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AO】人品守恒

倒霉蛋A x 倒霉蛋O的故事

来自 @污水钓鱼池 的点梗

天然治愈世界——

-----------

1.

“Oちゃん请跟我交往吧!”

相叶雅纪吃着吃着饭,突然搁下饭碗扑通一声跪坐在大野智面前猛地埋下脑袋,末了又小心翼翼的抬头观察大野智的神情,用自己黑不溜秋的眼珠子看着他。

一副拜天拜地心甘情愿为你请命慷慨就义的架势,和一种“你必须答应我不然我要哭给你看”的表情,吓得大野智当场当机。

 

然后他答应了。

 

 

2.

相叶雅纪觉得这段时间真的是糟糕透顶。

前几天开始,他就因为各种各样奇怪的原因老迟到——周一因为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被邻居家的猫咪缠上了,在门口浪费了很多时间,还差一点被猫弄坏了重要的文件;周二是因为电车突然在轨道上暂停,他在闷热的列车里等待了足足半个钟头;周三的时候顺路去取送到洗衣店的衣服,店主却要临时外出十几分钟让他稍等,害他又因为等人回来浪费了时间;周四好不容易准时到达了公司楼下,又平白无故被草坪上的喷水器淋得透湿……

 

终于周五了,相叶雅纪。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打算把一周的霉运统统在今天了结。

 

真的能了结吗?

 

早上起来穿衣服,猛然发现唯一一件晾干了的能穿的西装竟然在周一和猫咪玩儿的时候被挠了几道痕迹,袖口上还残留着好几团没被洗掉的猫毛。

想到今天必须穿正装去开一个办公会议,他只有无奈的打算随手处理一下,勉勉强强的换好衣服。

吃早饭的中途,因为自正己忙着弄掉身上的动物的毛发而没有注意到面包机正在不停“叽叽叽”地嘶吼,等他准备伸手去拿面包片儿,不出意外的被带着焦香味儿滚烫的面包弹了一脸果酱。

他捂着脸跑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慌乱之中,自来水又毫无防备的溅到才弄干净的衣服上。

他收拾干净出门的时候觉得今天的“aiba power”已经被消耗干净了。
偏偏邻居家的那只罪魁祸首又“nya”地窜过草坪在他脚边滚了一圈儿,在皮鞋上留下一道新鲜的抓痕,裤脚上黏满了猫毛。

相叶好人很没脾气。

 

一如既往一团糟的早上啊,相叶雅纪。

 

糟糕的周五现在才开始。

他还是笑着跟那只为非作歹的猫咪打了个招呼,兴致高昂的去挤电车了。

aiba power——填充中。

 

 

 

3.

大野智这两天也不太好。

打几份工已经很辛苦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工作老是出岔子——

周一的时候在便利店当班遇到了小偷打劫,虽然只抢走了一点儿收银款,但是抓到人之前必须由他来赔偿;等到星期二,餐馆因为换了老板要辞退他,让他就此少了一份儿收入;而周三,辛苦画好的画稿竟然因为杂志社的失误,下雨天摆在外面淋湿了,一切又要重来;熬到了周四,晚上熬夜重新赶稿,导致第二天在花店兼职的时候睡着了……

 

终于周五了,大野智。

他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眼今天自己仍然满满当当的兼职安排,想象着还有什么其他的倒霉事可以发生,只觉得全身乏力好想继续倒头就睡,别再醒过来了。

 

7:30~11:00 面包店

11:30~15:00 杂志社

15:15~15:30 吃东西

15:30~20:00 花店

21:00~2:00  吃东西+便利店

 

 

大野智在杂志社被编辑从前世骂到今生,从曾祖母骂到重孙子,交完画稿划掉日程表里“11:30~15:00 杂志社”这一项,他终于解脱地看了一眼时间。
但是心情并没有解脱多久——他看着指针无情的走过了半点,已经直接跳过了他原本打算用了吃午饭的时间,他只好接着无奈的划掉“15:15~15:30 吃东西”这一条,走到车站打算坐车去花店,心里已经盘算着怎么卖个萌让花店店主原谅自己迟到的事。

下午的公交车并不挤,太阳晒得玻璃窗有点烫人,但是这一点也不阻碍大野智眯着眼睛把脸贴上去。

然后沉睡。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坐过了站,他又赶快在最近的站台下车,一边喊着“司机先生请等等——还有要下车的——”一边被无情合拢的车门夹了一下屁股。

气喘吁吁地跑到花店,店主已经翘着二郎腿等他老半天。好在好人店长只是象征性的打了他的脑袋一下,眼神谴责了一会儿,并没有找他麻烦。

 

大野智换上胸牌,嗅了一口浓郁得闷人的花香。

糟糕的周五总会结束的,大野智。

他在心里慢吞吞的重复了好几遍,但是自己并不太相信。

 

 

 

 

4.

相叶雅纪下班的时间是19:43分。

他在18:00的时候就该下班了,很明显,他在大家都赶着放飞自我的星期五被迫留下来当了将近两个小时没有薪酬的劳工,但是他也不能对此有所怨言,毕竟他连续迟到了五天。

他现在饿得要死,只想快点回家。

但是他忘了,相叶雅纪倒霉的周五还没有结束——
他太恍惚,一个不留神搭反了电车,数着站下了车才发现自己到了完全不认识的地方,而慌忙的走回电车站,却恰恰看到最后一班往自己家方向的列车正“呜呜呜”地跑走。

太不友好了。

 

相叶雅纪只好寻找最近的公交站,希望能搭公车回家,奈何他连公交车站的影子都没看到。

问路吧,问路吧……

“抱歉打扰了——”

他头也不抬,迈腿走进最近的花店——竟然还被店门口的风铃狠狠地打到了脸上。
到底是有多倒霉?Aiba power丧失中。

 

 

 

5.

大野智还是很有良心,迟到了多久就补多久的班儿,大不了可能今天的晚饭时间也会被迫被划掉——他现在真的好饿啊。

花店一到七八点恰恰是最忙的时候,一起吃完晚饭打算散个步牵着小手要去看场电影逛逛街的小情侣满大街都是,路过了花店不给女朋友买一枝花还是男人吗?还能好好谈恋爱吗?

大野智端着小板凳坐在店门口,不停忙着给各种颜色的玫瑰包上包装。

他忙碌至今运气也没有变好。

刚刚不小心绊倒了店里的门槛,摔坏了一把不知道有99朵还说101朵玫瑰的花束,肯定也只有自掏腰包了。可是一摸衣兜,竟然发现自己的钱包被落在了杂志社,只好先赊着赔花的钱——身无分文的他在心里暗暗想,这下真的没机会吃晚饭了。

本来以为今天不会更糟糕,没想到竟然遇到一个冒失的客人一边说“小姐你真漂亮”一边买了一朵花送给他。

物质上可能没有给他任何损失,但是心理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这位先生你以为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欧美的黑白电影吗?奥黛丽赫本演卖花的好姑娘,你负责买她的花讨取欢心?可能这个剧本今天也很经典,不老套不恶俗,可是我是男的,不是奥黛丽赫本。

他有点生气的请走了那位客人。

 

送走了一波散发着恋爱的酸臭气息的小情侣,他看了一眼时间,觉得可以收拾收拾关门走人。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风铃突然使劲儿“叮铃咚咚”地狂叫。

“抱歉打扰了——”

一个高高帅帅的男人捂着鼻子应声走进来。

 

如果说,大野智对这个在他下班时间闯进来的男人有任何好感的话,肯定是因为他们两个的肚子很默契的同时发出“咕噜——”一声悲鸣。

听上去非常同病相怜。

 

 

 

6.

了解了事情始末,大野智于是跟相叶雅纪说,“我刚好顺路,现在下班了,一起回去吧。”

对此相叶雅纪的答复是“遇到Oちゃん是我有史以来最幸运的事情了”。

 

大野智在车上瞌睡,而相叶雅纪一次又一次晃醒了他。

“Oちゃん要去哪里?要干什么?”

“便利店兼职哦。”被吵醒了大野智也只是软乎乎的笑,有气无力的撑着车窗,“相叶ちゃん等会儿可以顺路到我们店里吃便当,我不收你钱。”

“真的?”相叶雅纪的眼睛本来就圆圆的,被他一瞪大看上去更可爱,“Oちゃん真的太好啦!我现在觉得我这一周倒霉下来,能遇到你已经很安慰了。”

大野智点点头,难得遇到一个和他一样的人,难免不觉得心心相惜,“说明我俩倒霉到头了。”

 

 

 

7.

阴差阳错,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

 

相叶雅纪从此觉得自己生活中充满了大野智——

早上他宁愿绕点路,要跑去隔壁街的洗衣店取衣服,因为大野智周一周三在这里打工,他从来不会让相叶雅纪因为等他而迟到;
他不再早上匆忙的被面包机里的面包片烫到脸,因为他现在跑到大野智工作的面包店去买早饭吃;
晚上下班的时候他跑的飞快,先反向搭电车到花店去找大野智,让大野智送他一朵零脚的花,他的心情就会变得非常美好;
然后他在花店等大野智结束工作,两个人散步一样走到公车站,再搭着公交去大野智工作的便利店,在那里公款消费吃晚饭(他们已经把所有的便当种类都吃了一遍,正打算对方便面伸出毒手)。

周末的时候他拉着大野智去澡堂,意外的发现对方竟然是个泡澡苦手;偶尔大野智会带他去杂志社,给他看自己的画稿,然后他们可以去钓鱼,去看艺术展……因此相叶的业余生活也就不是单一的“陪竹马打游戏”了。

 

看上去真的非常美好。

 

大野智的生活也充斥着满满的aiba power——

 

7:00~7:30 早饭(相叶雅纪要他一定必须切记要吃)

7:00~15:00 工作

15:00~18:00 等雅纪来

18:15 雅纪来啦

20:00 和雅纪吃晚饭

 

清单里没有面包店,杂志社,没有花店,便利店,好像两个天然的相遇让他的生活都被简化成为“和雅纪在一起的时间”和“想和雅纪在一起的时间”。

 

其实该倒霉的时候仍然很倒霉。

相叶雅纪仍然避免不了早上出门被邻居家的猫糊一身毛,这个时候他就打大野智的电话,跟他哀嚎“Oちゃん我跟你讲啊——”;

相叶雅纪仍然会走到草坪上被喷头浇一身水,他就跟大野智说,“Oちゃん我西装报废了耶……”;

相叶雅纪仍然会随随便便就搭错车走错方向迷了路,他也会发条简讯给大野智,“Oちゃん你再等我一会儿哦,我迷路了……”;

大野智仍然老是忘记带走钱包,他要是说“雅纪我钱包又掉了诶”相叶雅纪就会很恨铁不成钢的请他吃饭;

大野智仍然总是在路途上在车上在站台哪里都能睡着,相叶雅纪就负责叫醒他,兴致很高的和他聊天,填充aiba power;

大野智仍然免不了卖着花被搭讪说“这位小姐你真漂亮”,这个时候就很需要相叶雅纪走过来“抱歉我是他男朋友”。

 

不觉得运气有多烂了。

以前觉得难以接受的人品暴跌,只是因为没有发生开心的事情,所以就理所当然的一直体验着糟糕的心情。

所以,当相叶雅纪打着电话听大野智在电话那头软乎乎的笑,大野智在忙着连轴转时不停地被aiba power打鸡血,也就不那么难以接受,不那么糟糕,不那么倒霉了。

 

 

 

8.

相叶雅纪告白是突发奇想,大野智同意了是一时恍惚。

但是结局还是那么美好。

 

所谓人品守恒,被猫挠破的西装和被小偷打劫的便利店,都只是为了让有一天,相叶雅纪能遇到大野智,大野智能遇到相叶雅纪。

毕竟他俩撞上了那是多大的运气。

 

 

----------------------END

写得我自己都相信人品守恒了!

评论(28)
热度(239)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