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M】世风日下

S→O←M大三角。

一个“我补课老师都不是正常人”的卖萌故事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





1.
樱井翔拿着今天的资料推门走进教室。
所有学生虎躯一震,整齐地“哐当”把手机丢进抽屉里再迅速翻开桌上摆着的数学资料欺骗自己“我正在很认真的学习”。那几个打扑克的动作比较慢,敷衍地把数学资料铺开摊到扑克牌上、紧张地偷瞄数学老师,欺骗自己“樱井老师一定没看到我在打牌”。

 

虚伪。
樱井翔笑着摇头,温柔的皮笑肉不笑看得学生一阵战栗。

 

 

上数学课之前打个牌玩儿个手机游戏开个小差再给男朋友发个短信,多大的事儿啊,犯得着么你们。

所以大野智才耿直得讨樱井翔喜欢——
不打牌不玩手机不开小差也没男朋友。也就他敢坐第一排,在数学老师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地安然入睡。

 

 

“智君,起来上课。”

樱井翔拿资料敲了敲他的脑袋。

 

正在樱井翔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安然入睡的某大野姓同学猛地一个机灵甩了甩头从死寂中苏醒。躯干在几经挣扎之后也没能从桌子上活过来,只有毛茸茸的脑袋极缓慢地蹭过胳膊肘,露出一双正在努力睁开的相当迷茫的眼睛。一张烦躁的“哎呀没看见正睡觉呢没大事儿别叫我起来”的脸十分困顿颓废,看上去颇有重归死寂的打算。

 

 

他看着樱井翔。樱井翔看着他。
全班都看着他。

 

 

“……樱井老师早。”

从英语课睡到数学课,嗓子都睡哑了,他开口之前还清了清喉咙,说完看到樱井翔挑起眉毛大野智才恍然大悟意识到——现在不早了,10:40,是数学课正要开始的时候——心里“樱井翔樱井翔樱井翔来了”的警铃登时大作。

大野智奋力眨眨眼睛,憋了个哈欠回去又闷了点眼泪水出来,让自己看上去水灵又可怜,很需要樱井老师的关爱——虽然脸上一坨新鲜的睡痕、额头上欢快乱翘的头发让他表现出来的没有水灵可怜只有没睡醒求放过,他还是力争讨取樱井翔一丁点抠门的同情。

 

 

“上课了。”

不过数学老师用一个毫无同情心并不关爱他的笑容含蓄地表达了“大野智你别卖萌了眼睛瞪多圆都没用上数学课不准给我睡觉”这个残酷的拒绝。

 

你拒绝我还拒绝呢。

 

大野智于是瞬间收回好不容易逼出来的几滴泪花,换上“数学滚开我拒绝”的愤恨痛苦,然而在看到樱井翔不太美好的嘴角弧度之后立刻怂回了“数学可以滚数学老师给我留下我喜欢他他讲什么我都听我绝对不睡觉”的乖巧。

没乖巧上两分钟——等樱井翔把资料递到他手上,方才“我喜欢你你别凶我”的乖巧又瞬息变化成惨绝人寰慷慨赴死英勇就义。

 

 

上个数学课,眼里都是戏。

 

 

 

 

 

 

 

 

2.

大野智是从英语课睡到数学课的。

樱井翔不让他睡,松本润让啊。

 

只要大清早坐进教室里抱一杯便利店加热了的便宜咖啡,摆出一副“我好困呐但是我要坚持学习、再不睡我要死了但是我要艰苦奋斗”的表情,再深恶痛绝视死如归地小口舔他故意没加什么糖的黑褐色浓苦味儿液体,接着套路地皱着脸展现出“哎呀这咖啡苦死我了但是我得喝我不能上课睡着”的完美演技,他的英语老师马上心软得一塌糊涂——虽然臭着一张写满冷漠的脸,手上却飞快给他换上一瓶温牛奶,再把他安置到教室第一排的角落脱了外套给他披上,招呼其他同学安静别吵让他好好休息——就差在教室正中间搞张两米一的席梦思让他躺舒服了。

 

 

哎。不得不说有句老话说得好啊,

人不可貌相。

松本润那浓眉大眼眼窝子还贼深,整个人看起来就特别嚣张跋扈特别大爷,适合给出门左转门口书摊卖的杂志拍封面或者到对面那条好吃街收保护费,而不是蹲在教室里拼单词讲语法;你再看樱井翔,眉眼含情带笑,骗走了多少理科苦手的好姑娘冲着他的帅脸和迷样温柔去他那儿补数学,跟松本润的气焰强势一比,樱井老师这含蓄内敛无害纯良才像孜孜不倦的天使型教育工作者。

然而松本润一点儿都不大爷,樱井翔也一点儿都不天使。

前者在冷漠的外表下掩藏一颗蓬勃跳动的“关爱大野·小动物·智”的心脏,后者在温柔的微笑下孕育着冷血无情的“抖的就是大野智的s”的灵魂。

 

对此,大野智只能摇头叹息——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

英语课除了睡觉,还有个主要活动是进食。

松本老师偶然发现某大野姓同学大清早就赶来教室,只为趁清早人不多的时候赶紧补一觉,疯狂节省时间只为睡眠,以至于早餐一向从简——“从简”,四舍五入就是不吃——于是松本润一气之下承包了大野智的早饭。

因此就变成了大野姓同学趁清早人不多的时候赶紧吃东西。

大野智心安理得地抱着松本润买给他的抹茶星冰乐一口一口咽,丝毫不在意坐在他正前方的松本老师快把他盯穿的视线。知道他吃不了那么多,松本润还是不可抑止的一堆一堆地买,来自五湖四海的甜点零食在大野智的面前齐聚一堂。

 

 

“饭团可以留到下午,蛋糕在下节课之前给我吃完。”

有其他学生往教室里面走,松本润起身用食指敲了敲桌面,把堆积的食物划成两份儿,左边叫“我得马上被吃掉”右边叫“我还可以多活一会儿”。

大野智往嘴里塞了个牛角可颂使劲儿点头,抬了个灿烂的笑脸给松本润,“润君大好き!”

 

嘴唇上的霜糖看上去甜得异常可口。松本老师强忍住亲一口的欲望,伸手捏了捏某大野姓同学的鼻尖儿——大野智你就撩吧。

 

 

 

 

 

3.

英语课没吃完的,留到数学课吃。

 

樱井翔走进教室的时候又听到所有人“哐当”一声把手机丢进抽屉,打牌的不打了,给男朋友发短信的也不发了。一时间整间教室就只剩下耿直的大野智吧唧吧唧吃蛋糕、吸溜着星冰乐、以及拆甜点塑料包装袋的声音。

上课的时候声音有所收敛,但是等后半节课开始做题,樱井翔猜大野智多半是饿了,吧唧吧唧声于是变得明目张胆变本加厉不绝于耳。

 

 

 

“智君你要不要再夸张一点?”

他搬了个小板凳在第一排的角落坐下,小声提醒进食中的某大野姓同学。

进食被打断,大野智猛然顿住了咀嚼,吧唧吧唧声瞬间消失。他鼓着脸颊抬头对上樱井翔的眼睛,马上装出一副茫然无措惊恐万分“哎呀我我我不知道不能吃东西老师我错了我再吃一小口”的无辜表情,装到一半儿还声情并茂地忍不住又嚼了一口,动了动腮帮子,发出吧唧一声,再保持着这个惊恐万分的姿势和表情,咕咚把嘴里的食物都吞进肚子。

 

 

 

樱井翔看着他。他看着樱井翔。

 

卖萌跑不掉就只能贿赂了。

 

 

大野智伸出一小截舌头想舔掉嘴唇上的奶油,但是反而把白花花的奶油涂遍了嘴角。他捧着个挖了一勺的草莓拿破仑满目真诚,鬼鬼祟祟地探过脑袋凑到数学老师面前,用和樱井翔一样大小的音量说,

 

“樱井老师,你要吃点儿吗?”

 

 

 

樱井老师成功被大野智和食物击沉。

 

 

 

 

 

 

 

 

-

下数学课的时候撞上饭点,饿疯了的学生想着到处都是人脑袋的快餐店一个个从教室鱼贯而出,放弃搭乘写字楼挤也挤不上去的电梯,争相选择在楼梯里飞跑。

大野智是其中一股清流。

不争不抢更不会提前一个小时就开始收拾书包,下课后只是安静地趴在只剩下他和樱井翔的教室第一排。沉睡。

 

老实讲,他也不是很饿。吃了一整节数学课才和樱井翔分着把蛋糕吃完,他现在打个嗝儿都是草莓味儿的。

樱井翔盯着他的睡脸看了十分钟有余。然后数学老师蓐着他的后脑勺把他喊醒,正在樱井翔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教室门被“啪”地一声用力推开。他出口的话和推门而入的松本润形成教科书式异口同声——

 

“一起吃饭吗?”

 

 

 

 

刚清醒的大野智“啊?”了一声,打了个草莓味儿的嗝。

 

 

 

 

 

 

 

4.

松本润反应出奇快,马上接上一句,“你不是想吃火锅吗,我请。”

大野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想吃。想让他请客。但是一口答应下来好像不太好。

 

所以他假装犹豫了一下。

“哎,这个啊……”

 

 

 

游离的小眼神,抿了又抿的嘴,舔过去舔过来的一小截舌头——大野智的演技很完美的表现了“哎让老师请客不太好我挺想吃的可是这怎么好意思呢让我再犹豫一下”,让松本润觉得自己说请客简直是个天大的错误。

樱井翔反应也不慢,天赐良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吃什么都行,我们可以AA。”

这句话说出来,松本润脑子里能骂的洋文弹幕了那个对着大野智笑得满面春风就差写上“选我选我”的数学老师一脸。

 

 

樱井老师你这就很不友好了,老师跟学生吃饭怎么能AA呢,我刚才只是假装犹豫一下你别轻易相信我呀。大野智摇摇头,在心里给他笑得很帅气的数学老师比了个小叉叉。委婉的用演技表现了一下要跟松本润去吃火锅的想法——

“这两天是很想吃火锅……”眼珠子骨碌一转,托着脸颊好像自己正在努力地做着心理斗争,全然不顾两个老师此刻激烈的“选我选我”战争,某大野姓同学装懵的技术早就炉火纯青,“诶,要不……”

 

这不就是对松本润说“i want you”吗。

 

 

还“要不”什么“要不”。

松本大爷这个时候就非常大爷非常嚣张跋扈了,拽着大野智的胳膊把他从座位上拉起来,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将人连着书包一把推出樱井翔的视线外——

“好,我们今天吃火锅。”

 

 

打了没有硝烟的一仗。

 

 

 

 

松本润走出门之前对樱井翔挑了挑眉毛。

樱井翔冲他笑得不温不火。

 

你当我没看出来大野智早上吃的都是你给买来的吗松本润,他才不会去星巴克。

“以后还是买巧克力榛果蛋糕给他吧,他更喜欢。草莓拿破仑他吃得腻,都给我了。”数学老师用给学生讲分段函数的口吻,说得语重心长,“也别买抹茶星冰乐,太甜,我喝不惯。”

其实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买给他的早饭他给我吃了一半。

 

“多谢提醒。”松本润对上他的视线短暂停留,“我们吃火锅去了,晚了人多。樱井老师也快点去吃饭吧——”

其实我就是想给你讲,管你吃了多少,我跟智君吃午饭去了。

 

 

 

 

大野智在门口连着打了两个小喷嚏,开始考虑明天午饭的着落。

 

 

 

 

 

 

 

5.

樱井翔觉得自己要是输给了松本润那一定是输在学科上。

大野智喜欢英语啊,虽然一讲语法就一脸呆滞,但是念起单词来了兴致可以缠着松本润“标准吗怎么样不错吧快夸我”求表扬求奖励缠上三天。数学不行的,他连呆滞都放弃了,直接陷入睡眠。函数数形结合你不懂,要睡——可是只讲代数你不懂,只讲几何你也不懂,让樱井翔怎么办。

松本润要是哪天要告白,他可以说“智君你给我翻译一下‘i love you’”。樱井翔想过最浪漫的方式是让大野智画个心形的笛卡尔函数。算了吧……他画个两节课都描不出来几个点,最后还是得自己告诉他,“我给你讲,这个函数画出来是个心形。”

结果就是大野智一脸懵逼回他一个“哦,好厉害啊。”

 

你说好好地青年才俊啊,去当什么数学老师。

 

 

 

 

樱井老师越想越后悔,抑郁地撑着脸看某大野姓同学慢吞吞的咀嚼。

 

其他学生都在埋头做题,大野智已经睡醒了,现在正在吧唧吧唧地吃他的蛋糕。松本老师显然听了樱井翔的“语重心长”,今天大野智吃的是巧克力榛子蛋糕。

“你喝的这是什么?”

大野智吸溜着不含可可因的饮料,包了一大口在嘴里,乖乖把吸管举到数学老师面前,说得含含糊糊,“焦糖玛奇朵,翔君喝吗?”

 

 

好家伙,换了个比抹茶星冰乐更甜的……

 

 

 

樱井翔不客气的舔上大野智的嘴唇,在对方惊讶的眼神里把他嘴唇上附着的来自焦糖玛奇朵的白色泡沫舔了个干干净净。

“太甜了。”

大野智懵了好几秒才吞了那口饮料,自己呛了个够。

 

 

松本润真当樱井翔不吃甜食吗。

大野智那么甜他都吃,焦糖玛奇朵有什么不敢喝。

 

 

 

 

 

 

-

亲就亲吧,又没伸舌头。

 

“喜欢英语还是喜欢数学?”

松本润的胳膊把大野智困在墙壁和他之间,低头逼他说个答案出来。

大野智天不怕地不怕樱井翔强吻他都没喊非礼,小时候就怕亲戚问“你喜欢爸爸还是妈妈”,长大了最怕松本润问“你喜欢英语还是数学”,特别是还当着樱井翔的面儿问。

你这不是让我找死吗。

 

需要演技。

他躲开松本润直勾勾的眼神转而向旁边的数学老师求助,八字眉一耷拉摆出“翔君快救我你再不过来英语老师要强暴我了”的期期艾艾,满心盼着樱井翔来个飞天遁地怀中夺人。然而对方却颇有兴致的冲他抬了抬下巴,一脸“你倒是说啊,英语还是数学”,一瞬间倒戈成松本润的共犯。

大野智眉头一皱,满脸对社会冷漠人情淡薄世态炎凉的谴责批判。

英语老师掐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掰回来,“智君喜欢英语还是数学?”

 

 

演技不管用了,大野智还有一个技能,叫“耿直”。

 

 

“英语——”他哽了一声,“但是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我都喜欢!”

就像被问到更喜欢爸爸还是妈妈,最好还是说“爸爸妈妈都喜欢”,不然下场会很惨。

 

 

 

 

结果松本润当着樱井翔的面儿把大野智的后半句话堵上了。

那什么。

亲就亲吧,怎么还伸舌头呢。

 

 

 

 

 

 

 

6.

大野智靠卖萌卖笑卖亲亲卖演技换来的三餐可报销、上课能睡觉、老师给调戏的补课生活在今天正式结束。

英语单词就念会了几个,数学函数更是一个没懂。但是蹭了半个假期的饭还把两个人气最高的老师给亲了一遍。很赚了。

 

 

 

 

下课被樱井翔摁趴在黑板上的时候大野智心里很无力——你俩非得你亲一口我也来一口,你咚一次我也咚一次,谁也不落后谁也不吃亏?那我岂不是最吃亏?

他看着樱井翔,樱井翔看着他。

对上樱井翔的脸他就一句吐槽都说不出来了。行吧随便咚,你们开心就好。

 

他满脸生无可恋,憋出一句话,“翔君,有事吗?”

“我觉得你的数学还得补,”说这话的樱井翔实在是道貌岸然,别看表情非常春风和煦实则想表达的都是“不准说‘不’”的威胁,“后半假期来我家补数学吧。”

樱井翔你再说一遍?大野智眼睛都瞪圆了。

说好的谁也不落后谁也不吃亏,英语老师好死不死过来补了一刀,“我看智君你英语也没学个什么,来我家补补英语呗。”

 

 

不不不……

 

 

某大野姓学生还没来得及展示他表演“民家女被强抢、土匪下山劫少女、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有如此恶事”六月飞雪哭天怆地满目凄凉的剽悍演技,樱井翔和松本润先来了个意味深长的对视——

 

“那就半天数学半天英语。”

然后再转头盯着他表演了一次教科书式的异口同声。

 

 

 

 

对此大野智只能感叹——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




卖完萌就跑,不知道我这个风平浪静的大三角有何意义

有下篇就叫人心不古【

评论(66)
热度(389)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