在樱井翔的脑子里模糊起来。他觉得有些可惜,特别是在自己越来越不能坚决地说出“不是,他就是来过”之后。
那个被大野智带动滋生的“理想主义樱井翔”也紧跟着这个趋势,势头渐弱,现在,唯物主义樱井翔又占了上风,于是这个回忆风化的过程又加倍加剧了。

再让他说起这段奇妙的经历,樱井翔更像是做了个逼真的梦。搞不好是单身太久,给自己臆想出了一个过于真实、可爱而乖张的理想恋爱对象……

 

晚上倒是没人非要看无比吵闹的综艺节目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电视不就是该有人来看的嘛?


不管怎么说,他来就来了吧,一通乱搅和之后又卖个萌就走了。撩完就跑,害惨了樱井翔。认识大野智让他越来越觉得谈个恋爱是最好不过——但是条件又极为苛刻:好像,对象不是大野智还真没办法。

可算晓得让他穿过来是为什么了,因为这世界真的欠我一个大野智。
樱井翔悲哀地想。

 

 

怨完天尤完人,樱井主播揉了揉鼻梁,一耸肩,认命地翻开新文件——那些玄幻的梗赳赳,就让唯物主义樱井翔自己挣扎吧,还是手里头这份儿新工作更现实些。

啊,不是。

……现实个屁。

翻开文件他立刻愣了神。

 

文件的第二行出现了他恰恰在烦恼的,无迹可寻的名字——“大野智”——
回到第一行,标题是“取材对象:新锐艺术家”。

 

 

 

 

这是在搞什么盗梦空间??

……




“抱歉啊,其实我不太擅长取材之类的事情,”不停绞手指的男人鼻子很漂亮,眼尾往上抬着,细长的八字眉让他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可怜又委屈,脸蛋绯红,“我尽量,好吧……?”

樱井翔不作声地瞧着他,心头腹诽不断:五六年前还是这么乖巧又可爱、软糯讨人喜欢的模样,怎么五六年后被惯出一副伶牙俐齿的机灵面孔来了?
——他当然还不晓得就是自己一手迁就出来的。

“不用太拘谨,”他特意穿得很简单,灰色连帽衫里套了件儿白色卫衣,冲大野智笑得纯良又心机,“初次见面,我是樱井翔。”——即将成为你男朋友的人。

对面的大野智也笑了笑,露出他嘴角下的浅梨涡和虎牙。

 

 

还真是谢谢他把你送来了。






 

7.

大野智做了个超长的梦。

醒的时候累得不得了,困倦地翻了个身,又被身边的男人死死掐着腰摁回了原来的位置。

他模模糊糊地伸手捏了捏樱井翔的耳朵,又戳了戳他的脸颊。

“……才几点,你就醒了。”对方如愿被他吵醒,“还睡吗?”

“翔君,我做了个梦。”大野智慢慢地眨了眨眼睛,“梦到你了。”

樱井点点头算是回应,“梦里是把你吃了还是怎么的了,这么大早上就被吓醒。”

“诶,你没有五年前可爱了……”



哈……?

樱井翔恼火地在他嘴上啃了一口,负气地把他头发乱揉一通,“给我好好睡觉——”

 




 

 

--------------------------------END

没了

也许会有樱井翔穿到五年前的大野智身边儿去的故事

评论(56)
热度(633)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