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关于我的拯救世界的事情

万圣节前夜来卖萌







关于我的拯救世界的事情






1.
我叫大野智。
我是个致力于拯救世界的男人。




2.
这么说好像有一点自夸的嫌疑,可是,哎,我确实是一个随时随地都在努力拯救世界的男人。






3.

我正在去约会的路上。

时间是晚上八点过,过多少……?啧啧,我的表盘上没有小时刻,只能看个大概。大概,是八点过三四五分左右吧。
已经八点多了,所以我左手边那位花店小老板才那么焦虑吗?八点了,到了花店结束营业的时间了,他今天剪好的满天星和玫瑰的花束却还没有卖完。



我想了想。

东京都轰轰烈烈人潮汹涌的“rush hour”已经过去了,也就是说,不会再有多少人路过车站边的花店了。

今天是万圣节前夜,不是什么煽情的节日,要是吸血鬼或者狼人情侣拿着一把过于可爱的满天星花束一起走在节日游行队伍里,岂不是很可惜了脸上逼真的血浆吗?
所以他们不会买的。

一般来说,小朋友都很喜欢这种包装得甜腻腻的鲜花——可是小朋友手上要提糖果篮子。我邻居那一个扎羊角辫的,不但左手要提篮子,拿魔杖的右手也没闲着。
今晚的小朋友都太忙了,没人有闲暇去照顾花店生意。

好像今晚没有人有空去买这束忧愁的满天星了。



可是那束花却不能放着不管。

白天植物光合作用,晚上呼吸作用。而时间过了还没有卖出去的花,吐出的二氧化碳都是消沉的。要是消沉的二氧化碳分泌太多,地球内核也会被萎靡的空气影响,一夜之间我们的世界就会消失了。

请不要小看!我们的世界就是那么脆弱!





看来到了我出场的时候——








我拎着那束可爱的花站在车站等车。
有穿洋装的小姑娘在看我,估计认为它是我为我的恋人还是什么别人买的,在心里揣测着:这个人啊,万圣节前夜带着那么可爱的花上街,是不是太不合时宜啦?

我不会跟她多说什么的,她只是个普通的漂亮的女孩子,多半不知道消沉的二氧化碳的事情,肯定也不会为地球内核忽然熄灭的事担惊受怕。

这种事,我知道就足够了,只要地球今天也平安无事就好啦。






4.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胳膊上多出了一只猫。
这是我刚刚从马路边救来的。

我得先说说——家里已经有猫了,不需要新来的,我也不是在多管闲事——这可是在拯救世界!




多数人都知道,有文明古国一直将我手上这种动物当做崇拜的对象、神灵的化身,好像它们的傲性就是由此原来。
可你们不知道的事情也多着呢。
金字塔里的牛鬼蛇神当然是假的,可是猫咪有灵气确是真的。

其实,它们早就凌驾于人类之上,暗中保护着我们——家养了猫咪的人,算你们好运,亲临它们大驾,毕竟猫总是对我们那么放不下心。
要多说一句的是——如果你们家的猫把真皮沙发抓成了后现代艺术品,请不要不领情。这是它发现了有异世界的入侵者在家具上留下了监听设备,以此提醒你罢了。
至于流浪在外的猫,也就是街巷“浪猫”们,它们是更加了不得的,担任了维护人类社会治安的重要角色!

比如我刚刚从车轮底下救起的这一只。
金黄皮毛,棕色瞳孔,额头的纹路隐约有王霸之气,仔细一看,我认出它就是上周日晚上在街心公园独自抵抗哥斯拉的猫侠英雄——
这种事情,那个对它一个劲儿按喇叭的小轿车自然是看不穿。






我抱着我的猫等车,满天星花束夹在手臂中间。

“喵~”

关于地球内核和“消沉二氧化碳”的事情它心里都是清清楚楚,所以愉快的甩了甩尾巴,表示了对我的大力赞扬。
我摸着它的头,心情自然是非常的好。不过我是不会沾沾自喜的,毕竟世界和平就是最重要的事啦。

我想我又拯救了一次世界——因为,说不定这两天,又会有只有猫侠先生能抵御的怪兽来街心公园——
真是可靠啊,猫咪。






5.

“哥哥,”公车上,坐在我面前的小姑娘突然对我说,“你外套里的,是小猫咪吗?”

“嘘——”
公交车上可不能带宠物,我悄悄对她竖起食指。这个机灵鬼,马上慌慌张张地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把装在牙齿上的长舌头都挤到了一边。

我的猫从我没拉拢的拉链边缘探出一个小小的黄色的脑袋,对她喵了一声,表示叮嘱。
她飞快点点头,依然捂着嘴。

“你今晚扮的是什么呀?”
为了缓解她在高贵的喵星人面前的紧张情绪,我指指她的舌头,主动问她。

她从空空的南瓜篮里拿出一根枯木枝:“我是黑魔法师!”
我这才看到她身边还有一把扫帚。

“喔,扫帚看起来真不错。”

她很高兴:“哥哥呢?今晚是什么?”

“不好意思,我的身份,是秘密——”
我不是故意装神秘,因为万圣节前夜总会有别的东西趁机混进人群里,在这关键时刻,我的身份是不能暴露的。

“哦——!那我不问。”

现在懂事的孩子真是越来越多了。

“哥哥你的花是买给女朋友的吗?”

“唔。算是吧。不过可能他不会喜欢。”

“你送的,她肯定会喜欢的——男人充满爱的魔法的花朵哟——!”

现在早熟的孩子真是越来越多了。
我居然被她说得有点脸红。



到站的时候,我在公车邂逅的黑魔法师往我口袋里塞了一把糖果,大概是给她的魔法师伙伴们准备的:“给你,哥哥。这是有今夜限定有魔力的奶糖——”

我冲她笑了一下,拉上上衣拉链下了车。







6.

我手腕上没有具体时刻的表盘告诉我,快到九点了。
路上灯都大亮着,已经有打扮得很漂亮的小孩子们陆陆续续走上街,到处都是他们的笑声。

我今天还有一个拯救世界的任务没有完成。








隔得很远,樱井先生站在高大的、叫做电视台的建筑物下面,拿着手机。

在我等红绿灯的时候,我看见他的同事一个两个从他身边经过,给他道别,他也笑着给他们道别。他手上提的袋子是星巴克的,我猜里面装着的饮料里有一杯是有为我准备的。

十月底的天气还不算很冷,只是天已经差不多黑了。
樱井先生百无聊赖地站在路灯下,穿着简单的卫衣牛仔裤,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斜靠站立的姿势非常英俊。

我心里有点儿得意——
他垂着眼睛,多半犹豫着是否要给前来赴约的人去一条简讯,像是,【到哪里了?堵车吗?穿够衣服了吗?】。可是显然约定的时间还没到,短信频频的话也许会让对方不耐烦吧。
所以我看见他又把手机放下了。一会儿又拿起来。



我实在不忍心让他继续等下去了。

世界上最恐怖的敌人果然是等待和寂寞吧?——不要小看突如其来的心情,也许樱井先生一点点的失落,就可以让全世界都陷落呀——

至于最能消解它们的,果然是热情的爱恋了。




绿灯一亮,我就冲了出去。
奶糖塞满了口袋,手臂里夹着满天星,外套里有一只猫。

“翔君——!翔君——!”

我看见他抬头看我,和我胸口里砰砰直跳的一样的心情从樱井先生漂亮的眼睛里溢出来,世界瞬间和他的眼睛一起亮了。



我跨过车流人群,直直撞进他的手臂里。他笑着和我一起喘气,搂着我的腰转了一圈儿。

“你差一点就要迟到了噢?”

樱井先生的声音非常低哑,却偷偷带了笑意,我的心情由此变得非常愉悦:
拯救世界大作战,成功——!











7.

“你要送我的?”

“唔。”大野智挠了挠鼻子,“算是吧。好像有点太花哨了。”

我拿起那把过于可爱的花束,里面细细地排满了满天星和玫瑰,甜腻的花香味配上大野智躲闪的眼神让我一时间大为这种形式主义恋爱所取悦:“我喜欢。你给我的,我都会喜欢的。”

他说:“这是因为公车上有黑魔法师给它施了魔法。”

我哑然失笑。
算了算了,管他什么魔法不魔法的,莫名其妙的糖果和外套里的狸花猫都不需得管了——

“你差一点就要迟到了哦?”

我抱紧我的恋人,向他甜蜜的嘴唇吻了过去。









8.

世界和平最重要啦。















——————————end

晚安

评论(28)
热度(234)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