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广搜科3

*刑侦

前文请双击进入 @打工此木子

爱情交给我,案情交给她。

今天也是一个阴谋论者。














1.0

我是小野。

话说,小野听起来是不是一个很打酱油的名字?没错儿,我,小野,现如今正在广搜科资深跑龙套,从毕业新生那天起。也许是高中的时候看了太多刑侦剧,向往的志愿是刑事科,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被差使成电工。警校成绩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将将就就分配到了东京广搜科,从此以后一直待在广搜科——这样一个尘埃级别龙套,就是我。

话说回来,跑龙套的人,反而很长命——你总该看过一点电视剧吧?要是死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人,观众不会觉得刺激,剧情冲突也不够,所以,一般男二号男三号这样的角色才一直在领便当的路上狂奔。



我好像说太多别的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本篇男一号,樱井前辈——樱井翔。
照理来说,樱井前辈来广搜科,前前后后撑死了也不过两年不到(三年前报备入职,但入职前他休了一年多的假),比起我这个广搜科资深龙套,在我们科,我才是老江湖老资历,该被叫“前辈”的那一个——
不过我呢,并不算个什么角色,只是在广搜科挂名,有案子的时候被征用的临时工似的定位,没什么资本。况且,樱井前辈很久以前就在刑事科叱咤风云了。

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刚来广搜科的第一周,樱井前辈一直喊我“前辈”呢!
……哎呀哎呀,这可不行,说着我都有点骄傲过头了。


关于男一号的命运在剧末会是什么走向,我不敢打包票——多数时候他们有主角光环,不过也有剧情更深刻的电视剧,喜欢让追逐正义的男主角为此献身。
谁知道呢。电视剧嘛,总爱玩弄观众的情感。


对不起,小野我确实是一个过分爱抱怨的人。




还是说一下今天吧。广搜科的新鲜事不少,或者说多到我已经有一点麻木了。

今天发现的尸体在街心公园,摸不清头脑的死法,樱井前辈果真是厉害啊,来现场分析过后立刻有了思路。
真可怜,桶里被人像垃圾一样丢弃的小少年哟……

不过,我把案件搞得太清楚也没什么意思,反正我们的工作最后多半会交接给刑事科吧?在樱井来了之后,我们也有很多机会在案件转交刑事科之前结案,真实话,还是很解气。(话说他其实没有办案资格,但话是这么说,科长不也偶尔睁一只又闭一只眼儿装聋作哑的吗?)

哎。耍帅是男一号的事,对我来说——工作就是手里的监控探头——而已。我是龙套嘛。
案件的精妙高深,还是交给能人志士男一男二男三男十八男十九来探究吧,而我——男垫底——只有一条当电工的龙套命。



我不久前才和樱井前辈一起回到科室,他去找法医了(没有办案资格丝毫不阻碍他成为我们小小科室的头号忙人),插着兜儿,穿着为约会挑的小西装,精神抖擞,不过一路没什么话,案件会让他变得很严肃。虽然他的衣服上有案发现场的灰和锈,看起来有一些不完美——
但要比狼狈程度,还是我遥遥领先。
手里拎着拆下来的监控探头,头上破破烂烂的安全帽也没来得及摘,我整个人灰扑扑的,像只呆鹌鹑。电工呆鹌鹑。

有什么办法?广搜科嘛,就是为刑事科的姥爷们铺路的前锋探索捜证部队——前锋探索捜证部队简称什么?炮灰队!哪能不灰扑扑的呢。
哎哟。这么一想我又有点为樱井前辈难受了——你说,这个人来我们广搜科。本人也惜才啊,惜才……




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更古怪了些——

交了证物给分析室的我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正摇头晃脑在警署走廊惜着才呢,发现有没穿警服的人在走廊的贩卖机前面站着。

抬眼仔细看他的时候,我浑身一震——

嘿。居然是“老朋友”……。

我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这个人了。
怎么说呢,我和他关系不算亲近,但是是认识很久的有交情的人——虽然本身没有直属关系,但按照我的经历来算,比起樱井前辈,我更该喊他一声“大野前辈”才对。

不过,怎么可能在这里碰到他?!



我向他主动打招呼:“那个,大野……?你找哪里?”

大野——和我记忆中的脸比起来,他看起来变得温和多了,头发也剪了——好像没听到我在叫他,只是面色凝重地注视他面前的贩卖机,表情极其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谁对峙着。无论什么时候,我看见他,总是有点发怵。
本来以为他没有认出我,这人却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

“请问,热咖啡没有了吗?”

“啊……?可能,加班的人买光了吧?我也不知道。”我迷茫,我错乱,大野智当然认出我了,随后他刻意一挑的趣味儿的目光几乎让我窒息,“那个,这里是广搜科……”

他好像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只是泄愤一样用大拇指戳着贩卖机的按钮:“啧啧。又有人熬夜的时候会买冰咖啡来喝了,他的胃一定会烂掉……”

我心下还在震惊,想着是不是要跟他叙点儿什么旧,大野前辈却笑着眯起眼,对我竖起了手指:“嘘——”
——他的表情突然变了,嘴角抿起来的笑容干净得像换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目光直直穿透了我,看向我的身后。
我警觉地听到脚步声,回头去找走来的人——

——是樱井翔。



我靠。

大野智和樱井前辈围了款式一样的围巾。








1.1

还是我,小野。

樱井前辈有个男朋友,在他入职广搜科之前就在交往了。
男性,可爱的男性。
除了这个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好不容易来科室来了超能干帅哥前辈,但一点没给女同事留遐想空间,这块儿肉打一开始就在别人碗里呢。

对于樱井前辈的神秘恋人,说我不好奇是不可能的——一个优秀的垫底龙套,必须有求真求知刨根问底地八卦精神!
可是前辈来了满打满算也有一年半,任由盯梢的同事如何呕心沥血,也没有哪一个盯出了什么名堂来,那个神秘恋人不是被树叶儿挡了脸就是被树干遮了脑袋,盯梢的只有纷纷抱怨自己运气不好。
现在看来,哪里是那么多恰如其分的时运不济,分明是被观察对象太有来头。

我呢,只是28线龙套——连去盯梢的这档子事都暂时没有我的戏份——否则,我老早就能发现我的大野朋友和前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爆炸危险关系。







我尴尬地站在小情侣旁边,看樱井前辈拽着大野给他系围巾。
大野埋着头看着樱井前辈的手,一边乖顺地被前辈牵着脖颈,一边嘴里不断地抱怨着什么东西——内容,我猜,多半跟有人快要烂掉的胃有关系(虽然据我所知大野智的胃也状况堪忧,实在不怎么有资格去鄙视别的胃)。
而樱井翔……
**的,我真的从没见过樱井前辈笑那么高糖,我的龙套狗眼都要超负荷了——还好,撞见这档子事的不是女同事们……

看到我这位一向严苛至极的现前辈如此柔情地替我的前前辈扒拉着衣领,我突然心生一股抽象地欣慰。
但是更多的是一种玩味。从我的视角来看,这层关系有太多可以让人“哇塞”的地方了,可谓是迷雾重重啊……







我的前前辈,大野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很快就离开了广搜科。

他被我的现前辈,樱井翔,搂着脖子狠狠吻了一下(樱井前辈仿佛把我当作空气),裹着那条情侣围巾走了出去——
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我一眼。
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深,转瞬即逝,但是我很快想起他刚刚的“嘘——”,让人有点小鸡皮疙瘩。

——不过我没空回味大野前前辈的眼神了,因为樱井前辈往我胳膊上插了一沓厚度让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案情报告。大概是他刚从法医那儿领会来的。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们炮灰广搜科,永远在冲锋陷阵中苟延残喘。



但是我对这一切突然满怀期待了——无论是桶里的少年,樱井前辈,还是自己的电工呆鹌鹑身份——
毕竟以我的经验判断,有大野智,就不会没有乐趣。

更何况,是大野智配樱井翔的怪异组合。要是在电视台,这是可以放进黄金档每周热播的超豪华卡司。








1.2

会发生什么。
龙套儿拭目以待。







tbc







龙套真的是龙套吗w



















评论(17)
热度(136)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