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忽然之间

一个分手未遂的搞笑爱情故事【不是

很纯很纯的糖

------

1.

大野智和樱井翔分手了。

 

分手啊。以前也不是没这样折腾过,

——大野智偷偷钓鱼彻夜不归,樱井翔吵他一句“真想分了手懒得管你”;樱井翔过分敬业沉迷工作,大野智甩他一句“真想分了手等你累死”;有时候喜欢的电影不一样,看上的家具不统一,或者一个想下馆子一个想煮面条……那就互相抱怨一句“真想分了手我的心好累”。

不就是“真想分了手”嘛,不痛不痒的五个字用作打情骂俏一向经典。它的用途从来不是宣告感情破裂,而是换个形式凌虐单身羡煞人眼。所谓情趣。

 

 

然而这次来的是真的。

不知道是谁先惹谁生气,可能是大野智吃光了樱井翔喜欢的薯片,也可能是樱井翔错扔了大野智宝贝的颜料,再恰巧撞上某日的心情不佳,登时火气上涌不吵一架就周身不舒坦。但是吵架这种事情不适合大野智跟樱井翔,他们不在一个频道上,根本骂不起来——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个焦头烂额苦口婆心,既然如此,说不到一起那干脆来一波大的,搞一次轰轰烈烈的分手决裂。

——总之就是一言不合。

 

又不是泡在爱情小说里的矫情大姑娘,还要红着眼睛来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等着对方好言好语求着捧着,最后两个人怀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99朵花儿的玫瑰花束两相对望泪眼婆娑,抱在一起哭嚎,小手一拍小嘴一亲小床一上,pia,这样就算和好了——

大男人家家不搞这些过场,分手就是分手。
大野智当天下午果断收拾走了衣服裤子,洗劫干净他和樱井翔家里所剩的全部零食,不忘丢掉自己的那份儿洗漱用品,就这样浩浩荡荡地踹开了二宫和也的家门。

 

 

“你搞毛啊大野智?”

 

 

然后被革命战友断然拒之门外。

 

 

 

 

 

 

2.

“算了吧,相叶雅纪才会相信你俩能真的分手,跟我玩儿什么苦情戏码。”

二宫和也吸溜着杯面,说话间猝不及防被自己这桶香辣味儿的佐料麻到了舌头,于是毫不客气地抢走大野智抱着的香菇鸡汤面猛灌一口。眼看着二宫就要把面汤喝完了,没有丁点儿留给自己一口的打算,大野智正想伸出手阻止他却突然意识到现在自己正寄人篱下吃人泡面,没有立场跟二宫抢面汤喝。于是只好又咽了口唾沫老实地收回胳膊。

行。你的泡面。汤给你喝。

 

“我和樱井翔是真的分手了!”

他已经强调了很多遍这句话。

“是是是……”

二宫和也已经翻了很多遍白眼。

 

 

你俩怎么就那么多事儿啊。安心秀恩爱不是很好吗。

 

 

 

[nino:你们觉得他多久会回去找樱井翔]

[aiba:(PД`q。)?!o酱和sho酱分手了!?!?!(慌乱gif.)]

[jun:顶破天一星期。]

[nino:我看不止。他这次挺决绝的,坚强一点儿的话勉强能撑一个月吧。]

[jun:不可能。]

[nino:相信我啦……等着看吧。睡了,回见。]

[jun:晚安,回见。]

……

[aiba:???]

[aiba:不是啊,他们分手了啊?!?!]

[aiba:怎么办呐?!?!]

 

二宫和也锁上手机屏幕。徒留相叶雅纪一人在孤单的夜里为大野智&樱井翔的恋爱彷徨挣扎操碎了心。

 

 

他话是说得很凶,“今晚睡了就给我收拾东西滚回樱井翔的床上”——然而说出口的分手是泼出去的水;闹别扭的大野智也是才更新的野图boss,技能一通乱放,哪儿能就这么让你轻松过关。二宫和也知道自己暂时是甩不掉他的。

行吧行吧。

看看你又能呼什么风唤什么雨玩儿什么心跳和刺激。

 

 

 

 

 

3.

普通的爱情小说这个时候很喜欢写——

[樱井翔回家的时候大野智消失了。新的床单新的被套,一个人的毛巾一个人的牙刷,这个家里一点都没留下他存在的痕迹,就这样剩下了樱井翔一个人。仿佛他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没有存在过。]

 

……。

 

算了吧。这种套路不合适。

没收拾好的画布就这么惨兮兮地扔在客厅地板上,皱巴巴的好几团;走之前理直气壮把樱井翔留给他的午饭吃得一干二净,留下油渍渍的盘子乱七八糟堆进水槽;衣柜被他洗劫了,看上去一片惨淡;樱井翔常喝的啤酒被他端走半打,明明自己不怎么喜欢那个牌子的酒还非强硬地掠走,这个行为就一大写的“樱井翔我故意气死你”……

——人是走了,但是满屋子都是他爆棚的存在感,留给樱井翔异常深刻的烙印。

 

这些都不计较。

你走就走,把我屯的零食全给顺走了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樱井翔脑子里自动浮现出一个和谐画面——大野智和二宫和也猫在沙发上一边打游戏一边瓜分他最喜欢的蛋卷,两个人把食物嚼得咔嚓咔嚓响的同时飞快按动着游戏手柄。二宫还要顺便吐槽:“哎,术有专攻,你家樱井看上的蛋卷果然很好吃,怎么不多拿点过来——”。

还能怎么多拿,他都搬空我的小粮仓了!
除了蛋卷,还有28种口味的薯片,限量的羊角面包,进口的榛子巧克力,珍藏的半熟芝士……苏打饼干,夏威夷坚果,和果子,草莓大福……
 

够了。

心痛到无以复加。

 

 

 

 

痛失口粮的樱井·刚刚失恋·翔陷入了短暂的悲苦回忆。

但是这才分手五个钟头,他就已经回忆不起来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一言不合”了。按照这个剧情发展,男女主一时冲动分了手,不久又反应过来“天哪我在干什么他明明是我真爱”,等两个人矫情完了就该痛定思痛互相道歉彼此来个深情告白,小手一牵小嘴一亲小床一上——pia——重归于好。

不过分手就是分手。

一个从此天高任鸟飞,一个打算以后省省心,都挺怡然自得丝毫不打算反悔。架势摆的那么像模像样,谁也不想在短期内主动示弱——所以,分手的原因到底是大野智忘记把吃剩的金枪鱼放进冰箱,还是樱井翔不准大野智看晚上八点档,目前不是特别重要。
反正没有人会愿意就此事道歉。

 

 

 

不出意外,晚上的时候收到了一条二宫和也的[你的大野智在我手里],一条松本润的[?],和相叶雅纪一分钟内就突破两位数的[你们不要分手啊!]

他纠结了半天,谁都没回复。

收信箱里突然暴增的讯息把本来排在第一位的联系人【satoshi】一下子挤到了这一页的末尾,樱井翔习惯性点开,打算像平时一样随便发个什么颜文字过去让【satoshi】重归首位。然而输入框的竖线傻不拉几的跳了好久,他才突然发现他现在没有做这件事的必要——
因为他们已经分手了啊——

 

 

 

 

这个时候樱井翔才幡然醒悟,忽然之间,他和大野智就分手了。

 

 

……你在搞毛啊樱井翔。

他不爽地关掉手机。

 

 

 

 

 

 

4.

画室的学生看到门外来接大野智的是个不认识的浓眉小哥,霎时感到非常震惊——百年不遇,樱井翔竟然缺席?!

“主播先生呢?”“樱井桑今天不来?出差了?”“智君你介意把那个帅哥的电话给我吗?”

习惯了往常才下班还穿着正装的樱井翔带着很kya的恋爱的笑容等候在画室外面喂他们狗粮吃,今天的画风从宠溺精英突变为哦虾类鲜肉,八卦氛围乍起,十多双闪烁精光的眼睛齐刷刷的转向大野老师。

 

大野智把画儿暴力地从画板上抠下来收进画筒里,说得不咸不淡,“我和你们最喜欢的樱井先生分手了。”

 

 

啥?

画室里短暂寂静。

 

 

“所以那是新男友啊。挺帅。”“算了吧,我还是喜欢樱井主播。”“分手了??他外遇还是你劈腿??不可能!”“我站的cp竟然被他们自己拆了??”

这群小丫头片子马上火热地分拨站成两队——我不管我要樱井翔和大野智在一起队,和,我看行新男友也不错队,纷纷向大野智开展猛烈进攻——

“是不是樱井翔冷落你了!你看你看,我就说,只会工作的男人呐……”“这个帅哥看起来一脸会撩妹儿,浑身都散发浪漫因子,不错不错。”

“不要!樱井主播多好的人啊!温柔精英啊——!我就吃这一口啊!”“大野老师你醒醒,就你这个性,能把你宠上天的就只有樱井桑了,你——”

 

 

两队人打了一架,最后合成了一队——天哪噜我好担心大野智我只要他幸福队。

 

 

 

 

够了够了这是哪出和哪出啊。

 

“可是他不是我新男朋友呀。”

大野智眼睛一眨巴,趁画室再度陷入寂静的短暂空隙拽着松本润顺利跑路。

 

 

 

 

-

大野智在副驾驶上化成一滩,一口气把松本润替他买的饮料喝干到底,咬着吸管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

“谢谢润君来接我。”

“不谢。但是,你真的要和樱井翔分手?”

怎么都不相信我呀。他不满的在座位里缩了缩,“这不已经分了嘛。”

松本润笑了一声。

那些“我不管我就要樱井翔和大野智在一起小队”的小姑娘们刚刚吵得那么欢快——什么樱井翔除了出差以外没有一天不来接大野智回家啦,什么樱井翔下班过来一定要专程绕远路给大野智买最好吃的巧克力蛋糕啦,什么樱井翔回家之前非得当所有人面亲大野智一口宣誓主权啦……把他俩闪瞎眼的日常都抖干净了。

你们这哪里是会分手的模式。

 

“不是我说,她们真有一句话说得很对,”松本润方向盘一甩,车停在二宫家门口,“除了樱井翔,谁能那么把你宠上天。”

大野智解着安全带正准备反驳他,他又接上一句,“反正,能知道你到底最喜欢哪家店的巧克力蛋糕还每天不厌其烦跑去买的人只有他了。”

 

 

 

-

松本润的车绝尘而去,留下抱着画箱背着画筒的大野智站在门口一阵哀愁——

完蛋,想吃巧克力蛋糕了。

 

 

 

 

 

 

 

5.

相叶雅纪拿着手机在大野智面前激烈挥舞,页面是一个有计日功能的app,上面显示的数字是13day,“你看啊,距离你和小翔分手马上两个星期了!两个星期!!!”

大野智头顶浴巾满眼迷茫,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难道你要把我和翔君的分手日当成纪念日来过?每周每月每年的这天大家出来聚一聚喝个酒吃个蛋糕庆祝一下?”

 

不是啦……我是说你们怎么还没有和好?

相叶雅纪把手机往后一丢,再脱力地向前一趴,扑通一声栽进热水里。

 

 

明眼人如二宫松本,早就直接进入看戏状态磕着瓜子儿吃着爆米花静观剧情发展,而天真烂漫如相叶雅纪,还在为这场不明不白的分手寝食难安。

他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能干什么,眼见一个星期过去了这俩人没动静,这都两个星期了,还是没动静——相叶总算憋不住。照理说他是大野智的亲友团,这个时候该去找樱井翔让他回心转意,但人家日理万机神龙不见首尾,那就只有曲线救国——他把大野智从二宫家里拖出来泡澡了。

 

那什么,“赤诚相见”想必内心也更坦白,两个人赤条条的往热水里一煮——

大野智倒是没坦诚多少,只是泡澡苦手脑袋发晕;相叶雅纪简直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o酱不要跟小翔分手好不好啊——o酱明明那么喜欢小翔啊——”

“谁说我喜欢他了。”绵在水里的大野智有气无力拨了一把水在相叶脸上。

“你自己说的呀,以前你俩没好上的时候明明整天说‘相叶酱最好了’‘我喜欢相叶酱’,”相叶雅纪就着那捧水洗了把脸,还擤了擤鼻涕,语气很像狗血爱情剧里的悲惨女二,“好上了吧,就变成‘小翔最好了’‘小翔真好看’……”

“……我说过我说过。可是我现在不喜欢他了!”

相叶雅纪嚎得更带劲儿了,“不行啊不可以啊——小翔肯定还喜欢o酱啊!他昨天还发短信问我你最近怎么样了,他那么关心你啊!”

 

大野智猛地一甩脑袋夺过相叶雅纪的手机。

 

 

 

前面有20多条相叶发送的[你们不要分手啊!]仅得到一条回复——

[sho:……可是已经分手了。]

[sho:你别让nino再晚上给他吃杯面了,胃会坏。]

[sho:不准他再吃杯面。]

 

信息的时间是早上7:45分。

这个时候他的主播先生正在开车上班的路上。也许他恰巧在等一个时间长得烦人的红绿灯,所以拿起手机耐着性子回复了相叶雅纪一条讯息,打字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也许智君已经啃了13天方便面,于是又用这种樱井妈妈关爱智宝宝的严厉语气温情提醒,别吃杯面了。

大野智还有点儿小感动。

 

[aiba:(PД`q。)自己给他打电话说呀!!!!!]

[sho:他还在闹脾气。]

[aiba:o酱每天茶饭不思油盐不进魂不守舍肝肠寸断你们不要分手啊——]

 

……

感动完了。

他想跟相叶雅纪绝交。

 

 

 

-

两个人同时滑进水里吐泡泡。

相叶雅纪忧愁的抬起脸,“o酱真的跟小翔分手了啊……”

大野智忧愁的闷进水里——今晚不想吃杯面。

 

 

 

 

 

 

 

6.

久违的海风吹在脸上,虽然潮潮的不是特别清爽,但是一股子海腥味儿把大野智吹清醒了不少。他在海上待了一天一夜了。

今天早上相叶雅纪又悲伤地打电话过来,告诉他这是他跟樱井翔分手一个月整。当初二宫和也信誓旦旦地承诺“撑死了一个月”,好像这次二宫说得也不怎么灵验。一个月了,他俩一点儿要和好的征兆都没看见,彼此间连个短信电话都没有。

大野智在家里闷得慌,想去海钓——要是松润知道了估计要被骂;叫相叶雅纪吧,一见面说不定又先来一通“你们不要分手啊”的嚎泣;而二宫和也根本离不开沙发和游戏机,还晕船。

 

所以他一个人飘荡在海上。

 

 

 

钓不到金枪鱼,好歹钓到鳟鱼吧。

要是鳟鱼也没有钓到,那就真鲷吧。

总之,就是不想空着手回去。

 

 

“要下雨了喔,大野桑。”

船长踩着雨靴对大野智指了指天。本来白白净净又光光亮亮的天上突兀的飘着好几团深灰色的云。它们挺久之前就在了,但是大野智一条鱼都没钓上,所以迟迟不肯走。

等到忽然一颗雨点儿砸中他的脑门心,他才心中一声“牙白”。

海上的雨来势汹汹,大野智还没把额头上的雨水擦掉,“轰隆”一声雨就落了下来。

 

这下没有金枪鱼也没有鲟鱼,

连鲷鱼也没有了。

 

 

 

“大野桑淋湿了不——要——紧——吧!”

穿着雨衣带着渔夫帽的船长在大雨里对着大海呼喊,和大野智一起大笑出声,又让声音掩埋在雨水敲打甲板的噼啪里。

以前也偶尔会遇到海上的暴雨,可能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但是一边在海上颠簸一边互相对着吼叫其实也不乏为一种放松。晴天也好雨天也好,都很开心,所以他喜欢钓鱼。

他回答船长“不要紧”,却马上被追问了一句“樱井桑会担心哦”。

 

马上就不开心了。

 

 

 

樱井翔有空的话会陪他一起出海——对方凌晨一点才放下文件,清晨五点两个人就在摇摇晃晃的船上看日出;晚上九点就要赶飞机出差,下午五点两个人还在摇摇晃晃的船上看日落。

在没有任何收获的一整天结束后,大野智半真半假的抱怨“翔君,没有金枪鱼没有鳟鱼也没有鲷鱼啊,好难过。”

樱井翔也半真半假的笑,“没关系,有樱井翔送你一个亲亲,你要不要?”

然后他们就可以顺理成章的亲个嘴儿。

 

他认真思考了几分钟,不得不承认,画室的小姑娘们说得对,松本润也说得对,二宫和也没说错,相叶雅纪也没说错。

不管是最难买到的巧克力蛋糕,还是被列入违禁的垃圾食品,是对方用神奇的画功给自己画的画像,还是放下工作在晃悠悠的渔船上发呆,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樱井翔惯他上天了。

 

 

大野智找了个勉勉强强可以挡雨的地方摸出手机,点开拨号键盘却发现一整个月的杳无音信让他想找的那个名字从顶端掉到了末尾,【sho】的上一次通话记录还停留在一个多月之前。

樱井翔的反射弧漫长,在分手五个小时之后才幡然醒悟——他忽然之间就和大野智分手了。

大野智的反射弧更可怕,在分手一个月之后才幡然醒悟——他忽然之间就和樱井翔分手了。

 

 

 

 

 

 

7.

在晚上七点半的时候听到了手机的特殊铃声响起来,因为太久没有听它响过,樱井翔等它聒噪了五六秒才反应出是自己的手机在发声。

“喂?智君?”

海上的信号估计挺糟糕,大野智的声音断断续续夹杂着风声雨声海浪声。但是樱井翔还是听清了。

 

“翔君,下大雨了,什么都没钓到。没有金枪鱼没有鳟鱼没有鲷鱼,很难过。”

他的语气听起来难过得半真半假,颇有撒娇的意味,

“有樱井翔的亲亲吗?”

 

 

 

 

 

 

8.

无论什么时候二宫和也都是可信的。

说一个月就一个月。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樱井翔在二宫的客厅收拾大野智的东西——把他的T恤从地上捡起来,在一堆布料里分辨出二宫和大野的短裤。好在内裤是认真分开收好的,不然他肯定想再分一次手。

“你们这个月过得真糜烂。”

他看着茶几上放着的游戏手柄和满地零食口袋,从中辨认出了自己28种口味儿的薯片,限量的羊角面包,进口的榛子巧克力,珍藏的半熟芝士……还有苏打饼干,夏威夷坚果,和果子,草莓大福……

 

心痛到无以复加。

 

二宫和也瞅着他凄凄的眼神,没好气地说,“行了行了,没找你们要一个月生活费已经很人道了,吃你两袋零食跟死了大野智一样。”

收拾干净了赶紧走,恩爱秀到别人家里来,非常不像话。

 

 

 

 

-

大野智团在后座睡觉,梦到了这次分手,吓得他一个激灵滚下了座位。

“翔君,”他爬起来,心有余悸地扶上驾驶座椅,脑袋搁在边沿,“我们不分手了好不好。”

“这不是没有分手吗。”

他点点头。

 

确实不太像“分手”——

普通爱情剧的分手套路,自己应该搞得期期艾艾一哭二闹三上吊,樱井翔应该惊慌失措地求着捧着,买把99朵玫瑰的花束来找自己,矫情完了你侬我侬两三句,就可以小手一牵小嘴一亲小床一上,重归于好。

大男人家家没有这些套路。

 

 

那也行。

不搞这些过场,直接小手一牵小嘴一亲小床一上——pia——重归于好。

 

 

 

 

他趁等信号灯的间隙飞快凑上去亲了樱井翔一口,转头倒在后座继续睡他的觉。

 

 

 

 

 

-------------------------END

忽然之间是莫文蔚那首歌

忽然之间 天昏地暗 世界可以忽然什么都没有

我想起了你 再想到自己

为什么总在脆弱的时候 怀念你

虽然一点儿关联都没有【。

评论(83)
热度(764)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