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广搜科

×我刑侦剧看多了

×造作











樱井翔


30岁
曾就职于总部高级警署科,三年前参与重大案件侦破工作后自行请辞。现就任东京都广搜科。普通警部。

三年前??

有故事的男人。


大野智


31岁
一个普通的男人。








0.

“今天什么事也没有吧,前辈?”

“怎么,你小子,要早退吗?”

樱井翔冲啤酒肚的中年人眨了眨眼:“约会啊约会——”

“啊,现在的小年轻——现在的,现在的小年轻……!”
科长躺倒在转椅上转了个圈儿,看也不看挥了挥手,
“有情况再电话你。看电影也不准关手机,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是——是,知道——”樱井吹着哨往外走,心情极好地扯松领带,“谢谢前辈——”



他前脚刚走,科长转眼沉下脸,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接着对广搜科的路人甲努努嘴:“去。跟着,别被发现。”

“科长……其他时候公事公办,但是既然今天樱井哥去约会,就算了吧……”

“废什么话?快给我滚着去。跟紧,不要丢,随时汇报。”

“是——”

对那个男人,一分钟都不可以不提防——自从三年前的那一天以后。虽然连他的枪械都被没收了,职位也是最低,但难保不齐他还会有什么想法。依他的能力,只要他想,随时能够震动那些东京都高层脆弱的秘密。
三年前的事情,上头没有哪一个再想重来一次。

希望他能一直像自动请辞那时候一样,清楚明哲保身的道理——
樱井哟,可真是个招人喜欢的麻烦。

广搜科科长重新躺进椅子里,拍着自己的啤酒肚,哼起知名女偶像团体唱的元气小情歌——新单曲火热发售中。






0.1

“然后啊——”樱井翔在餐桌上比划,“你知道吗,尸体竟然从脚踝的地方,完全不腐烂了!”

“诶——”

“有一条线,在脚踝附近,线以上的地方高度腐烂,以下却完好无损。很奇怪吧?”

大野智眼睛都瞪大了,一脸信积拉奶,困惑地搅紧眉头:“到底是为什么?”

“法医开始也很奇怪,后来——”

“先生,您的餐齐了。慢用。”

樱井翔的讲述戛然而止:“我说,先结束吧?吃饭的时候说这些,好像不合适喔?”
他快速地把大野智面前的牛排端到自己面前,自觉地切了起来。

坐在他对面的男友托着自己圆润的脸颊,显得非常不满,不满中有很大的蛮横成分,蛮横里有一点恃宠而骄的意味:“不,我吃得下的,你信不信我还可以吃下三份甜点——不要笑——也不要吊我胃口……!”

“嘘,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会吃不下的。可怜可怜我吧,我好饿。”樱井翔娴熟地一叉子塞进大野智的嘴里,封住了他持续变可爱的嘴角弧度,“今晚——我们再继续讲故事吧?”







他和大野智三年前开始交往。

对于樱井翔来说,那个时间太敏感。
——跟踪了一整年的悬案侦破到最后的阶段,自己一层层揭开的真相,却动摇了他一直以来坚守的信念。他清楚,触碰到那一层的自己即将在这个位置举步维艰,但求得全身而退只是他主动辞职的次要原因——
更重要的,他要重新思考,自己应该选择什么理由继续走下去。

这让樱井翔一度非常痛苦。

大野智恰好是在这个时间出现的,来得如此及时如此体贴——像是换灯泡的时候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真巧,碰伤的额头面前是紧急医药箱。
甜蜜的爱人是止血药、纱布、OK绷、消毒液,男人温柔的吻能把他狰狞流血的伤口密封。

他来得真是时候。

他为什么能那么不凡地出现在面包房的门口,带着樱井翔喜欢的脸,樱井翔喜欢的声音,用樱井翔喜欢的模样趴在面包房的橱窗上,以樱井翔喜欢的闪动的眼神,盯着樱井翔喜欢的那块起司蛋糕。
像个救世天使似的,让迷茫的男人如此轻易被爱情敲碎——甚至觉得就此缴械长眠温柔乡也不错。

尽管如此……




“这个案子也是你以前遇到的?”大野智一脸不信服地咬着叉子,“广搜科的小片儿警,哪里有机会遇到那么多奇形怪状的案件?是翔君从哪个推理小说里看到的吧?”

“嘁,”他笑,“我才不会骗智君呢。”

——但是樱井翔从来不把自己三年前的身份和发生的事情告诉大野智。
他从心里认为,大野智就是他的新起点——大野智以前的事,都是过去。





“喂——”
樱井翔看了一眼来电,看了一眼对面眼睛闪亮的大野智,满怀负罪感按下了接听,
“街心公园,好,明白,我马上过来……”

“诶。”

“抱歉,智君——”

“我知道的,去吧。那么,今晚的故事时间——推迟——”他凑了过去,让樱井翔能吻到他,“况且,也有人累了,好像终于松了一口气呢……”

“什么?”

“开玩笑的,工作加油,注意安全。”

他的嘴唇离开男朋友的嘴唇,又故意赖皮地贴上去,不知道是安慰还是鼓励之类的。樱井翔捏了捏他的脖子,抚摸什么小动物似的,跟他说了晚点再见。




真是个不错的好男人。




他看着樱井翔离开的背影,眼角的余光却扫过街边的角落——
真是辛苦了一直监视着他和樱井翔的那个小探子,晚饭都没吃吧?累得直打哈欠呢。广搜科的人员这么充沛吗?樱井翔身边从来不缺可爱的跟班。

大野智伸了个懒腰,刚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什么。




他重新坐下举起手:“那个,服务员,热可可再来一杯谢谢!”










0.2

樱井翔


30岁
曾就职于总部高级警署科,自参与三年前重大案件侦破工作后自行请辞。现就任东京都广搜科。普通警部。

侦破能力卓群。

三年前侦破案件时触碰到了??的真相。

有故事的男人。




大野智


31岁
一个普通的男人

……吗?










t了个大bc

评论(40)
热度(252)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