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so】归去来记02

@中込此木子 的生贺!她说想看那就写!写他妈的!

本来这篇神棍儿是有大纲的,觉得拿已经想好的故事很不真诚,所以这是大纲里没有的故事x!

这一篇只写了一半,还有一半没改完,我觉得我在11号之前是改不完的……所以先放一半w,写03的时候把02剩下的添进来x

因为神棍历史久远……而且它还很有长……所以加了个tag方便找x!

前言结束!







猫又




1.
“这是猫又。”二宫和也盯着他面前那只在餐桌上怒目圆睁的小妖怪,挠了挠下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小的猫又。”

“猫又是什么?”

“就是猫咪变的妖怪,不过通常都是四五十岁的妖猫,对人来说那可是几百年的修为了。”
相叶雅纪往那团张牙舞爪的雾气上面甩了一道白符,那黑气一蓬,而后竟然嗷呜一声缩成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子,从桌上滚了下来。
不知道相叶往手上撒了什么,径直伸手将那个娃娃从地上拎了起来。这小家伙尖牙利齿,白色的指甲有樱井翔半指长,头顶的猫耳朵压在发梢上,甩着分岔的尾巴发出威吓的呼噜声。
“猫又的人形多数是佝偻的老人,幻化成妖的,我还从没见过那么小的。嘿……还真挺可爱。”

他说着伸手去揉猫又的脑袋,却被一直站得很远的另外一个人呵住了:“你看它反抗得那么厉害,别乱碰。被咬一口可是会中妖毒的。”




2.

大野智这两天不知道去哪儿风流倜傥了,几天没见影踪。樱井翔给他买的手机也被他当作未知的鬼神之物丢在床底下。

“不会去太久,好歹是一妖,来去怎不得自由?”他走时是这么说的,“不过,还不知有如何的妖物且来找公子的麻烦——我不在时,如若有所托,请找上回的先生们吧。再如若,他们要收取什么报酬,都可应下来,待我回来自会了结——除了那玉!切记!”

上回的先生,指的是那位教他用“黄酒蚊香”熏虫子的要钱先生。上回以后听大野智讲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但樱井翔能听懂的也不多,只晓得对方是个有几分名气的除妖师,似乎和大野智关系不错,至于其中的前因后果,他说得含糊,樱井翔也就没为难了。
彼时他没有注意,大野智说的是“先生们”。




早上张开眼就看见一团巨大的黑色的“鬼火”盘旋在自己眼前,樱井翔差点两眼一黑又睡过去——
半小时之后,要钱先生和要钱先生的伙伴准时出现在他家里面。



要钱先生大名二宫和也,他大体恤宽裤衩地就这么来了,扣了个鸭舌帽,脸嫩得像个学生。开口却一股老派生意腔,有几分像江户时代神神秘秘的游行商客。
跟他一并来的两个高个子男人,一个叫相叶雅纪,一个叫松本润。相叶背了一个鼓鼓囊囊的运动背包,看上去好像要出门右转一个街区打棒球,后来他打开包,樱井翔才看见里面有许多看不懂的符文、铜钱串儿这样的东西。

追猫捉猫都是相叶雅纪一个人干的,前后倒腾了个把钟头,终于在客厅布阵设法鸡飞狗跳把它困进了餐桌上。二宫坐在客厅里玩儿手机,松本则一直远远的靠在门边上,时不时训揪着那猫玩儿的相叶一两句,相叶雅纪却依然拎着那妖猫撸得不亦乐乎,还怂恿樱井翔也摸一摸。

“松本先生不是说,它有妖毒吗?”

男人偷偷对樱井翔说:“小润只是老被小动物讨厌而已,猫又不会咬人的——你说是吧,喵酱!”
他举起小男孩捏了捏他鼻头,却那小子被吐了口水。



“你们和大野君认识很久了吗?”

“o酱呀……哎,是很久了。我记得,我刚跟着nino的时候就经常和他来往了。”

“妖和除妖师也能这样和平相处吗?”
出于好奇,樱井翔没忍住多问了两句。

“我也不知道,他们俩是老朋友了,”“俩”指的是大野智和二宫和也,“我没有除妖师的血统,只是个‘灵人’,小润有阴阳眼。我到底只能感觉出一些妖气而已,当时只觉得o酱身上灵气很重,但据说他六魂缺一魂,七魄少一魄。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据说是据谁说?他自己吗?还是要钱先生?缺魂少魄又会怎么样呢?怎么才能固元回本呢?
樱井翔还有很多问题想请教一番,包括一些关于妖怪的,关于除妖师的,灵人的,和他的玉的。大野智给他讲过一些,可他不太能表述得准确,要么“璶”啊“霒”的语言晦涩,要么就闪烁其词不得表意。

“你在问什么呢,大客户?除妖师可不能随便给人查户口。”
二宫和也伸了个懒腰,从沙发里蹦了出来,看似无意,其实他一直在听吧。樱井翔撇嘴。
“我们来结算报酬如何?今中午的饭钱还没着落呢。”

可人都那么说了,他只得点头。

“你是要就地解决了小妖孽,还是只捉住封好等你家小公子回来收拾?”

“能解决的话,当然解决了最好吧。”

男人点头,手指一转,停在樱井翔的胸口:“那要价就是你的玉。”
还真和大野智所料的一样,二宫是真想要这玉石头。

相叶雅纪眼睛都瞪圆了:“你可真敢开这口!”

“这也挺好,”松本润插了句嘴,“留着这物件,以后也会麻烦不断。交给我们,不失是保险的方式。”

大野智如此看中这块玉,加上本有渊源,樱井翔自然是不会给的:“那还是算了。有人交代过我呢。再说,我把玉给你们了,大野智也就没有留在我这里的需要了,你们来养他?但凭你们的关系他却没有求于你们,说明有什么原因让他没法和你们一起,对不对?”

“是这样,除妖师和妖怪当然不能在一起,加上他还没有元本,我们的一点动作都会伤到他。那就凑活着干吧。”二宫小心地从相叶手里接过那手脚不老实的猫崽儿,“既然如此,就给你封屋角了。”
他说话间在猫又身上贴了一张黄符,又打开了手机。闪光灯一闪,再睁眼那男孩已经重新变作猫的模样,看上去不足岁,龇牙咧嘴地喵呜乱叫,唯一的不同是那条分岔的尾巴。
二宫从相叶背来的大包里抽出一截红色的绳索,编进布条里,把它栓在了电视柜的旁边。小家伙又啃又咬,硬是没把那根细绳子崩断。

“报酬呢?”

“等大野智回来,我会跟他算账。放心,不会讹诈他,只想从他那儿要到一些妖怪才有的小玩意。”

“今天非常感谢。”

“分内之事。樱井君,有一件事希望你不要误会——别小看我们,也别觉得除妖是慈善事业,要杀它还不容易?几张符一贴它就化成青烟一飘了。不能轻视了这些妖物。”
二宫突然说,
“但越是跟神鬼打交道,越要明辨是非,给自己积德集运。这小东西不是奸邪之物,这么小的猫又,化妖想必有什么执念。不过作为除妖师,我们自然是要跟妖划清界限的。这些鬼怪的事,还是你家小朋友来搞清楚比较合适。”

他不知道二宫这话有什么意味,似乎是告诫,总之姑且先听下来。
“其实我有一件事很想问……”

“关于大野智的?那我无可奉告。”男人扣上鸭舌帽把多余的符纸随手揉进裤口袋,“只能说,不是善茬,但是好人。他的事情没一个不是胡搅蛮缠,下次再问他我就要另计费了。
“话说回来,也不过是个心性单纯的人。还请樱井先生好好照看他——把这当做他友人的嘱托吧。”








3.

大野智回来是两天后的事情。


凌晨三点,樱井翔只觉得睡梦中突然一阵凛风来袭——最近妖魔鬼怪的事听了太多,他惊心中下意识握住胸口的玉,却忽然身上一沉——
也许睁眼会是吐着血红色舌头的女鬼,或者趴在他身上的有残肢断手的鬼童子……

“嘘——”

樱井翔忍不住张嘴想尖叫,映入视线的却是大野智柔软的脸颊。
男人别着腿骑在他身上,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冰凉的手指让樱井翔忍不住屏住呼吸,不想让呼出的热气沾到他。
压在他身上的人穿着莫名其妙的短裤白体恤,赤着脚踩在床上,正警惕地四处打量。窗户大开着,窗框上留着他的脚印,凉风嗖嗖往屋里灌。

“翔君——”他凑近樱井翔的耳朵,用气音小声地说,“屋子里有妖怪的味道——”






4.

大野智很讨那猫崽儿欢喜,樱井翔本想提醒他二宫叮嘱过,要是那小妖孽咬人就用那根伏妖索把他套牢些,可他跑下楼梯却看见黑猫正抱着大野智的小腿喵喵撒欢儿,大野智揉着它的肚子和它滚作一团——
至于那截红色索套,早被他嫌弃地扔到电视机下面去了。

“我去钓鱼了,”大野智说着从裤裆里摸出一条小银鱼,向它抛去,“兴许这狸奴妖怪嗅到我身上的腥味,才能得这般亲近。”

“你从哪儿把鱼摸出来的……?”

“亵裤。”

樱井翔一时哽咽:“……别放东西在里面,下回不许了,记住了吗?”

“为何?分明是你们的衣裤都生得怪……”

“喵呜——!”
大野智似乎有意争辩,话未出口却被膝盖上的这家伙给打断了。
那猫崽儿在地上滚了一圈儿,黑烟一缕飘散,竟然重新变作乖巧的男孩的模样,温顺地用脸颊贴上了大野智的手背。

“你真有趣儿,我从未见过这么幼小的狸奴妖精。”大野智说了和除妖师一样的话,饶有兴趣地撸起猫下巴,“怎么?前两天来的人吓到你们了吗?这倒不怕,那是我的朋友。”

“他们有灭魂符咒……”

樱井翔一愣,这才反应过来那稚嫩的声音是小妖怪开口说话了。

“只是吓唬你的,你不作妖,他们就不会灭你。可你也万不该找普通人的麻烦。”

“他不是灵人吗?”
那双乌溜漆黑的圆眼睛绕过大野智,困惑地瞄向樱井翔,又受惊一般的缩回来,
“分明,分明有很大,很多的气……”

“他不是灵人,灵气重只是身上带了玉什子罢了。你找灵人又有何事?”

“小辈实有一事,长哥哥不知当听不当听……”






5.

“他不过周岁,却能化作猫又……”

“抬胳膊。”

大野智一边说一边听话的抬起手臂,让樱井翔从他身上把从渔船上借来的白体恤脱下来。

“那定是有夙愿未了。不愿离开人间世。”

“除妖师也是那么说的……站起来,张腿。”

若有所思的大野智又听话地踩上床,让樱井翔一气儿把他扒了个干净。这一扒,樱井翔被他肚子上围着的白色小肚兜逗笑了,里头还塞了两条活鱼,不知道被大野智使了什么法术,肚兜里包着一层海水,却没有把衣服沾湿。

“你把它们带回来这是做什么?还有这肚兜哪儿来的?”

“船老大那儿借来的——你可得给我收好,我要还他去的。”

樱井翔一阵无语,打量了好半天,还是把那白布条儿丢进了洗衣机里。
“下次能把手机带上吗?我要是一直找不到你,会担心的。”

“是那个黑色的方壳儿吗?我不会用那精怪玩意儿……”大野智摇头,“如若找我,你不是有那玉什子吗?”
他说着伸手在樱井翔的胸口一点,樱井只觉得皮肤一凉,就看见玉表面裹上了一层淡蓝色的光晕。
“要是找我,叫它便是。”

樱井翔决定暂时不去深究这又是什么清奇法术,他握住那块玉看了看,发现它的光芒散去,已经变回普通的模样,也就把它就这样收回了衣领里。
“话说回来,那猫又你要把它怎么办?除妖师那边呢?二宫说他会找你结算报酬。”

“比起报酬,他更想我欠他人情……”男人似乎这才想起自己什么都没穿,搓着手臂探头探脑地找衣服穿,“诶——那猫崽儿不是奸邪,温柔点对他。了了他的愿,自然就化魂归天命了。”

樱井翔在他开始打喷嚏之前把他套进自己的卫衣里。他瞅着大野智伸不出来的手,心里叹气,没办的还有给这小朋友买衣服的差事。



----------tbc









比起贺文我更想写zqsg小作文



我真喜欢你们柴拆

在我最迷茫的时候认识她了。没有认识她搞不好我已经删号走人了,她是我的好老铁我的大宝贝)
多说不宜w

开心就好,开心最重要

20岁的奔三老女人生日快乐,身体健康,开心,开心最重要!





----






最后说一句

我真的特别喜欢这个文章的脑洞

一定会写完的)

无论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评论(31)
热度(77)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