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伊贺外派

搞笑小故事

——

伊贺外派




1.

5:30AM

穿着一身黑的男人礼貌地敲了敲窗,小心翼翼推开了玻璃,探进一颗圆滚滚的脑袋。他一只手扶着窗框,另一只手抹了一把自己被风吹得颇具艺术感的头发,视线拘谨地在屋里打量。
“摩西摩西,鄙人是伊贺万事屋外派来的无……呜哇——!”

他突然捂着脑袋惨叫一声向后栽倒了下去,连人带他扑腾的小脚丫一起消失在樱井翔的视线里——

因为被吵醒的屋主好像不是很欢迎他。
住在31楼的樱井翔在充满惊吓的对视中没绷得住,表演了一个精彩的反手阴阳回旋倒勾关窗,窗玻璃打在挂在阳台上的人的额头上——说时迟啊可是那时快!


啪——

“呜哇——!”



……糟糕了。








2.

“那个,我是伊贺外派的员工,工号3104的无门,”
男人挠着脸蛋,鼻梁上贴了一枚新鲜的ok绷,膝盖前放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他刚刚在樱井翔眼皮底下一分钟之内从10楼外墙上重新爬了上来,连口气儿都不喘,
“昨晚我司接到樱井先生的业务单,要找丢失的办公室抽屉钥匙。今天早上派我给先生送来……”

“慢着慢着,您说,我昨晚什么?”

“我说,您昨晚给伊贺外派下了寻物订单。”
男人一脸认真,慢慢复述了一遍。

樱井翔一面担心他有没有受伤,另一面却狐疑这是什么诈骗的新套路——骗子甚至用上了可以徒手爬墙的特技演员——:“啊……我可不记得有这回事。”

被怀疑为特技演员的男人急了,局促地把手伸进宽大的裤子里摸出手机,笨拙地打开了一个什么软件的booking page:
“您看呀,这不是您的订单吗?”




订单号:2017102101251126
客人:樱井樣
订单类别:失物找寻
详情:办公桌钥匙
地点:东京
time limit:次日晨

伊贺工号:3104无门






3.

樱井翔想起来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

可是昨天让他填这个的朋友可不是这样说的。



当时他抱怨:“办公室的钥匙丢了,备用的暂时没有。而且呀,最近要用的文件还在里面。”

友人N:“啊呀,这不是很糟糕吗。托人找了吗。”

“当然啦,还没找到。只是明天还有重要的会议。”

“哦豁。只能求神拜佛,睡前许愿了吧?”

“是。今晚许愿吧,说不定明天起来就能奇迹般地找到了。找不到的东西,越是想着它越是躲起来。”

“嗯哼,是这个道理。——说起来,我知道一个网站,”友人N说,“是个求援许愿的网站,填上你的愿望,还愿一次5円。听说很灵验——我发给你好了。虽说有点幼稚,但是填填看也没关系嘛。”



网站有个搞怪的名字,叫【伊贺外派】。

首页是一行大字:哈喽,忍者来帮你吧![手里剑][手里剑]

还愿价格是一次5円。




樱井翔只听说它很灵验,可人没告诉他,会有忍者上门来。






4.

“总之这是您的办公室钥匙。”
叫无门的忍者男人把膝盖前的钥匙推向樱井翔。

“啊……啊,那谢谢了。”放在面前的的的确确是自己的钥匙,上面还有秘书贴上的樱花标签,樱井翔不知道如何是好,“对了,是在哪里找到它的?”

“甜品店,先生。”男人说,“顺遍——我也知道那家店,它们的甜甜圈很好吃,巧克力味的真是绝赞呢。”

“是么……我倒是觉得它们草莓味的拿破仑不错。”樱井翔挠挠下巴。

“哎呀先生,我的时间来不及了,七点我还要去送东京都的另一单,有点远呀——麻烦您现在先拿出手机,确认付款吧!”他说。

果然是什么诈骗吗?故意拿走你的钥匙,用这种方式勒索!
从巧克力甜甜圈中苏醒的樱井翔警惕起来。


“多少钱?”

“5円先生。”

“多少?”

“5円。”
男人展开右手手掌,明明白白伸出五根手指头。


樱井翔打开【伊贺外派】,弹出的窗口问他“是否确认外派忍者完成任务”。他将信将疑的选了确认,立刻发来了“储蓄卡于2017年10月22日6:01扣除5円”的信息。

“如果对外派服务满意,希望您务必在评分的时候给3104号忍者五分好评,伊贺外派非常感谢您的惠顾。恕我先行告辞。”
无门趴在地上认真地向他行了一礼,然后,只听砰的一声——

男人眨眼就不见了。








樱井翔左手拿着失而复得的钥匙,右手拿着手机,木讷地盯着眼前的烟雾。

他稀里糊涂给忍者勾了个五分,又随随便便在评价那一栏选了“按时到达”“态度友好”“身手矫健”“技术高超”几个关键词,点了确认好评。
再看了一眼时间,他觉得自己也许该去睡个回笼觉。








5.

友人N问他:“听说你钥匙找到了。怎么样,那个网站是不是挺灵验的?”

樱井翔漠然,脑海里是忍者先生圆圆的脸蛋:“……啊。似乎有点管用。”








6.

他第二次见到忍者是一个星期之后。
那家伙又爬墙来了,这回樱井翔可没用什么【伊贺外派】找钥匙,他是不请自来。而外头是个台风天。



“樱井先生——”

“……忍者朋友,这次你真的爬错了,”樱井翔无耐,“我昨晚可没有点伊贺的外卖。”

无门可怜兮兮地蹲在他家31楼高的飘窗窗沿上:“对不起……樱井先生,冒昧了,我是想借个宿……外面雨太大了,已经没有回伊贺的车了,这一片区我似乎只有一个认识的人呢。”

……忍者外派之类的,果然还是什么诈骗吧。
用一次成功的合作降低你的戒备心,下一次就利用你的同情心,明目张胆入室抢劫于无形之中了。
男人水润的眼睛直白又胆怯地偷瞄着他,弓着背的模样像雨天被抛弃在路边的猫崽儿,水润的眼神更为他吊打樱井翔的脆弱的同情加分,让这个诈骗进行得有声有色——
台风天被困在东京的忍者,怎么看都该报警比较好。

但是……


樱井翔看着水淋淋的男人,他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满脸雨水,像是刚被什么黑道丢去东京湾喂了鲨鱼似的。
外面风雨交加,夜间新闻放到一半,插播了台风危险预警。
伊贺离东京都有300多公里的距离。





“最好去洗个澡,衣服只有暂时穿我的了。浴室在卧室最里面,龙头往左是热水。”
樱井翔关上窗户,
“我去热牛奶。……那个,不要这样看着我,明明是你先不请自来的吧?哎那个,无门?——你别这样,不至于感动到热泪盈眶吧?那这样好了——住一晚5円,如何?”








7.

樱井翔发现伊贺外派真的很管用。

除了寻物,忍者还能外卖、扫除、打杂、帮工……


前天他在办公室里忙得抽不开身,顺手点了一杯星巴克的咖啡。不出十分钟,无门就倒挂在会议室的外面,敲响了外墙玻璃。
“樱井——樱井先生——你的咖啡——抱歉,排队排太久了,但是赶上了,我从写字楼楼顶爬过来的,离截单时间还有13秒呢!一滴没有洒——”
樱井翔想到这个用不好手机的忍者在排长队的星巴克里掐着秒数心急火燎的样子就觉得有趣。对方眼睛亮亮的,期待地看着他的样子,好像在等他的夸奖。

“无门真的太厉害了,”他说,“这次也谢谢你啦。”

那人非常满意,嗖的一声消失在窗外。

“哎对了!”

樱井翔一口咖啡还没喝下,又被刚走的那谁突然探进来的脑袋吓得够呛。
忍者扒拉着窗沿,耸了耸鼻子,说得极其认真,
“请您,一定要,五分好评噢?”







8.

友人N:“你是不是在谈恋爱啊……我怎么觉得,你一天到晚总是抱着手机。”

“算是吧……”樱井翔含糊的说,“对了,问你一件事。”

“怎么?”

“【伊贺外派】什么都能搞定吗?”

“——这个嘛,总是感觉是个万事屋一样的存在,有求必应的忍者嘛。”

“嗯……”

“怎么了?”

“没怎么。想找一把钥匙而已。”







9.

订单编号2018012511260000
客户:樱井樣
类别:寻人
详情:恋爱对象
地点:东京都
time limit:即刻

指定工号:3104 无门










10.

“这个,大概是个5円的爱情的故事吧。”

“这么廉价的爱情故事吗……”

“真,真爱无价……?”

“啊。也不错。五分好评吧。”






end

评论(40)
热度(319)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