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今天好冷

他回来那天在下雪。

樱井翔打开窗子接住从楼顶和雪一同飘然而至的男人,他正吸着鼻涕,身上积了一层奶泡一样的白色雪花,冷得发抖,像个正筛糠的奶油蛋糕。


你怎么回来了?
樱井的惊讶还没有来得及爆发——
这时大野智已经熟练地摸进了他刚睡暖和的被窝,把自己脱得一干二净,缩到被子里,舒服得蹬腿。

“我本来想给你带点伴手礼,可是我去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就像……”
他说了半句又不说了。
樱井翔抬头看他,发现他从被窝里露出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他想问的太多,居然一时间被涌上喉咙的情绪哽住了由头——他知道,大野智不会喜欢想他问“你怎么回来了”,啰哩啰嗦的叙旧对于他们来说也显得多余。
樱井翔把满腹的惊异和质询全部囫囵吞回了肚子里,翻身也爬上了床。他要问大野智喜欢的问题,比如——

“去了哪里?”

“那些地方,你知道的,有很多地方——”

他把大野智的话匣子彻底砸开了,之后的不需要太操心,因为大野一个人也能快活地说下去。

说太阳,说月亮,说星星。说可能存在或者不存在的大洋和深海鱼。



他说累了就停下。故意半合着眼睑,流露倦怠的神色,抬起大腿勾住樱井翔的腰,然后说:
“我好想你——”






樱井翔永远都不会再问他为什么会回来,无论是诧异还是惊喜还是思念或者别的什么,都在那一刻和樱井翔一起死了。
他只是抓着大野智的手,握着他的手掌一寸一寸捏他像小竹棍似的指骨节。
“我也是。”

大野智就笑,说樱井翔的眼睛比星星好看。





他不会再往哪里去了。
假如一个人独自升天,看见宇宙的大观,群星的美丽,他并不能感到快乐,他必要找到一个人向他述说他所见的奇景,他才能快乐。
何况樱井翔的眼睛比所有的星星都漂亮。

所以留在樱井家的暖炉里,挺好的。











-------











那段话是梁实秋先生的文章里出现的,但是很有意思的是,我在做一个材料的时候,发现有段资料摘了这句话,但是给的出处是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古罗马哲学家。不过我去查了,没发现哲学家先生的著作里有什么相关的内容,一点点摸不着头脑233333











评论(23)
热度(89)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