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藤成】居心叵测

藤堂步x成濑领
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就是想憋死你的故事。

我只是借了个人设。没有复仇,没有阴谋,是甜的。

来自gn的点梗, @焦面包 

 

----------

1.

“藤堂步。是成濑律师您新的助理。”他一边报出自己的名字,一边握住了成濑领伸过去的手,浅浅的鞠了一躬,“小时候的梦想就是22岁成为律师,一直以来也这么努力着。以后请成濑律师多多指教。”

成濑领顿了顿,也向对方鞠躬回礼。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理性追求的人,都是很可怕的哦,藤堂君。”

他的语气足够友善,脸上的微笑和他刚刚说话时眼睛里的神采真实可感,总之这些举止客套得并不敷衍,反而真诚又让人亲近。

但是藤堂步抬起眼睛,却敏锐的发现自己并不知道应该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面前的人有不愧为“天使律师”称号的漂亮的脸,骨节分明好看的手轻轻握住他的手,又轻轻分开,指腹划过他的指尖儿时,仿佛刻意为之的,让藤堂步感受到了距离感。

 

他也几乎是与此同时嗅到了和自己相似的气息。

 

 

2.

我憧憬了成濑律师很久了,可以说他也是我企望成为律师的因素之一。

憧憬于我可以等同于喜欢,这种感情持续久了,理所当然的可以成为“爱慕”。

所以,我爱慕着成濑领。

 

第一次亲眼见到成濑律师的时间比他印象中我们的初见早多了。是在我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当时年轻的成濑律师已经声名大噪有一段时间,我们学校请他来法学院做演讲。二年级的学生没有资格去听讲座,我用学生会会长的身份做了些小“调整”,因此,最后我站在礼堂的后台,隔一层幕布,完整听完了成濑律师的讲话。

我对一些细节的东西已经忘了,或者说我觉得没必要记住,但是我能清晰地回忆一部分他对学生提问的回答。

其中,他对“如何做到一直以来维护弱小的人的利益”的回答是,“不是在保护,而是在惩罚。”
他说司法的作用除了保护,在他的理解来看更多的是对那些违背道德和法律的人的惩戒,这是他一直以来信奉和实践的。后面还有一些补充,在我自己判断下,这些内容都是在牵强附会,只有那一句话是成濑领的真情表达。

我不知道你们是如何看待成濑律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相当平淡,又犀利扎人,如果另换他人,兴许会认为和他平时的发言表态时温和、诚恳口吻不太一致,因而觉得这只是他编造的敷衍学生的漂亮话,并不出于真心。但恰恰相反,尽管在后台,我不能从正面看到律师的样子,但是我能够立刻描摹他讲出这句话的表情:收敛了他拿手的温柔的笑容,柔和的面容松懈了,而本就生得细软和气的眉眼即迅速的黯淡,一定有带着攻击意图的凌厉在其中转瞬即逝。

 

我知道的。

 

从他仅一句话的冷漠的语气,我坚信,这是一个与我极其相似的,是我认为的聪慧又敏感的人。并且我也明白,又有些让人着迷的差异——成濑律师,是个用温柔掩藏着温柔的人。

 


 

3.

“成濑律师,我进来了?”藤堂步反手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在成濑领点头之后跨了进去。

他把整理的案件资料调换了个方向,由正面递给对方,让他能接过去就直接翻看,“这是今天的安排。关于昨天您……”

“早上好藤堂君,”成濑领眯着眼睛笑着接过去,同时打断他,“不用对我用敬语,对平辈的称呼就好。”

藤堂步楞了一下,随即紧跟一个欣喜的笑,“成濑律师这么说,我很开心。”

律师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点点头又低头看起文件。他才看完第一行字就又抬起头来,“藤堂君真的很细心呢,昨天整理的案子我也看了,很细致,考虑很周到。每次都注意到了把文件递过来的时候换成我能顺手翻开的方向,讨人喜欢。”

藤堂步没想过会有直白的夸赞从成濑领那里得来,他不太擅长应对这种情景。

好在成濑领的眼神一转,也一副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的样子,“谢谢藤堂君,可以麻烦你再去帮我端一杯咖啡吗?”

“好。”他暗自舒了一口气,点头转身。

 

在带上办公室的门的时候,他透过门缝,深深的,看着坐在里面专心读着资料的人。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目光隐秘又堂而皇之的注视成濑领——

“嗒”。

门轻轻合上了。

 

成濑领抬起头,咬起嘴唇抿了一个笑——

小家伙。

 


 

4.

藤堂步摁下咖啡机的开关,听咖啡豆在里面被锋利的钢片推磨出发轻微的声响,等待热咖啡从出口淌出来。

在成濑律师面前我很难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因为我不能完全弄清楚他最想要看到我什么反应。

我知道他看的懂我的每个表情动作和意图,所以我只能当做他点出我拿文件夹的方式,其实是在逗弄我。

可以这样来解释——

所谓交往是一门艺术,成濑领的功底就在于,首先敏感的发现交往细节,就比如我整理文件时候的个人习惯,还有被我“刻意”调换方向的文件夹。再者他有能力看穿我的“刻意”,读出我以之换取相对高的人格评价和留下相应的良好的形象的企图。
如果行为解读也是一门课程,那成濑律师定然是高分获得者。

不知道和成濑领的交往应该说是“轻松”还是“痛苦”。

确实轻松,因为他把我要做的都看破了,我想表达的他能分毫不差的接收到,和其他人比起来,我的用意只有他能理解,很难不让我产生这种遇到可以抗衡的知己的兴奋感。

然而又很痛苦。正是因为其他人看不透我的伪装,所以我才有机会近乎完美的处理人际关系,利用他们的无知给自己塑造好的形象。对于成濑律师,这一套就行不通了,我不太擅长接触他的目光,只要和他对视,什么都被他如数看去——而他恰恰是我需要树立好的形象的对象。说这个过程痛苦也就不足为过了。

 

他指出我的“细心”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告诉我——藤堂君,我知道你在干什么哦。

大概是这样的。

我清楚,最难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夸奖。无论我回答“谢谢”还是“没有的事”,无论态度是接受还是谦虚,都会显得愚蠢又虚伪。

成濑律师也知道。他的本意并非要我败下阵来,所以他立刻给我了台阶下。

 

那么他就是在逗弄我了。

 

 

藤堂步端起滚烫的咖啡,想了想,又放下,把托盘里用小纸包装着砂糖换成了陶瓷小杯子乘着的牛奶和方糖块儿,再向律师的办公室走去。

 

 

逗弄就逗弄吧。

我爱慕的就是这样的成濑领。

 

 



5.

事务所的同事对藤堂步的评价都很不错。

这一个多两个月来,他们都对藤堂步的优秀和善解人意赞不绝口,更何况他是成濑律师的助理,这两个人一起出现的时候总是让人感受到强烈的气场,温柔的成濑和优秀的藤堂,这样的组合很受人青睐。

对于办公室里盛传的“天使律师”和“天使助理”,藤堂步觉得有点好笑,但是也算是他经营出来的成果之一。

 

对于他来说,最大的收获仍然是能够取得和成濑领相对亲近的距离,而成濑领愿意在他面前表露除了他已经很娴熟的笑之外的表情,也不介意藤堂步发现他偶尔阴冷下来的眼神,和藤堂步之前没有了解过的,也许与他形象有些不符的可爱。

 

比如成濑领嗜甜。

藤堂步一开始并没有发现,是因为成濑领喝咖啡的时候只加奶精从来不放糖,偶尔奶精也不加。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成濑律师是个不太喜甜的人。

而等两个人的关系进一步发展的时候,成濑领会提出“藤堂君方便的话可以帮我带两个甜甜圈吗?”这样的请求,连在哪家店要什么口味都说得一清二楚。藤堂步去买甜甜圈的时候被店员问道“是成濑律师吧?他很喜欢这个味道的甜甜圈呢,一直在吃。”

偶尔藤堂步会逮到成濑领在走廊拐角的地方吃棒棒糖。他知道成濑领对烟草不感冒,所以第一次看到他在过道里叼着什么的时候还惊讶了一下,以为他的吸烟,叫了对方一声,对方转过来让藤堂看到他鼓鼓的脸颊才知道原来是在吃棒棒糖。

这么描述出来可能很难表现出“可爱”,实际上对于藤堂步来说,成濑领愿意在自己面前表露出“天使律师”以外的其他东西,已经很可爱了。

 

 

 

6.

我忘记了我以前有没有说过,成濑领有一种让人想要亲近的气场。如果没有我现在说一遍,如果说过就让我再重复一遍。

我一直相信,人和人应该保持一个相对距离,而交往应保持一个相对时间,因为距离和时间都会影响你对一个人的了解程度,程度越深越会动摇你对他的情感和判断。

俗套的说,美好的感情是在隔阂中产生的。

 

所以对成濑领亲近的愿望曾经让我感到有些害怕和遗憾,我担心我对他的爱慕会因此不再长久。

但是显然他是个例外。

这种爱慕偏偏在我和他的相处中愈演愈烈,越是了解越是企图揭开更多他隐藏起来的东西,而越是了解到他隐藏起来的东西,我就越难以忽视这种被他吸引的爱慕。

我不得不说,如果把这种情感也当做一个标准的话,藤堂步简直一败涂地。

 

他本身就像是每天早上那杯才从咖啡机里接好的咖啡,既没有加糖也没有放奶精,颜色是醇厚的黑褐色,什么都看不穿。

非要也做一个比喻的话,那么我就是方糖。义无反顾的扑进苦涩的咖啡里,妄图通过介入来看清他,不但依然什么都没看清,而且还被他整个吞噬消失殆尽,更加一心迷恋他,任由自己全部融化在其中。

 

这个比喻有个绝妙的地方——

成濑领喝咖啡不放糖。

 

 

7.

藤堂步摁亮楼层,退到成濑领旁边。

“我们又是最晚才走的吗?真是麻烦你了啊,藤堂君。”成濑领端着杯装的咖啡,低头靠着轿厢,“当我助理很痛苦吧?总是在加班。”他轻轻笑了一声。

藤堂步忍不住看着他,“不,没有的事。跟成濑律师一起工作并不累。”

他本来想说的不是“并不累”,是“我很乐意”。但是他觉得如果说“我很乐意”好像就会把自己的企图表现的太明显了,尽管他知道,不这么表达成濑领也能读出来。

 

“不坦诚的步君。”成濑领一边小幅度摇着头,一边抿了一口杯沿,被烫得吐了吐舌头。

他清晰地感受到藤堂步的视线紧紧跟着他——他都已经习惯到可以不抬头就想出此时对方的神情:大概又虚着眼睛,下巴微微抬着,直直的毫不遮掩的看着他。非要说的话,是有点冷漠的表情。

他一直期待在对方这样看着他的时候抬起头,和他来个亲热的对视——这样就是在毫不留情的戳穿他了。

但是成濑领的性格就是这样——他不会抬起头跟他对视,更不会用这么幼稚招摇的方式向藤堂步显摆,“我知道哦”。他也明白,藤堂步就是清楚他不会抬头,才一直明目张胆的,用看猎物的眼神一直追着他。

他们谁都没去捅穿窗户纸——因为根本没有这层薄膜存在,他们把彼此看得透彻得很。

 

小家伙呀。

成濑领小心翼翼的吹了吹,又抿了一口咖啡,这次的温度还不错。

 

 

 

“叮——”

电梯上红色的数字跳成两截竖线组成的“1”。

成濑领抬腿走出电梯,“那么回见,藤堂。”

他才说完,就被藤堂步伸出来的胳膊拽回了电梯。

 

“领,跟我交往吧。”藤堂步的动作不算温柔,低头抵上比他矮一点的律师的额头,“请务必答应。”

他不像往常那样假装无意识的回避成濑领的目光,反而用眼神把神色如常的律师牢牢地锁住。毕竟他现在一点也不怕对方还能从自己的眼神里看穿什么,最好能把他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来表达的爱慕统统看了去。

成濑领的瞳孔在刚刚一瞬的惊讶中略微放大,然后马上恢复如常。他又弯了弯眼睛,笑起来。

他的每个笑都相似又不相同,而无论是什么笑,都让藤堂步,特别是此刻的藤堂步,觉得口干舌燥,难以把握。所以藤堂徒劳的滚了滚喉结。

“我还以为不会那么快,”成濑领眨了眨眼睛,目光下移,鼻翼洒下的阴影让他的侧脸看上去非常的安静又美好,“……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藤堂君,真是可怕。”

 

他一仰头,触上藤堂步的嘴唇,慢慢的吮了一下。再不轻不重,不咸不淡的离开,“那就算你合格了。”

 

电梯门开着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们走出去,又失望地自己关上了。

成濑领任由对方摁上自己的后脑勺,纵容他的舌头伸进来胡搅蛮缠。藤堂步的亲吻像是进食,成濑领不得不搂住他的后颈才不至于被他全线压制。他在唇齿交换的间隙睁开眼睛,藤堂步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此刻写了三个大字——

到手了。

成濑领不满他意图太强烈的眼神,顶了顶他的舌尖,舔上他的唇角。藤堂步分明看到成濑的眼神向他传递的同样是三个字——

得逞了。

 

 

 

 

8.

居心叵测的双向暗恋告一段落。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摆了谁一道。








-----------------------------END

一次勇敢的ooc。

评论(21)
热度(196)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