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スカート

不好意思,上回说这次写创卫,是我逗你们的。
这篇没写创卫。
依旧题文无关,题目是很久以前柴说好听的一首歌,听着写完的,所以可以当bgm吧……很喜欢这首歌旋律的氛围w适合当电影最后一个余音绕梁的长镜头。)我一直说歌词听着像要去逃命……


一个前提解释,请简单地把“个性”等同于超能力,个性时代=大多数人生来有超能力的时代。









1.

大野智走的时候很早,天还没亮,再过一个小时隔壁晨跑的人才会出门。
狗和猫都还在睡觉,客厅能听到它们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平时都是它们上床把他压醒,这样和平的时候他见得还真不多。他忍不住要伸手去撸一把猫咪柔顺的毛发,但男人纠结了一小会儿,还是收回了想要摸摸它们的手。

他换了一次猫砂盆的猫砂,把冰箱里剩下的鱼肉和罐头都打开放进了柜子里,想了想,把剩下的狗粮也都拆开和猫粮放在了一起——这群猫很聪明,要是饿了会自己开柜子。狗如果找不到吃的也不用太担心,有猫在呢。
猫玩具和狗玩具放在沙发上,他仔细地给沙发套好布罩,心里叹气它不知道会被抓烂成什么抽象艺术品。

兔子和乌龟昨天拜托给邻居了——有个丸子头的小姑娘带走了两只白色的兔子,隔壁每天晨跑的老爷子领走了乌龟。话说回来,其实那老乌龟放在家里十年八年不管,也不会怎么样吧……?而且,那些作威作福的猫主子从来不敢对这个不知道有几百岁的老大哥蹬鼻子上脸,搞不好让它留下来还能替他守好江山,千秋万代。大野智诧诧地想。


记事板上贴了十几张剪成方块的报纸和打印纸,大野智瞅着看了一会儿,把他这十几二十年来日夜相对的黑白的“社会清洗计划报告”、“如何判断潜伏个性者”、“无个性社会完成进度调查”……一张一张撕了下来。
报纸上的数据是不断更新着的,他从上个月的一直撕到十三四年前的,完成度数据也就被从99.98%一直撕到了80%、70%、55%,连配图上被表彰的正在行礼的人都换了好几个——也就是说,在“无个性社会”不断实现的伟大进程中,一百个一万个一千万个有“个性”的人,被这一代一代快速更迭的执法者慢慢“消灭”了。

他心头有点小感慨,想着也许这仅剩的“0.02%”也很快就会销声匿迹,为所谓的“无威胁和平年代”铺平康庄大道。
实际上,他不太爱上网,所以没看到,国家数据网已经在这周把数据更新为了100%,宣告了全世界最后的“个性拥有者”被“安全控制”。

——个性拥有者在世界上已经被宣告灭绝了。


正当他还在发愣时,头顶上的文鸟叫了一声,他抬头看到它歪着头盯着他,乌漆麻溜的豆豆眼珠子让它看起来像个逼真的发条玩具。
大野智从不担心它会挨饿,这家伙和那些总害怕被猫挠掉羽毛的虎皮鹦鹉不一样,它向来不畏惧猫猫狗狗,永远奋战在抢食第一线。


他把手里的废报纸揉皱,顿了顿,塞进了已经套好的垃圾口袋里——垃圾袋已经满了,塞进去有点费力气,终于装好的时候他长舒一口气,但心情没有半分解脱,那些本该被丢进垃圾篓的“99.98%”“80%”反倒不断开始在他眼前循环播放。

他随便踩了双运动鞋,背上包。本来还想拉开拉链检查一下还有没有遗漏的东西,可是包又重又沉,已经鼓成方方正正的模样了,大野智觉得也许这一拉开就再也别想把它重新拉回去,于是干脆也不再检查。

好像什么都已经妥帖——他最后回头打量了一圈儿自己的家。

一片漆黑,灰蒙蒙的视线里到处匍匐着熟睡的宠物,它们温暖又模糊的轮廓在沉沉夜色里平稳地起伏,金鱼缸反射着窗户的光,锦鲤透明的鳍在轻微摇晃。



文鸟又叫了一声。

大野智被逼无奈,一番挣扎之后还是走回去解开了它脚上的细绳——这是防止它飞出去才系的,长度够它在客厅打两个旋风转。每回它在屋里乱飞,总是能把猫都缠成线团,全家一片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好吧,好吧。”他小声说,“你爱怎样怎样。窗户我也开着,你要飞走的话我不会管了。可是记得不要去小路公园的树上,那里的男孩子喜欢用弹弓打鸟。嗯……要留下也可以,反正他会过来的,迟早会过来吧?——到时候,大概得替我收拾不少烂摊子吧。”

说到这里他才想起,对樱井翔好像什么都还没解释,自己的决定实在是唐突。
“哎,我一定会把他吓一跳的……”
但他仍然没有对他说什么的打算。
“我也不想让他平添烦恼,”他摇头,笑着摇了摇文鸟踩着的小木秋千,“我可是个大麻烦。对不对?”

发条玩具站在小木条上一动不动。






男人把钥匙随意地踢进了门口的地毯下面,又顺手拎走了粘满猫毛的垃圾袋,最后轻轻合上门。
“那我走了。祝我一路顺风吧。”

文鸟叫了一声,这回他没有听见。










2.

“我三天都没有联系上他了。”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二宫和也声音发瓮,大概是吹空调吹感冒了,“那个人,总是神出鬼没的。”

“可一条信息都没有回我。无论再忙,只要是关于翔太郎的事,他总是回复得很快。”

翔太郎是大野智在交往以后给樱井翔的仓鼠,是只很能吃的金丝熊。和其他的同类比起来,翔太郎显得不那么聪明,直到上个月才学会踩仓鼠轮,还总把自己绊摔倒,最后只能跟着滚轮在牛顿第二定律下绝望翻滚。
除了不好动不机灵以外,翔太郎也很懒,除了吃总是在睡——跟他那个恋人一样,不分白天黑夜,只要是想睡了,就能立刻毫无牵挂地合上眼睛,切断和花花世界的全部联系。
当初大野智说它吃瓜子的样子和樱井翔一模一样,才买回来起名字叫做翔太郎。到了后来,樱井翔反而觉得这家伙更像大野智仓鼠转世,不如干脆冠姓大野——大野翔太郎。大野智听了笑得花枝乱颤。

他的恋人是个动物保护志愿者,终年活跃在东京湾,奋战在拯救濒危海洋生物一线。偶尔去非洲关爱犀牛,到美洲关爱大象,打开家门,需要他关爱的还有——猫一号猫二号猫三号狗一号狗二号狗三号仓鼠兔子蜥蜴乌龟文鸟……
樱井和他认识了快7年,前几年作为没什么交情的朋友,这两年作为没怎么深交的恋人,这么久了也不见他有什么正式长期的工作,零零碎碎的清闲小工打了不少,但那些——插画、花农、钓鱼人……——比起工作,其实更像是爱好和消遣。
他不知道他哪儿来的精力供自己全世界拥抱自然亲近动物贡献生命,那人只说“我对世界的爱意泛滥成瘾,就快淹没了马尔代夫群岛。”
樱井翔倒对他的动机毫不怀疑,他就是那么任性的一个人,偶尔他会觉得他好像是全凭一腔热爱就能勇往直前的战士,要杀去有濒危动物存在的每个角角落落保护它们。

虚实不清,底细不明,虽然诸多不寻常,但大野智是个很有趣的爱人。
认识大野智之前,樱井曾经并不知道原来海洋里的生物比陆地上的更濒危,在更快地死去着。特斯拉海牛从1741年被发现到1767年灭绝仅仅用了26年,人类是多么可怕的物种。——大野智是这样说的。



也许是这个人太过奇妙,是世间罕有的稀缺,樱井翔总是担心这棵脆弱的奇葩忽然夭折。大野智的突然失联仿佛是映真了他多年来所有的心惊胆战,刹那间让他措手不及。
他侥幸地想,也许消失的大野智,不过是去另一片海寻找他的1083种海星了。没有回信息,也不过是手机掉进了海里。说不定呢?



“哪里都找不到他,既然如此,就只有找你了,二宫。”

“樱井君,别让我这么为难啊……”

“这么说,你肯定知道他在哪儿吧?”

“……”
二宫和也拿着遥控器,心情复杂地看着电视屏幕上滚动的新闻字幕,忍不住攥紧了滚烫的手机,
“——喂,樱井,你把电视开开。你要找的人,全世界都在替你找呢。”





新闻播报——最后一名个性拥有者在日本失控,目前在逃。国家发布社会安全指数高危红色预警。现在有关部门已在日本地区对其进行追捕——
突然画面切成一个站在话筒中间讲话的老男人。他表情严肃,语气却意外地很轻松:“据调查,这是全世界最后一名个性拥有者,对方已不可能对安全系统构成任何威胁。在将他缉拿后,历时15年的‘无个性安全社会’计划将宣告成功。广大公民请在近段时间注意安全,个性者仍在逃窜。如发现线索,请及时上报有关部门。”

......

【大野智 男 36岁 目前活动范围:东京及远郊周边地区 个性:不明】

通缉信息下面是大野智的照片。像素高到连他眼角的痣也看得一清二楚。








3.

“他们注意到我了。这两天有人来找我,我都躲掉了。但是今天出门的时候信箱里放了最后通牒。抱歉今天才告诉你。”
大野智提着便利店的一次性塑料口袋,餐盒的塑料盖子发出局促的响声,
“好像是因为,上次在东京湾和海豚在一起的时候,被人录像发到了网路上了。”

二宫和也一阵郁闷:“啊啊你也太不小心了吧!我帮不了什么忙了,以我的能力,能把你的户籍改掉已经用掉了所有气力。况且,当年那还是在提倡阶段,现在可是立了法,你知道吧,无个性社会程度已经达到99.98%了啊。”

大野智在电话那头挠了挠鼻子:“总有被发现的那么一天的,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明白的吧?反正,都迟早会被发现的。”

“你不想被抓起来关进去,是不是?”

“你在讲笑话么?”

“樱井翔呢?你有什么打算么?”

“……他也迟早会知道的。”他说,“有什么办法呢。拜托,瞒住他吧。”


个性者的年代突然开始又突然结束,绚烂奇异的生物进化传奇告一段落,留下一批觉醒出“个性”的人成为了时代的遗迹,处在平凡人类历史的夹缝中。
当普通人和超能力者混杂,而短时间内没有合理细致的规章制度被提出的时候,社会问题往往从芝麻点儿到大西瓜。
这种时候,占少数的群体就会自动被降格为异端群体。
——虽然不断有个人和组织发表观点认为,社会对个性者的包容度应该提高,以面对这个尴尬的时代——但那也属于少数派,无法阻止【无个性社会】提案在十五年前被正式提出。从那时起,个性者被正式下达驱逐令。



“当超能力者成为49.999999%的那一部分的时候,你们就已经输了。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只是慢慢把少数派变成绝对少数,最后消失不见。你看,不过15年,当初占比一半的人不就只剩下了0.02%吗。”
二宫和也好像对自己这位朋友的命运早就不作挣扎了。

“唔嗯,”大野智听上去心不在焉,“是不是有点后悔当初帮我改户籍了?可能会惹祸上身的。”

“是噢,后悔死了,后悔到今天要帮这位朋友逃命了。”

“谢啦。”男人笑,“二宫先生可为保护稀有高危物种提供了巨大支持。先不说了,我还有事,再联系吧——还有机会的话。”



他挂了电话,一路小跑到家附近的小公园门口,放下了手里的塑料袋。很快围拢来一群流浪猫和一群小孩。
这是每周的固定行程,大野智会从整个社区的西头走到东头,圈粉无数野猫野狗。他给猫罐头,给小朋友奶糖,他坐在长椅上,猫坐在他的膝盖上。




“上回不是说我要搬家了吗?以后就不能常来了,今天是最后一回了。所以,上回说好的,今天要选新的骑士长。”

“我!我要当东路喵喵战队骑士小分队队长!”

“不要,山本你每周都迟到诶,而且你把名字也记错了,我们是骑士团啊——”

“是啊,不如让佐藤来当好了。”

“优美也想要……”

“我要当我要当,伊丽莎白最喜欢我了!”

“不甘心啊!我也要当!”

他们的小脑袋凑在一起嘁嘁喳喳讨论了一圈儿,最后走出来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生,其他人都满脸遗憾。
叫铃木的男生今年八岁,多年来都是大野骑士的忠实小粉丝。


“那就是铃木君,对吧?那么,听好啦,”
大野智把膝盖上的白猫抱了起来——小朋友给她起的名字叫伊丽莎白,因为她是这个公园里唯一一只白色的猫——他举起猫咪的肉垫,另一只手举起叫铃木的男孩的手,郑重其事地合到一起,
“铃木骑士长,现在我要你对伊丽莎白宣誓效忠——”

男孩的脸红扑扑的,攥紧了手指。他举起右手大声说:“新一任东路猫咪骑士队骑士长铃木一,一定会带领东路的所有男生女生,保护好伊丽莎白和她的亲友们!”

“伊丽莎白也表示一下吧?”

“喵——”

“那就交给你们了。”大野智严肃地把手里的猫罐头放到小男孩得手里,合拢他的掌心,“要好好努力啊,小骑士。”






4.

“你不是最近要去海上吗?不去了?”

“不去了。”大野智摇头,“上次有点太高调了。好像有记者打听了我在那里做志愿工作,我不想做奇怪的采访啦……”

樱井翔知道他说的高调,是上次他去海边救海豚的时候——神乎其神的,这个男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海豚听了他的话,站着海浪中间领着一群迷路的海豚回到了安全海域。那几天推特上都小范围传播着他的视频,标题是“呼唤海豚的男人”。

“说起来我也好奇了,”他兴趣来了,“你怎么带走它们的?那个时候的海豚一定很惊慌吧?不应该很有攻击性吗?”

“我也解释不了……姑且,当作是它们能感觉出来者的心意吧。动物是很有灵性的。”

他忍不住赞叹:“智君真的很厉害。”

“哎……”他的男朋友慢慢红了脸,半天没想出要回他什么话,只能说,“不不,比起我这样的人,还是小翔更厉害吧。”

“什么啊。”樱井翔笑了。


当时电视开着,社会频道播的是关于个性拥有者被控制的新闻,樱井翔自己偶尔也会播到这样的内容。
新闻既没说那个被抓的人是谁,也没说他的个性是什么,只是播报了新的数据,无比接近100%的数字似乎非常振奋人心。

“‘无个性化’啊,”
他说,
“我真想知道这些人他们都有什么个性?想象力完全不够呢,我只能想出来那么几个电影里出现过的烂大街的超能力。听说在个性时代,全世界都没有重复的个性。”

“基因真是神奇。说不定有能和动物交流的个性吧。”大野智顿了顿,“这样海豚就会听话了。”

“说的是。但是我印象中,好像没有这样温柔的个性?虽然个性拥有者已经很少见了,但是电视里几年前不也在播吗,有爆破个性的人造成了人员伤亡什么的……”
樱井翔调了个频道,电影频道放着前段时间下线的电影,
“唔,要是个性不那么危险的话,上面也不会提出无个性化了。”

“这可不一定,也许,大多数人的个性都挺温柔的呢?”

“我也不知道……毕竟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嘛。人人都是super hero的个性时代。”
他想着想着有点惋惜,
“这个世界上有超能力的人越来越少了。”

“跟鹦鹉螺一样。”

“什么?”

“鹦鹉螺。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大海螺。很漂亮,但快要灭绝了。”

“啊,的确,很漂亮……”
大野智的话让他油然而生一股因怜悯而生的同情心,开玩笑道,
“不如你也去当一当保护个性者的志愿者?他们也是高危生物了,对不对?”

“很有道理,但……”


“但我们赢不了的,我们赢不了的。”
电影里的女主角哭得梨花带雨,拉着男主角的手。



“这什么电影啊?”
大野智要说的话被电影台词打断了,樱井翔只觉得恶俗的场景像是劈了道雷在头顶,他立刻切回了新闻频道。但新闻已经播完了。他只好又跳到体育频道,
“好像有球看,那就看看球吧?”

“我们赢不了的,我们赢不了的,你的妈妈不会让我们在一起——哎呀——!”
大野智掐着嗓子学刚才电视里的女人说话,转头就被樱井翔往脑袋上扔了个抱枕。
他抱起那个巨大的鱼形枕头,大笑着倒进了樱井翔坐的沙发,和他滚作一团。





男主人公拉着女主角的手:“我们为了自由流血。我们赢了。”











5.

大野智趴在领养站的桌子上,一只猫和他面面相觑。






“是我错啦,我本来想把你领回家,可是……”

“喵了个咪的可是可是可是,你都答应本喵了,你反悔,你反悔!你不宠我了!”
橘猫连喵带呜一爪子踢开了大野放到它面前的小饼干。

“我自身难保呀!运气好的话,也许从此远走高飞。运气差呢,多半就没得机会再去东京湾了。”

猫大爷气呼呼地甩了甩尾巴:“哼。我也打算提醒你呢——本喵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被通缉了。你是不是干什么坏事啦?”

“我犯了天大的错,弥天大罪——基因上就被判了死刑。”

“那你还是自首去吧,我不想被坏人领养。”这猫还挺有正义感,“就算运气好逃跑了,孤苦飘凌的日子你也不会好过的。我是过来猫,我懂。”

“说得在理。”

可它突然口风一转,墨绿色的眼珠子嗖地瞪圆了:“不对,那个眼睛特大的人呢?你相好!他怎么办呢喵?”

“我也正苦恼。我真舍不得他。”

“大野,你真是个贪心的人喵呜。”

“老实说,我从家走已经三天了。”大野智托起下巴,重新给它撕了一袋猫咪小饼干,自己吃了一块,“如果我要彻底地走,已经走出很远了。”

“可你有个喵了个咪的梦中情郎——”

“是。”

“你这三天都在干什么?”

“我去找了朋友,还欠下的人情。然后,去了几个大公园,把给灰雀做的鸟巢挂上了树——公园里总有人在打鸟,下蛋的时期也总有人去偷鸟蛋。鸟窝是我自己做的,我教了它们怎么锁鸟窝的门。
“我去志愿者朋友那里取了一些资料。我是想逃跑的,跑到东京湾去,继续干我保护濒危动物的老本行。当然,跑不掉就另说了...
“最后我没得去处了,我想起我总得给你一个交代——我估计樱井翔应该会把你领走的。我当初告诉他,等我和他同居了就一起养你。不知道他会给你取什么名字......叫咖喱鱼丸怎么样?好像很适合你——”

“算了吧喵,咖喱鱼丸还是算了吧。我比较喜欢拿破仑二世这样帅气的名字啊。”

“拿破仑二世吗...真可惜。”



大野智想起每一次和樱井翔一起来这里。他们总是一起来,帮猫猫狗狗找领养人,如果有快要被安乐死的动物他就会领回家去。
樱井翔不是喜欢动物的类型,也不讨厌,非要打分的话,就是个just so so的五六分吧。但他是个温柔又会说情话的男人,所以他总说:
“它们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们像是不能分开似的,我不得不连带着对智君的份额,成倍成倍地爱了。”

他心里批判自己:大野智你真是个贪心的人。




“你在想他吗?”

“嗯。”

“喵啊,我一直觉得你是不错的人。就算你犯错了,电视上的人要通缉你 对我来说,你还是不错的人。”猫舔着爪子,它的指甲修的很好很整齐,是上次樱井翔替他剪的,“对你的帅哥相好——也一样。他也是不错的人。”

“我不希望我给他徒增烦恼。”

“到东京湾去吧,有空给本喵捎条新鲜的鱼——”



大野智看着猫,猫在舔爪子。



“谢谢你。”

“喵呜——”


6.

大野智面前的是延伸到远郊,又从远郊延伸到更远的地方的国道。很晚了,他有点倦意。脚下一片漆黑,十几米才有一个路灯,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他离开市中心的时候,他的通缉资料已经传遍了家家户户。他又走了两天,按二宫和也告诉他的路线一路摸到了没有车的荒凉国道上。



短短的五天。

也许特殊部门的人正在逮捕他的路上。也许他们已经搜查了二宫和也,甚至樱井翔的住处。也许他们带走了他屋子里所有的猫猫狗狗龟鸟虫蛇,而他的沙发早就被闹翻天的宠物抓成了后现代艺术品。

也许樱井翔去领养站领走了咖喱鱼丸。

也许就在这五天,世界上又有1000种濒危动物走向灭亡。

也许这五天里,世界上除了他,一个个性拥有者都没有了。

大野智踩上国道的时候,心情意外的非常明快,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唯一感到可惜和难过的,是社区附近他猫咪骑士团的骑士们在电视上看到他的脸的时候,心情大抵是非常地纠结吧——但他相信他们依然会保护好伊丽莎白和她的亲朋好友的,他们发过誓。

前头是荒荒凉凉无人问津的路,后背的远处是夜晚里熠熠生辉的城市。
他又觉得,前方是东京湾里的鹦鹉螺和白海豚,身后是层层的挂念和甜蜜的爱人——一时间觉得自己是何其的狼狈且伟大。





樱井翔的机车就是在这个时候轰轰作响闪亮登场的——




大野智一时被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吓愣了,呆呆地看着男人帅气地把车甩到他跟前,一把摘下头盔,浮夸的车头灯非常刺眼。
樱井翔的车前坐了一只晕车的橘猫,天上飞来一只文鸟,停在他的肩膀上,有一只金丝熊仓鼠睡在他的口袋里。

“我记得你说同居了就去把猫领回来,我就先去领养站领了它,所以稍微迟到了一点——我本来想赶在智君前面来这里等你的。”

“那个,小翔……”

“私奔的时候忘带男朋友,好像这个丢三落四也太过分了点吧?”








“你准备怎么办?大野智跑了,在他被抓到之前,我们肯定也会接受相关调查的。就我所知,他应该是全世界最后一个个性者了,他的个性是……”

“他要去哪儿?”樱井翔打断了他,“大野智是全世界最稀有的濒危动物,我得去找他。……我知道你肯定会说教——总之什么都别说,我去找他,无论如何都得去——对不起二宫,给你添麻烦了。请告诉我吧,他要去哪儿?”

二宫和也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戏谑和得意:“我告诉那家伙了,你一定会去找他,他偏不信。爱情真伟大,伟大的爱情让我几欲潸然泪下——”

下一秒,大野智的位置信息传到了樱井翔的手机上。








大野智戴着头盔,坐在樱井翔的身后,巨大的风在他耳边嗡嗡作响。几十米一个的路灯照亮不了他俩脚下的路。

“阿智——”樱井翔在风中大声说,“我们还没有给猫起名字,是不是?”

大野智也放开了嗓子嚷:“拿破仑二世!”

“你说什——么?”

“叫——拿破仑二世——!”

那就拿破仑二世吧。樱井翔说。

大野智昏昏欲睡。疲乏和困倦叨扰他的神经,他的视线路过一盏一盏路灯,眼下明暗起伏。
他恍若隔世,又自觉如同梦境。机车上的两个人好像正在不断往前加着速度,达到了某个临界点就会脱离这平坦的国道,冲破三维空间的限制,向未知的空间进发。
文鸟蜷缩在他的口袋里,也昏昏欲睡。

两个男人,一只猫,一只文鸟和一只仓鼠的黑漆漆的国道。

他闭上眼,忍不住发笑,耳边有东京湾的浪声。


世界真的很奇妙,冰河世纪居然存在过猛犸象、剑齿虎和渡渡鸟。

他和世界道了一声再见,干脆任由自己在风中恍惚。然后搂着他甜蜜的爱人,沉沉睡去。










7.

19世纪,原鲸亚目的巴基鲸科、步鲸科、雷明顿鲸科、原鲸科、龙王鲸科的所有鲸均已灭绝。
1900年,世界最后一只西印度僧海豹在印度洋灭绝。
1918年,世界最后一只马里蒙海龟在地中海海域灭绝。
1995年,世界最后一只亚欧水貂在大西洋灭绝。
2000年,世界最后一只海洋蜥蜴在太平洋灭绝。

2017年,世界最后一个个性拥有者,被宣布在东京湾灭绝。










end

还想改改,很多地方没写好

但我很困

我要先去睡一觉

评论(54)
热度(220)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