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婚礼

写不动了,放一小段自己喜欢的
原设定是司仪s婚礼服装设计o
这两天正在为亲戚的婚礼忙上忙下,婚礼真的很幸福呀……












“你会说什么,如果是我们的婚礼?”

“谁会在自己的婚礼上当司仪啊。”

“你说说吧,我想听你说的。”
大野智随手从衣架上拎了一件白色的西服上衣,裹上了自己的花体恤,用很“结婚式”的眼神看向樱井翔。

男人无可奈何地转过去面对他,轻轻搭上了他的下巴,闪着光的桃花眼满含笑意,熟悉的结婚誓词一字一句敲了出来:

“请问大野先生——
你是否愿意和樱井先生结为伴侣?”

他的视线扫过大野智像鱼尾似的翘起来的欢快的眼睛和经历了一天磨难后仍然乱翘的发梢,滑进男人白色西服包裹着的黑色体恤里,再顺势溜到下半身格格不入的卡其色短裤和旧凉鞋。

“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大野智好像听得有点害羞,手指胡乱在自己脸蛋上挠了两下,鼻翼难为情地耸了耸,躲闪的表情像抄作业被班主任抓包的数学课代表。




无论他买给你的巧克力慕斯,还是会失手丢了你喜欢的布料;无论是他温柔体贴对你的照顾,还是偶尔严肃的固执;无论是他低沉动人的嗓音,还是他一如既往没有长进的画技——
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拥抱他,亲吻他,用这样的腼腆又真诚的目光柔情地注视,直到永远。





樱井翔看着他像香草冰淇淋一样水润的唇角,胸腔突然憋闷,下一秒就忍不住吻了上去。亲昵的唇齿相交竟然真的让他腾起结婚式上紧张的情绪。

“樱井先生,你是不是犯规啦!?”
喘不上气的大野智推开他,笑着把身上的西服脱了下来,随便丢进了身后没来得及整理的礼服堆里。

“这位新郎,我是司仪,”樱井翔摆摆手指,“司仪说,现在樱井先生可以亲吻他的爱人了。”




——





(*´◐∀◐`*)




评论(32)
热度(153)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