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过时不候

想不想我呀。

一个过时仍候我就是喜欢你的纯情故事。

其实是忽然之前的独立前篇】


-----------------------------------

1.

“老实交代吧,”二宫和也手里举着一只手机,指着顶端没有头像的联系人“s君”,以他一贯凌厉的上位者眼神瞄准大野智,“这位是何方神圣?”

 

哎呀暴露了……

小画家盘腿坐在沙发上,眼睛瞄来瞄去,不敢正眼看二宫和也。他心里发怵又纳闷儿:你说怎么就被二宫和也发现了?

二宫也纳闷儿:以他跟大野智钛合金一样硬朗的关系和多年难兄难弟狐朋狗友的交情,能有什么东西是大野智非得瞒着他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有,大野智又怎么瞒得住他?两个人大学就厮混到一起了,同一个淋浴头下冲冷水澡,同一个叉子抢豚骨方便面,内裤都穿岔过,同风共雨好几载——你说,大野智心头长了那么一株屹立不倒的白莲花,二宫和也怎么能没发现?

可是还真就是没发现。

那朵被埋没隐藏得极深的白莲花,就是这位只活在手机联系人里、名不见经传、从未有所闻、但是就是让大野智一心神往至今的,“s君”。

 

 

二宫和也看看大野智憋红了的脸,又看看手机上这个显然大有文章的置顶联系人,对自己和大野智之间深厚的革命友情产生了极大地怀疑。

 

 

 

“他、他,”大野智被盯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舌头一卷就坦白从宽了,“他其实是我初恋……”

“别糊弄我!”二宫和也一拍桌子,豚骨方便面的汤都洒了出来,大野智看着洒出来的汤心疼又不敢出口,徒劳地吞了口唾沫,被二宫和也指着鼻子逼问,“你明明说过你初恋是中学低一年级的大眼珠子的纯情小姑娘——长得特别好看,成绩又好,喜欢缠着你转,老给你吃的……”

“别说了别说了——”大野智扑过去捂住他的嘴,脸颊滚烫,“什么纯情小姑娘啊,其实就是根据他的形象瞎掰出来的……”

 

 

二宫和也更气了。

好啊你。这朵白莲花原来在你心头种了那么久了,一次都没跟革命战友提过,居然时至今日都还念念不忘——

 

 

大野智就是个苦情单相思——s君的电话号码从他一开始用这个手机就被置顶了,但是至今居然没有一次通话短信记录,有的只是精神上的缅怀和叹惋,唯一的行动也不过是时不时点开联系人界面抱着手机盯着内心挣扎几分钟。他就这样隔空跨海帕拉图式地,对这位“s君”梦幻地迷恋向往着。

有句话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皱鼻子的委屈劲儿就气不打一处来。

“怕什么,喜欢就追呗。”他把手机塞回大野智身上,想说教又喉咙一哽,还真不知道能说他什么。

小画家眉毛一撇,难得表现出一点儿怂,“那是你不知道前因后果,当初是我先甩了他的……”

哟呵。原来还是你欠下的情债啊?

 

 

他一大口吸溜完了剩下的面,一拍桌子下了定论,“等着吧,就你这样,你俩肯定能好上你信不信?”

 

 

 

二宫和也说的话,不信也得信。

 

 

 

 

 

2.

大野智苦闷。

本来s君可以永远当一朵开在他手机置顶位置上的白莲花,但是被二宫和也一掺和,他心头那汪爱情的死水又被这朵妖花搅活了。

 

他没骗二宫和也。S君真的是他的初恋。

 

学生时代的纯情恋爱小故事,现在让大野智来回想,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憋屈。

S君那张刺穿他心脏的帅脸暂且不提,人前桀骜不羁狂霸帅气,人后隐藏迷弟属性,一天到晚都追着大野智跑,阿智长阿智短的,换做你你能不喜欢他吗?偏偏早些年的大野智就是个生性薄情遗世独立特清高还不可攻略的主儿,顶着张冷漠的小圆脸,任由对方死缠烂打纠缠不清,一点儿反应也不给,最后他干脆玩儿消失,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就这样被其中一个主角亲手终结。

当然,故事远比这个梗概丰富多彩得多,所以大野智当年的不翼而飞确实给迷恋他的s君造成极大的心理创伤。

当初有一个十佳男朋友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

 

现在他也算晓得了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都说人总有点儿“初恋情结”,那大野智的情结也未免太严重了些——包括私底下求亲拜友存来对方的手机号码,每周准时蹲守对方主播的夜间新闻,甚至至今都还记得对方喜欢喝的弹珠汽水儿是哪一个口味儿、喜欢的荞麦面开在哪个位置……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越是这样大野智越苦闷。

年轻的时候谁没干过几件蠢事儿啊——他大野智倒好,一蠢,把人生的另一半都给蠢没了。

 

 

 

 

 

3.

凡事让二宫和也知道了,那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了。

相叶雅纪突然冲进他家里把他拖进公共澡堂的时候,大野智就猜到二宫小算计已经让他所有亲朋好友都耳闻了“s君”和他曾有一段感天动地的悲情故事。

听到大野智在单相思,相叶雅纪的天都要塌了——完了完了o酱的人设都坏掉了。

 

 

 

没有什么事情是跟相叶雅纪泡个澡不能解决的。

 

 

 

“不行,我会泡晕……”

“别瞎嚷了,”相叶雅纪胳膊一伸,一把拽掉大野智的裤衩把他丢进水里——澡堂里就是相叶雅纪的主场。没见过笑面亲友板着面孔一脸不善的凶恶表情,大野智被相叶雅纪一瞪,心里慌张得很,一下就乖乖噤了声,“跟我讲清楚,o酱和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别听你竹马乱讲,二宫和也就是个小混蛋……”

“nino说了,当年还是你把那个人甩了,”相叶泼了大野智一把水,厉声逼问,“你居然一点儿都没告诉过我!给我讲讲嘛——”

大野智瞅着他登时变亮的眼睛,一时间无语凝噎——看透你了相叶雅纪,你就是想听我的纯情狗血八点档虐恋情深黑历史。

 

他斟酌了一下,在相叶期冀的目光里缓缓吐了一口气,“……好汉不提当年勇。”

 

 

相叶雅纪是能够和国中小女生一起看偶像剧哭的稀里哗啦的人。大野智的纯情狗血虐恋情深显然就很适合讲来给他听。

这个故事让他大为感动,深受震惊。

 

 

“我,”他胳膊肘在脸上一抹,才抹掉泪水就又挂了一脸,说着说着还打了个哭嗝,“我,我都不知道o酱你还有这样的故事,我一直以为你,你不会谈恋爱……”原来是因为心头还有这样一抹挥之不去的深情的初恋……

他话没说话就被大野智打断了,“别那么夸张啊,我早就没想过要跟他怎么样了,都已经过了很多年了——”

没想到相叶嚎得更厉害了,“不可以啊,o酱!我相信你们心里都还有彼此的——你不能放弃,真爱是可以跨越阻隔的,没人能拆散你们——”

不不不相叶雅纪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和s君不是偶像剧里那种被恶丈母娘拆散的苦情人,不需要每年踩着鹊桥会一次,没有到那种撕心裂肺天崩地裂没他我就活不下去的地步……根本不是这个问题——我的s君指不准早就不喜欢我了呢?

 

没有苦情虐恋,没有万众阻隔,不计较什么初恋情结。

没准儿他早就另有所属,名草有主,谁还管当年那个不好亲近的圆脸儿薄情郎啊。

 

 

相叶雅纪还在抹眼泪,大野智已经在浴池里泡得不省人事头脑发热了。他挣扎着往外面爬,大腿才抬出水面,相叶的长胳膊又伸了过来,握住他的脚踝扑通一声就把人扯回了水里——

“不行啊o酱,我求求你了,你们一定要在一起好不好?”

好个屁好。

大野智对着相叶雅纪那张纯爱脸说不出气话,只好脱力地栽进水里吐了个泡泡。

 

 

 

没有什么事情是跟相叶雅纪泡澡一次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就再泡一次。

 

 

 

 

 

 

4.

二宫和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相叶雅纪是瞎掺和入戏太深。要是连一向不爱跟他们胡闹的松本润都来趟这趟浑水,大野智就真没办法再淡定面对心头那朵白莲花了。

 

“我认识你那个s君。”

这句话说出来,大野智左脚踩了右脚鞋带儿,差点儿表演一个原地晕厥。

……松本润认识谁都不稀奇。他安慰自己。说不定这两个人没多大的交情呢。

“他经常跟我一起喝酒,基本上你们俩的事情都被他给抖出来了。”

……不是吧,说不准是松本润唬我呢。

“不信?”松本润见大野智瞪着双圆眼睛颇质疑的瞅着他,摇摇头,皆起了他的老底,“比如你高中染了栗黄色的头发,后来黑色的头发长出来了也懒得重新染过了,你的s君特别喜欢你当时那个模样,说特别招人疼;再比如,当时你嘴上说不喜欢他不喜欢他,私底下又跟暗恋他的小姑娘较劲儿,把你的s君乐得……”

 

好了好了我信你了求求你别说了——

大野智一脸生无可恋。

 

 

松本润还真知道了不少事儿。

比如大野智喜欢在学校天台睡午觉,特别是冬天出太阳的时候,他会裹着很厚的外套缩在栏杆旁边,把自己烤的暖乎乎的;比如大野智喜欢去学校二食堂吃饭,因为夏天有凉面,还能自己调作料,他习惯少辣椒多白糖再勾两勺酱油;比如大野智打架特别厉害,看上去很好欺负,但是逃课翻墙练出来的臂力了得,校内校外不良都要敬他三分……

得了吧,自打知道我认识你之后,s君三句不离“大野智”,你在这儿躲什么躲藏什么藏啊,你的初恋儿s君也是个一条道而走到黑的主儿,那是一心向着你从没打算移情别恋。

 

你的S君一直喜欢你。

松本润瞧见大野智那张紧巴巴的小脸儿一直苦着,要多挣扎有多挣扎,要多纠结有多纠结,硬生生把这句话吞回了喉咙里换成了另外一句——

“等着吧,他要来看你画展。”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大野智嘴都要撅天上去了。

这下挣扎纠结在他脸上迅速搅成一团,揉出了一个大写的惨绝人寰。

 

 

 

 

 

 

5.

大野智这么多年来一直秉承没心没肺没脸没皮的大度作风,缺点是不记事儿,优点是缺心眼儿,说好听点就是不计较不矫情不做作。

但是碰上s君他就怂了。

 

这些年的洒脱劲儿突然就被震碎了,渣都不剩。二三十岁的人瞬间置身幼稚的学生时代,好像现在的羞愤和气恼都是因为昨天s君吃了暗恋他的姑娘送的巧克力。
大野智站在艺术馆门口,脑子里弹幕一条一条闪得飞快。

——都怪那个二宫小混蛋偷看手机,相叶小纯爱来瞎搅和,还有那个谁都认识的交际弟弟松本润……初恋个什么初恋啊,长得再好看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什么破事儿都给别人讲!染头发讲讲就算了,怎么跟小姑娘吃醋较劲儿的事儿也给别人乱讲!?

他作好了见面先抽s君一巴掌的打算。


——可是好想他啊……

然后大野智就怂了。那一巴掌估计是如何都扇不下去。

 

 

再怂画展也是要开的。

 

 

 

 

 

 

第一个见到s君真容的人是二宫和也。

 

所有人都在各个展柜前纵横交错,只有一个人站在会场中间盯着大野智的自画像看了半个小时,目光温柔得掐得出水儿。啧啧,看上去就是在恋爱的人。

大眼睛双眼皮那嘴唇那眉眼——哎哟错不了了,跟大野智原来瞎掰的那位中学低他一年纪的纯情初恋小姑娘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二宫站在艺术馆的二楼吹了个哨儿,冲楼下的男人大声喊,

 

 

 

“哟——大野智的初恋儿——”

 

 

 

 

 

6.

流行爱情小说里面比较经典的描写——

男女主角时隔多年再度相逢,误会解除阴霾消散,相对而视,没有大风大浪风起云涌,内心反而异常平静。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平静的重新拥吻在一起,忍不住眼泪就刷拉拉流下来了,全文达到高潮,有情人终成眷属——

 

当然不是这样的。

大野智倒是有可能会哭,看到樱井翔那张帅脸他就想哭。

 

 

“智君……”

 

樱井翔一开口,那个大野智每周都在新闻频道听到的声音格外清楚的从他面前不过一米的地方打在他耳朵上,从几年前教学楼的天台上啪地,穿越了时空,勾着他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大野智果真飞快地开始掉眼泪。

哭了不到三秒钟他就开始打嗝儿,鼻头红了鼻涕跟着往下掉,往下垮的嘴角收都收不起来。那张委屈又逞强的脸让樱井翔脑子嗡的一响,一下子住了嘴。

“你,你,你是不是混蛋?”大野智不由分说地推了他一把,“怎么能给松本润说我跟喜欢你的小姑娘争风吃醋呢?怎么能,能说出去呢?好丢脸——”

他这句话说得振振有词铿锵有力,眼泪水掉得更凶了,颇有孟姜女哭长城的气势。

“明明认识松润,为,为什么,不跟我联系,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讨厌我了,不想看到我——”他狠狠吸了吸鼻子,说着又抹了把脸,估摸自己现在表情和在澡堂哭天怆地的相叶雅纪有得一拼。

 

 

樱井翔以为大野智是游戏里随时更新的限时攻略目标,可遇不可求,过时就不候。

指不准这块儿抢手的小面包早就另有所属,名草有主,不该还惦念当年那个纠缠不清死缠烂打的小迷弟。

他从松本润那里拿到了大野智的电话,但是至今却从未有任何一条通话记录。这朵白莲花就这样妖冶的长在置顶联系人的位置上,时不时撩他一把。

 

樱井翔满心觉得自己的初恋情结应该从攻略人物的过时失效开始,也过期失效了。

 

 

“樱井翔,”大野智嚎累了,想歇下来正经地说两句话,但是哭了半天。哭嗝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说话一抽气儿,他挂在眼睫毛上的泪水就跟着一晃荡,“小翔……”

他语气不知不觉就软了,“怎么办呐,还是喜欢你。”

 

樱井翔那颗少男心一下就被震碎了。

他冲动地吻住大野智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东西特别多。

他来之前构思了一篇万字见面稿,并且给自己幻想了一个特别悲惨的结局,结果那一万字儿的内容大野智就让他念了两个字——“智君”。

 

 

 

 

不管那么多了。

大野智的保质期比他想象中的长得多——但是樱井翔也知道,胳膊里搂的这个人铁定必须现在就抱牢了。毕竟他是个有时限的攻略对象,可遇不可求,过时不候。

 

 

 

 

 

 

7.

相叶雅纪又要哭了。狗血电视剧完结的时候他就是忍不住要哭。

不管你们信不信吧。二宫和也说什么都是对的。










-----------------------------END

没了。

应该还有一个前篇。】以后再说。

评论(74)
热度(494)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