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味觉白痴

知名美食鉴赏家s x 桂花楼小厨子o

我丑但是你瞎的故事

既然是天神祭贺文,还是强行了一下天神祭

给我苏苏 @苏焱淼 !

---------------





---------------

1.

“怎么样?”

相叶雅纪勉强在摆盘很艺术菜色很好看的食物里尝出了牛排的味道,剩下的食材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让他吃得非常难过。

但是大野智正趴在桌上睁大眼睛期待着看着他,眼珠子水亮亮的,一副兴致颇高的模样。

这要他怎么好意思直说呢……

 

“不愧是Oちゃん啊,真是好有创意的一道菜——”

 

他逼自己咽下大野智新菜品的最后一口,这么说到。

 

 

 

--

大野智是相叶雅纪从业那么多年以来见过的做菜最难吃的厨师。

当初他的桂花楼怎么就招了这么一个人?

只怪大野智颠锅操刀的动作实在是太漂亮,菜色实在是太好看,模样生得伶俐乖巧,太具欺骗性。

招聘会上大野智颠锅的炫技流畅得桂花楼少东家被乍出了一身鸡皮疙瘩,生来头一次觉得不会做饭的人生跟咸鱼简直没有区别。

不是相叶雅纪打虚假广告,大野智这个人待在厨房里,本身就是件儿艺术品,当初的相叶雅纪还没等他把菜做完就大手一挥“我不管了就要他了!”,强行收走了小厨子。

他甚至专门给大野智搞出了间儿透明的厨房,和他期许的一样,大野小厨子堪称艺术的烹饪和看上去高端大气的摆盘技术为他赢来了一大串儿粉丝,也让多少吃货为网络上大红的“没看过大野智做菜就不算做过菜”的热门话题而慕名前往桂花楼一探究竟。

来的人都不怎么吃大野智的菜,他们只是拿着手机录一录他拿刀的样子,再拍一拍精美的菜品,赏心悦目的画面就看得他们差不多饱了。

 

小厨子备受关注被捧到风口浪尖的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一条当然是他艺术性的烹饪过程,而性格温和和长相出众估计也是其中重要的两点。

要是你有幸坐到了他厨房旁边的“1号桌”(这个位置很受欢迎,还不接受预定),他说不定就会很自来熟的跟你唠嗑起来。

“你知不知道怎么片鱼会让生鱼片更好吃?”

“你听没听说过柠檬微波20秒汁儿会更多?”

“菜板上撒点盐切菜的时候就不会残留在上面了——”

要是食客拿着手机拍他,他就很配合的对镜头软绵绵的笑,标准的露出八瓣牙齿,附带甜度颇高的wink。

 

相叶雅纪觉得,大野智要是做菜能好吃上一点点,哪怕只是达到正常人的水平,那厨艺界都能为之所震动了。

大野智是个那么认真那么敬业的厨子,无论是挖空心思研究出的菜谱,还是废寝忘食设计出的样式,桂花楼少东家老是被小厨子的刻苦劲儿萌得心肝乱颤。
可是问题吧,那味道就是上不了台面。

 

桂花楼的东家这一点怎么都想不通——

 

大野智他做菜为什么就是不好吃?

 

 

 

 

 

2.

樱井翔久仰大野智的名号,桂花楼小厨子在社交网络上爆红,得名“厨房里的艺术家”。

说来有点奇怪,所有关于大野智的repo全部是在讲“切菜切得多熟练”“动作做得多漂亮”“菜品摆得多艺术”甚至“人长得有多可爱”,但是就是没有一条正儿八经的食评讲讲他的菜到底有多好吃,似乎还有批评味道不行的。

 

(当然没有夸菜好吃的,因为根本不好吃。)

 

越是这样越能勾起樱井翔对大野智的种种好奇。他随手打开热门搜索,翻看食客拍下来发送到他首页的相片——

菜品不像西餐那样精致得吝啬,也不是中餐那种热闹的杂烩,大野智根本没有一个固定的套路。他的摆盘好像也根本不是为了迎合,比如油爆石斑球上的蒜蓉生姜,辣油的红色和姜蒜的枣黄达到微妙的和谐。
樱井翔发现,厨师只把食材按照他顺眼儿的方式拼接组合在一起,让它们的颜色看上去融洽养眼。说是艺术也不足为过,因为再普通的白菜黄瓜,再普通的凉拌清炒,大野智的水煮白萝卜看上去就是要阳春白雪得多。

当然不止限于外表,他选的食物组合也更是相当奇葩,其他厨师鲜少会像他一样这么大胆的把食材熬制成酱汁,更不会随便在菜品里把各种菜系混搭,比如牛排旁边放的是三文鱼手卷,火锅里面煮的是金枪鱼片——

 

……
别的暂且不提,这真的是个好有个性的厨师。

 

手机屏幕里卖相极佳的食物看得樱井翔食指大动,忍不住一张一张的把相片往后翻——海鲜狮子头,面包咖喱虾,瑶柱八宝鸭,干煸红袍清远鸡,黑虎掌菌鹅肝炒鸭脯……
最后一张是大野智整理厨师帽的图片,他抬着一脸“咦别拍我啦”的无可奈何的笑,眼睛半眯,眼角的线条像一尾鱼。那人伸手遮住了四分之一的摄像头,含着肩膀,模样乖巧得樱井翔一点儿都看不出来那么叛逆的菜都是出自于他之手。

 

知名美食鉴赏家难以抑制地咽了口唾沫。

不只是对大野智菜品的夸赞没有夸张,Repo里“人长得有多可爱”的形容也非常真实可感。

 

 
不要当思想巨人行动的矮子,
樱井翔说做就做。


马上,这位知名美食鉴赏家更新的一句“今天起开始蹲守桂花楼1号桌”的消息引起了社交网站上的轩然大波——

[天哪s君要去吃小厨子的菜啦!!!]

[有生之年系列,我要等到最近我最期待的食评了——]

[抖s的s君要对小厨子下手了……希望插刀不要太狠……]

[一直没怎么关注桂花楼小厨子。。吓得我赶紧搜了搜,发现了不得了的新大陆!]

[给楼上安利小厨子,超级无敌可爱!]

……

 

鉴赏家s先生就此开始了他在桂花楼漫长的抢座历程。

 

 

 

 

3.

相叶雅纪很苦恼。

最近那个知名美食家正在努力探访他们桂花楼。

本来是件好事,这段时间因为大野智红爆了的桂花楼又能再爆一层。但是问题就出在,这位美食家要探访的对象是红爆了的大野智。

 

樱井翔素来以辛辣的食评出名,秉承一个吃货膨胀的食欲走遍了日本所有的大街小巷,号称“吃遍全日本的男人”。
他写的食评绘声绘色,从标点符号里都能嗅到食物的香气,从生的到熟的,素的到荤的,日系菜到川菜淮菜,蛋包饭到鳗鱼饭,荞麦面到腌笃鲜,小鸡儿炖豆腐到雪芽炖鲍仔,樱井翔什么都吃,也什么都写。

偏偏这个吃遍了日本的男人还非常挑嘴,给他一张嘴,他不但能从头吃到尾,还能从做多了0.3克的味精批评到长这块肥瘦不均的肉的牛。

“色泽很漂亮,红糖汁熬制得恰到好处,入口的肉糜加上糖汁的蜜甜能给味蕾带来极大的满足感。”单看这一句你会觉得樱井翔对这道菜爱得深沉,然而紧接着的却是“但是只有腻甜的感觉并不爽口,显得单一,若是回味只会觉得太厚重又油腻。差评。”

他就喜欢这样狠毒地插刀。

 

多少名菜都死在樱井翔那条死刁的舌头上。

 

 

相叶雅纪对自家味觉白痴的小厨子感到深深的忧虑——

就他那轰炸了厨房的水准,樱井翔那篇食评也许会花20万字来描述一个简单直白的感受——

“难吃”。

他家小厨子得蒙受多大的打击!

 

可是该来的总是会来。

樱井翔在整整一个礼拜日日夜夜的守候之后,终于成功地坐上了桂花楼1号桌。

 

 

“晚上好呀,这位英气逼人的……樱井先生。”

大野智一边系着围裙一边偏过头去看樱井翔上衣口袋里的名片,冲他笑起来。

“大野さん的名气太大了,想坐到这里来看你做菜真是不容易呢。”樱井翔苦等一礼拜终于隔着这层玻璃见到了大野智,那句话叫什么,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于是他也就蠢蠢欲动,“我可以问问今晚你要做哪种菜吗?”

大野智一边洗手一边皱了皱鼻子,“一直都挺普通……的吧。翔君有想吃的吗?”

“赤贝可以吗?”樱井翔说完自己笑了,“不,我开玩笑的,桂花楼怎么会有赤贝……”

结果大野智摁铃儿喊后厨房送十斤赤贝过来。

 

……有点酷。

美食家看着大野智二话不说开始处理起海鲜,再次对自己的晚餐无限期待。

 

 

 

 

 

4.

以下内容摘自樱井翔的桂花楼食评。

 

“我突然很明白为什么所有人对大野さん的评价会向他烹饪的过程倾斜,很多人会质疑这样是否‘本末倒置’,将太多的关注放到那些‘无所谓’的过场上面而忽略了食物本身的味道。我也有这样的好奇和质疑,所以我选择去亲眼见见他。

“他问我知不知道最好的片鱼的方式是什么,接着就向我展示了能保证鱼肉口感的切法。他看着金枪鱼腩的表情就像看情人……为了让我看清,他的刀具移动很慢,金枪鱼红粉色的鱼腩顺着纹理慢慢滑落进白色瓷盘,然后他会用手指指腹把它们的边缘划整齐。这个过程里他始终控制着自己手臂的肌肉而一次都没有按压过鱼肉。最后,挤出柠檬汁,端给我的生鱼片是我吃到过口感最清爽的。

“大野智的奥义也许是‘自由系’的烹饪,他对食物有相当高的自我理解。我头一次在一个盘子里吃到两种完全不同的赤贝。

“他学习中国沿海的人们,把赤贝和黄瓜、青椒混炒,而这个简单的动作他却要分成几步完成。最后他竟然在其中加入了生赤贝,这又完全是日本的吃法。入口的赤贝从上到下,从生到熟,从水粉色到红褐色,达到了视觉和味觉上的双重过度,即使经过了高温爆炒,食材一点也没有因此失去新鲜度,他几乎没有放任何调味以此保证海鲜的口感。

“对他的摆盘食客总是评价颇高,他像是作画一样,对于色彩有很强的执着。‘卖相’也是大野智的‘卖点’,一道油淋姜葱子鸡,用白葱增色又丰富了太过柔和的味觉,仔姜的微辣既不影响味道的平和又缓和了油汁的腻味,细节把握堪称无微不至。

“要我形容,大野智的菜是‘冲击性’。他本人给我留下的印象却与之相反,看上去是包容性很强的温柔,和他聊天也是极其愉快的事情,我都不想把他的可爱之处跟你们分享……如果可以请你们自己去抢一抢桂花楼1号桌。”

 

最后他这么总结——

 

“食物的味道是厨师处理出来的,这个过程是料理的精髓。智君流畅的颠锅的动作、他小臂上漂亮的肌肉线条、甚至是他认真的时候皱着眉头的样子,让我觉得他和他用的那套白色陶瓷厨具异常相配。这种体验太难用语言描写,只有你们亲眼见到了大野智,才能够理解食物本身只是作为成果来当一个调剂,唯有烹饪才能称艺术。

“作为一个男人,我首次承认了‘做饭的男人最性感’的说法,也坦言,大野智的料理是一种艺术。”

 

“今天我是桂花楼小厨子的脑残粉。”

 

 

 

附带的图片有20多张,最后一张是两个人嘟嘴比着小树杈的合影。

社交网络再次炸裂。

知名高段位美食鉴赏家亲自喂的安利,哪有不吃的道理。

 

 

 

 

5.

相叶雅纪可算是懵了。

樱井翔吃完那顿饭过后,他已经预见到了对方会有怎样恶毒的吐槽。他把安慰大野智的词儿都想好了,还写了一篇千字安慰稿,准备等那位美食家发了食评后念给自家小厨子听。

万万没想到这位难搞的美食鉴赏家竟然在一万多字里面没有一句说他家小厨子的不是,总结概括一下,整篇食评内容只有“过程好看,菜也好吃,小厨子可甜了”。

 

过程是很好看,小厨子也很甜,但是你说什么?你说,菜,好吃?

 

相叶雅纪马上要大野智把那天给樱井翔做的菜重新来了一遍,满怀期待的试吃过后,桂花楼老板得出的结论是——“樱井翔你丫也是个味觉白痴”。

炒的那个赤贝真的有味道吗?里面的黄瓜都比赤贝好吃!油淋姜葱子鸡明明一点姜葱的味儿都尝不出来,大野智不知道对那只鸡干了什么,硬生生把鸡肉焖出了牛肉的味道……

相叶雅纪吃得生无可恋的食物,被樱井翔的鬼斧神刀一加工,竟然被扳成了目前为止他所有食评里面的NO.1,桂花楼老板都傻了——大野智是给了樱井翔多少钱,才让他发了一篇这么虚假地擂吹桂花楼小厨子的软文?

 

网络上那更是风起云涌,没想到向来挑食的s君竟然一改热爱狠毒插刀的笔锋,通篇都在溢美,多少吃瓜群众因为樱井翔一篇百誉无损的食评被桂花楼小厨子圈了粉,大野智就这样莫名其妙再次窜上了热搜第一。

[真情用s君的万字食评安利我们家小厨子,链接在此---]

[完了,我竟然被一个厨师迷晕了。我简直想嫁给他。]

[exm???竟然有人觉得他做菜好吃?去过一次桂花楼点了他的菜,我整个人都崩溃了,除了卖相比较好以外,那根本就是难吃啊!]

[楼上我们要不要打一架?]

[楼上上,可是著名最挑嘴的美食家s都被收服了!]

[确实不好吃,可是s君说了,‘食物本身只是作为成果来当一个调剂,唯有烹饪才能称艺术’,我们小厨子可是艺术品,只有懂的人才明白ok?]

[我不管好不好吃,我就是大野智肤浅的颜饭。]

……

 

 

不管你是他的颜饭还是菜饭还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饭,饭大野智,目前他们谁都比不过樱井翔那般对大野智爱得死心塌地。

他觉得大野智炒的赤贝让他的美食家生涯第一次那么无憾,而小厨子实在长得太下饭——看到那篇食评被疯转,他很庆幸自己没有把炒完菜就乖乖托着脸颊看他吃完的大野智写进去,这么可爱的小厨子他一个人看看就够了。

 

一个菜就把自己吃得心潮澎湃,装作很客套实则内心洪波涌起,他要了大野智的联系方式,这两天正三番五次的打电话请他出来吃饭。

 

“这两天没办法,桂花楼人太多啦……”

今天早上打过去的时候电话那边的大野智还没睡醒。

“都怪翔君你那篇食评,我怀疑1号桌都要扩成20人座了。”

是了,可想而知桂花楼到底是有多爆满。

樱井翔肠子都悔青了,为什么要一个不小心把小厨子推销出去?

“等我休假了,就和翔君出来吃饭吧——”

得到了对方这样的保证,樱井翔终于放心的挂了电话。

 

 

 

6.

有一点需要澄清。

樱井翔确实是个味觉白痴。

 

又不是瞎子看相、盲人按摩,你说,一个味痴到底要怎样才能做到混迹美食圈儿多年,还靠着一张嘴和一支笔写食评鉴赏美食混得风生水起?

毕竟樱井翔仍然怀抱着一个吃货膨胀的食欲。

他信奉“民以食为天”的真理,也秉承“不挑食但挑嘴”的原则,至少这二十多三十年活下来,至今也没有发现自己在味觉上有任何缺陷,只是觉得自己实在是挑嘴得厉害,二十多三十年活下来,至今觉得好吃的只有区区三样——电视台楼下出门左拐小巷子里左数第二家荞麦面,新鲜的赤贝寿司,和大野智式菜品。

不管怎么说,樱井翔真的很喜欢吃,这一点不可改变。

 

 

联系上文,综上所述,最终他决定将和大野智重要的约饭地点定在——

电视台楼下出门左拐小巷子里左数第二家荞麦面。

 

 

 

不知道是哪里听来的理论,据说等待会让食欲发酵,就像方便面业内不成文的规定了“三分钟泡面法则”一样,将不算漫长的等待时长作为小成本,就能极大的提高食物入口时的满足感。

“连方便面都在诠释料理法则,吗?翔君告诉我这个是什么用意?”

大野智捧着脸坐在那家极小极小的荞麦面店铺里,盯着煮面的大叔麻利的把揽好的面条倒进锅,用漏勺将它们上下翻动,掀起一股一股的热浪白气,直扑到他脸上。

樱井翔从筷子筒里抽出餐具递给他,“告诉智君,等待的时候耐心一点,把你望穿秋水的眼神和三尺长的口水收一收。”

大野智连忙抬起胳膊擦嘴,手抹到嘴上却愣住了。他突然反应过来是这个人在开他玩笑,于是马上又转手烊怒地打了樱井翔肩膀一下,“别逗我——”

樱井翔笑着躲过去,把一堆调味料推到小厨子面前打断了他闹脾气的技能读条,“荞麦面含有70%的淀粉和 7%-13%的蛋白质,蛋白质中的氨基酸组成比较平衡,赖氨酸、苏氨酸的含量丰富……来吧,自己调酱汁?”

 

 

“姜蒜蓉、香油、香醋、生抽、糖、辣椒油。

黄瓜丝和绿豆芽在深色的调味汁里充当调和剂,味觉上的‘脆’丰富了面食的‘绵’。滚水氽烫一分钟,是荞麦面里煮食绿豆芽的黄金法则。凉水浸泡煮好的荞麦面爽滑筋道,和鸡蛋片、海苔、白芝麻的组合在入口前先满足了视觉上的推求。”

 

附图1:没穿厨师服的大野智把手指上的芝麻搓到香葱上,神情专注,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美食家的摄像头。

附图2:两只白碗乘着的荞麦面。

 

标题,“大野智的荞麦面美学”。

 

以上内容摘自樱井翔最新的荞麦面食评。

 

 

 

 

 

7.

最近樱井翔的博客更新频繁得所有人瞠目结舌。

内容的实质只是把他以前吃过的一些东西翻新,更新一个补丁而已。而加入的这个补丁,就是目前还在爆红的桂花楼小厨子,大野智。

打了补丁的樱井翔一改以往毒舌挑刺的个性,好像什么难吃的被大野智装个盘调个味儿就马上天下地无人能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能被他从天上夸到地上。

关键是看他发的照片众人还真无法反驳——小厨子端出来的怎么就真的看上去更好吃了??有毒啊!

 

[KAO,就说桂花楼这两天为什么一直不开放1号桌,原来是小厨子被s君拐了!]

[……我都怀疑我吃的小厨子的菜跟s君吃的不是同一个人做的……真的不好吃啊。]

[楼上无敌ky了。不好吃不重要,小厨子是艺术品,是拿来看的,拿来吃太浪费了吧。]

[小厨子跟s君,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绑定了?]

[s君说的好吃根本不是指菜啊,你们看小厨子,多下饭!]

[不管好不好吃,我就是大野智肤浅的颜饭。]

……

 

严重怀疑某“吃遍日本”的知名美食鉴赏家能带着桂花楼小厨子再把日本吃一遍。

 

 

大野智担忧的看着在自家餐桌上大快朵颐的樱井翔,一碗粥两盘小菜一盘肉,樱井翔好像跟他没见面的三天里被饿了三天饭一样,快把他家米缸吃见底了。

“那个,翔君……”

“啊——张嘴。”

樱井翔伸筷子加了块儿鸡肉递到大野智面前,大野智老实的一口吞了下去。樱井翔满意地继续大口喝粥。

 

 

我们又要来澄清一点。

大野智知道自己味觉白痴。

他懂自己的舌头分不出什么咸甜浅淡,过去的二三十年里直到20岁才发现当年自己一直把糖当作盐。
味觉和其他人出现了偏差,无论什么他都觉得“啊还不错诶”,而自己觉得喜欢的味道其他人却难以下咽。

你说这么个人怎么就去当了厨师?

没办法呀大野智喜欢。

毕竟大野智一直怀抱着一个厨师高涨的热情。

他做菜凭的就是一股认真劲儿,樱井翔对他的评价其实准确得可怕,大野智的奥义就是“自由系”——管您是打的还是坐飞机,我做的菜就爱坐渔船跨越东京湾。樱井翔说他的摆盘不像装饰,他的料理也不像做菜。他有他的法则,并且贯彻的十分彻底,任何时候这样小倔强的性格都是讨人喜欢的嘛。

不过活了二十多三十年,终于出现了目前最认可他的人——

某知名美食鉴赏家,樱井翔。

 

“翔君真的觉得好吃吗……?”

他看着樱井翔又添了一碗粥,凉拌空心菜和炒南瓜丝已经吃完了,他寻思着要不要再去搞个什么菜给他下饭。

“什么?”樱井翔把回锅肉里的青椒都吃的一干二净,“好吃啊,智君煮个粥都好吃,我简直已经爱上你了,没有智君我一定会饿死……”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终于舍得把视线转离食物,冲大野智抛媚眼,那双神采奕奕的桃花眼里面写满了“我爱上你了”这句话。

大野智心口中了一箭——

“小翔是第一个哦,真的觉得我做菜好吃的人……”

 

小厨子又托着脸颊看樱井翔吃东西。
他很喜欢用这个姿势看他“进食”,樱井翔吃东西的时候会给人一种极大的幸福感,他把咀嚼当成一种细腻的程序——大口的吃小口的吃各种各样的吃,总之他吃得很真诚。从吃相上看,大野智能感受到美食家对食物发自内心的厚爱。

而美食家最喜欢看的不是大野智颠锅,不是大野智切菜,偏偏就是小厨子解下围裙坐在他对面看他吃饭的模样。大野智总是无意识的抿嘴舔舌头,眼睛水亮亮的“快说好吃快说好吃”,樱井翔相当享受这种被重视的感觉。

 

“因为我真的觉得太好吃了呀。”

 

好一个周瑜打黄盖。
你俩也算是遇上了。

 

 

 

 

8.

“夏天的晚餐如果是放凉的绿豆稀饭是件极其幸福事情。

空心菜凉拌最怕的是水温太高煮过头,就连一个最家常的小菜都要掌握最好的火候,料理的乐趣就是这样。这个人他固执地要在调味汁里加海鲜酱油,我开始不能理解,现在不得不心服口服,这是我吃过味道最好的一个凉拌菜。

大野智真是世界的宝物。”

 

附图1:绿豆粥,回锅肉,空心菜,嫩南瓜。

附图2:抱着海鲜酱油瓶的大野智。

 

以上摘自樱井翔的夏日食评。

 

 

[他俩自己过日子去吧……]

[我还在桂花楼等小厨子回来 泣jpg.]

[每天看看s君更新的小厨子照片我都看饱了。]

[观望那么久,我要站cp了各位。]

[请快点去结婚。]

[小厨子就在桂花楼天天熬粥我也想去看啊!!!桂花楼少东家你到底在干什么!台柱子跟人跑了!]

……

 

相叶雅纪没想到自家小厨子这假一放都要放到人间蒸发了,打他电话接起来的人永远是某知名美食鉴赏家,一句“再给他放两天呗”就把桂花楼少东家的千言万语都堵了回去——

大野智你这是遇人不淑知道吗。

小厨子的长假没完没了的放,桂花楼的长队也没完没了的排。

相叶雅纪本来也没想让大野智帮他赚钱,单纯很喜欢他而已。本来想着热度过去了就不提了,没想到樱井翔一篇篇解读出来就是“诚推小厨子大野智我爱你”的软文不断地发,生怕有人看不出他在给大野智打的广告。

你打广告就算了,还把人给扣着不还,1号桌都要哭了。

 

所以大野智回来上班那天相叶雅纪抱着他哭了一早上。

 

而1号桌当晚的客人是走后门进来的樱井翔。

 

“那么英气逼人的樱井先生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吗?”

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带着厨师帽的小厨子了,樱井翔还有点怀念。

“智君做什么都好吃。”

“那我随便做咯?”

已经有大厅里的食客围堵1号桌的包间儿开始拍照录像了,大野智笑着比了个小树杈,樱井翔笑着关上了门。

 

桂花楼少东家看到美食家对着他家小厨子笑得春风满面的时候,不但预料到了明早又有一篇深情款款的高质量吹捧软文要出炉,还莫名预料到大野智很快就会被连人带锅地拐走,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不得不说,这些方面真的要相信一个天然的预感。

 

 

 

 

9.

某知名美食鉴赏家很喜欢天神祭,他热衷于在这一天游街,从街头吃到街尾。

往年天神祭的时候樱井翔总会来一篇非常详尽的游街食评,内容很全面,讲讲他喜欢的甜品啦,说说他喜欢的餐厅啦——这一天他的心情总是非常好,往常辛辣的吐槽也会大有收敛(当然现在只要有大野智,都不怎么能见到辛辣的插刀)——对于樱井翔来说,天神祭约等于吃货节。

 

[去年天神祭那篇食评实在是太好吃了,我一直re到了今年。给大家一个链接去回味一下---]

[安静的等s君今年的天神祭,我也在大阪,不知道能不能游街的时候捕捉到活的s君!]

[今年食评会不会有小厨子上线?!]

[会吧会吧!等小厨子和s君一起天神祭!好甜!]

 

“今天没有约到小厨子,你们别想他了。”

一条语气冷淡的更新。

 

[点蜡烛。]

[浓浓的哀怨感……s君不哭,我们上街吃吃吃!]

[没有小厨子的人生都不完整了——by s君]

 

 

 

---

鉾流神事、催太鼓、狮子舞、陆渡御、船渡御和夜空焰火。

天神祭总是那么嘈杂又热闹。樱井翔并不是只喜欢游街扫荡食物,他怎么说都是个美食家——有篝火倒映的湖面上架着小木桥,小木桥上的孩子们端着纸盒子里油炸的零食跑来跑去,突然烟火就炸开了,人头攒动人声鼎沸——有些食物只有在这时候咀嚼才有意义嘛。

他本来以为如果要告白,自己会选择的场景就是天神祭的烟火下,两个人各自抱着一堆不知道从哪条街上搜刮来的食物,他会在烟花炸开的时候在对方耳边报一遍自己喜欢的菜名,在最后加上对方的名字。

 

我喜欢紫菜卷寿司,炸天妇罗大虾面,海鳗鸡骨汤,漆匠萝卜,鲷骨味增汤,茶壶蒸海鲜,……还有你。

 

很美食家的告白方式。

 

 

但是偏偏那么不凑巧,大野智不在。

樱井翔一个人穿着和服站在天满宫为中心的夸张的人流旋涡里啃着鲷鱼烧,祭祀欢乐的气氛把他也渲染起来,他已经想好了应该怎么在食评里写手上的鲷鱼烧——

“祭祀不可少的零食永远有鲷鱼烧,推着餐车的年轻人手脚利索的把小铲子在滚烫的铁板上翻动,淀粉从粘稠的白色变成金黄色,滋滋的热气和大声的吆喝以及热情的‘谢谢惠顾’,你应该趁着它还烫舌头的时候飞快咬一口,拌料因为高温而融合在一起,连我都不会挑剔它过于浮夸的咸味儿。”

如果可以他想补一句,“如果是大野智在,他会说‘好吃’。”

 

一群狂奔的小孩儿路过他身边尖叫,他赶快让开,让他们端着章鱼丸子在他右手边飞驰而过,而等到他们跑到远处,热乎乎的炸食的香气才迟缓的飘到他鼻腔里。

“章鱼丸子总是让人联想到童趣。我总是说它被过度操作而根本失去海鲜的味道,但实际上黏糊的酱油,烧焦的鸡蛋,酥脆的章鱼粒,鱼皮、奶油、肉松……这些元素永远都是给活泼的人、活泼的祭典的。我觉得能品尝这种过分跳跃的咸甜味儿的人都值得敬佩。”

“大野智就是其中之一,他一定会说‘好吃’。”

 

“‘炒面’的名字只有两个字,我偶尔会跳脱的想‘朴素得气势全无啊’,所以我愿意把天神祭上吃到的炒面称为‘祭祀炒面’,听上去是不是厉害了不少?五花肉要薄,这样在煎的时候它们才会快速的变成讨人喜欢的颜色,煎面的人总是很敷衍,随手将面条扔进锅里再前后翻翻,就把它和肉混合到一起,递给客人。这很廉价,却也符合祭奠里每个人的心情。”

“无论多么简略的调味煎煮,大野智都不会嫌弃,他还是会说‘好吃’。”

 

樱井翔一口一口咬碎香蕉上的巧克力,又随手买了一支苹果糖。

他想起大野智说自己是个味觉白痴,这很好理解为什么他会觉得什么都好吃;樱井翔觉得大野智真幸福,因为自己觉得什么都不太好吃。

 

“天神祭有90万人吧。有90多万人在同一个地方陪我吃东西。”

“但是还是会感觉到寂寞。”

 

 

 

 

“……啊,翔君?”

 

 

 

 

 

10.

本来桂花楼少东家说什么都不想再放大野智走了,但是小厨子眉眼一耷拉卖了个萌,相叶雅纪捂着绞痛的心口“走走走你是祖宗”,就这么任由他溜去了大阪。

大野智有点小难过。

樱井翔约他出去玩儿,但是自己旷工那么久,一时半会儿又如何能脱身,好不容易请到假了吧,他估计又约不到樱井翔了。既然如此就放飞自我——他任性的突发奇想,要去感受一下大阪的天神祭。

 

一个人走走停停,一路吃,鲷鱼烧章鱼丸子苹果糖烤玉米。

 

然后偶遇樱井翔。

 

 

他挤过汩汩向前的人潮涌动,好不容易才踏上那座看上去承受不了那么多人的娇弱小桥,隔着一堵人墙拽住了樱井翔和服的袖口——

“诶,小翔——”

樱井翔诧异的转过头来的时候,大野智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于是回给他一个灿烂的笑脸,“真的是小翔啊,好巧!”

就看到樱井翔没由来的开始脸红。

 

 

“大野智吃苹果糖很有意思,他似乎很少吃烤制的糖果,先拿舌头小心翼翼的舔舐,最后不能避免地把红色糊满了脸。这种只为了‘甜’存在的糖果我不怎么吃,但是你们的小厨子不会挑剔,甘之如贻,我不知道是不是好奇趋势着他去尝试,但是他一定会说‘好吃’。毕竟他本身也是甜的。”

“他对御好烧情有独钟,既然身在大阪,肯定是吃的关西派的大阪烧。洋白菜被他嚼得咔吱响,大阪烧独有的绿葱煎炸过后迸发出清爽的焦香味,若是加了牛蹄筋改为葱烧,他也肯定非常喜欢。我曾经教他等待也是料理的一部分,但是大野智并不觉得这一条普遍的业内准则对他试用,纵使店家一再说‘小哥你等等啦’他也一直用希冀的目光催促,一口咬下的时候被油汁烫到了舌头。他一边哈气一边猛夸‘好吃’。”

“小厨子不太喝酒,但是既然是在天神祭上,喝一点也无妨。一样是拿米来酿酒,其他国家酿的都是简单的米酒,日本人却不停将过程繁复精致化,造出口感细致举世无双的清酒来。肠胃经受一系列油炸食品的轰炸,一口微辣的清酒滚过喉咙,也是绝佳的享受。反正不管怎么样,大野智也会说‘真不错呐’。”

 

 

“90万人的天神祭,有90多万人陪我们俩在同一个地方吃东西。”

“在漫天的烟火里不会感觉寂寞。”

 

 

 

 

0.

“小翔真的觉得我的菜好吃吗?”

大野智可能有点醉,半靠着樱井翔的肩膀被他牵着走。

“智君做什么我都喜欢。”

“……啊……那真是太好了。”

他被自己的和服绊倒了几次,被樱井翔拉起来的时候不停软绵绵地笑。天空的颜色越来越暗,大阪城有90万人等待着今年的烟火。

 

“翔君,大概,是个味觉白痴吧。”小厨子眼神迷迷地看着天,“相叶说,我给小翔炒的那盘儿赤贝因为没放盐,压不住海鲜的味道,吃起来就是一股腥味儿……”

“很好吃。”

“唔……可是我那道油淋姜葱子鸡,啊是叫这个名字吗,我有点记不住了……总之那个鸡,没有放除了葱姜以外的任何调味儿,相叶吃得超难过……”

“没有的事,还是好吃。”

“还有,我的回锅肉,一直把糖和盐放反了,虽然我自己吃不出来,但是回家做的时候姐姐吃到第一口就嫌太甜了……”

“我觉得好吃。”

 

“小翔就是味痴吧,”他顿了顿,总结到,“我觉得什么都好吃,是因为我吃不出来,小翔不也吃不出来吗?那就是味痴吧——”

樱井翔正想回答他,突然人群喧哗起来。

天上开始腾起亮色的烟火,巨大的爆鸣声让耳鼓膜发颤,一瞬间所有人什么都听不到。

味痴不味痴,自由心证吧——
反正……

 

 

“我喜欢紫菜卷寿司,炸天妇罗大虾面,海鳗鸡骨汤,漆匠萝卜,鲷骨味增汤,茶壶蒸海鲜……

还有大野智——”

 

非常美食家的告白。

 

 

 

 

----------------------------------

 

樱井翔喜欢吃的东西又变更了。

在二十多三十年的人生里,他挑嘴的吃货生涯目前觉得好吃的东西还是只有区区三样——电视台楼下出门左拐小巷子里左数第二家荞麦面,新鲜的赤贝寿司,和大野智。

 

 

 

----------------------------------

 

今年知名美食鉴赏家的天神祭食评实在是太不得了。

两万字里面一半在写桂花楼小厨子就算了吧,为什么要把自己怎么告白的也写进去?你俩在天神祭偶遇了不得了哦?你告白了他答应了在一起了不得了哦?虐狗不得了哦?

 

……是有点儿不得了。

 

[萌的cp发官糖了,一口下来,不知所措。]

[我看到了什么。]

[我的小厨子真的被s君撩走了。]

[为什么那么淡定?!你们为什么那么淡定!?!?!]

[……啊,这种,意料之中的感觉。]

……

 

桂花楼少东家相叶雅纪一口血能从桂花楼一直喷到大阪的天满宫。

-----------------------------END

-----------------------------END

虽然没写出来那种“全世界只有我觉得你做的菜好吃”的心心相惜

但是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我丑刚好你瞎”的爱情故事

快夸我【、

评论(96)
热度(637)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