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水

路过的你只看到烟

文风挑战

1.惯用文风



纯爱都是瞎扯淡。樱井翔想。

他偶尔想起自己十三岁的单恋,记忆中永远是羊角辫小姑娘轻飘飘的背影和侧方位135°时候她抿嘴笑的弧度。见面要穿最酷的连帽衫,头发拿水抹得噌亮。
高中和大学时,在联谊会上见过许多漂漂亮亮妆容艳丽的女人,倒不是从没被惊艳,只是从不把她们看电影时羞涩的笑当作爱情的火花。
他当时也怀疑,恋爱其实不是这样的——总有一天,你们会打仗似的争夺卫生间的使用权,早起时睁眼看到的爱人没有set发型没有精细打扮,而你们也不会浪漫交换没刷牙的臭臭的早安吻。
毕竟哪儿来那么多诗和远方的纯情青涩,分明是眼前的苟且更声色犬马。

有一次妹妹带他去看纯爱电影,对着屏幕里偷偷勾个手指都脸红心跳的小情侣鬼哭狼嚎:“哥,哥!太甜了!太甜了!”
樱井翔无语了一阵,说我这个老年人早过了距离产生美的时期,早就甜不动了,总有一天你也会走到穿着睡衣敷着面膜裹着刘海卷儿跟男朋友一起啃鸭脖这一步。
妹妹扫兴地批评他不懂爱情,他更觉得乐呵——你们那些春心萌动芳心暗许眉目传情,穿最美的裙子约最紧张的男同学,都是你哥我说出来要被笑话的过去式。爱情爱情,不是那么轻浮飘逸的东西。

大野智猫在沙发背里看电视。电视自个儿寂寞地跟搞笑番组哈哈大笑,他自个儿打着没完没了的瞌睡——眼皮有气无力自甘堕落地耷拉,眼镜挂在鼻尖眼看已经快要滑下来,张开的嘴正微微嗫嚅。也许是前两天又通宵画了稿子,于是开启了树懒模式回复体力值。

“你怎么又睡着了?不热吗?”樱井翔推门就被他猖狂的睡姿逗笑了。
“热——……都怪你,你说出来,就突然变热了。”男人眼睛都不睁,腿一缩抱住了膝盖,“去,去。小翔去把冷气打开。”
开了冷气的樱井翔坐到他旁边,撑在沙发上捏起他的脸:“晚上怎么办?吃寿司吗?”
“嗯?”
“你不饿?”
大野智压根没听见他在问什么,稀里糊涂地凑上前抱住他,在他嘴唇上碰了碰,仍然闭着眼:“好好好……欢迎回来,想死你了——”

他俩踩着拖鞋出门消食。

大野智慢悠悠地跟着樱井翔,一边走一边打呵欠,偶尔用力眨眼睛。于是男人每次回头,都看见他抄着手,低着头,小孩似的沿着地上的瓷砖线左左右右地走。他坚挺了一整天的发胶终于快要撑不住,额发散下来,气势跟着卸下来,像奥特曼的变身时限到了,咻,变回人畜无害的无辜模样。

“小翔,”他突然喊他,“小翔——”
“怎么了?”
他嘿嘿一笑,两步走上来靠拢他的肩膀:“你好帅哦。”

樱井翔牙一酸。

所以说爱情呢,不是一个可以定格的东西。
初恋儿的羊角辫和侧脸135°抿嘴笑,不是爱情。非要说的话,是尚且稚嫩的美的体验吧——因为还年轻,所以把一切美美的东西都当做美美的爱了,放心大胆将轻盈的喜欢不负责地放在轻盈的片刻上。
爱情一点儿都不潇洒,不飘逸。
樱井翔抓住大野智的手掌,一边懒洋洋地走一边懒洋洋地想。
它只会越沉淀越厚重,越经历越深奥。它不能停止定格,被他们踩在拖鞋下,勇猛地不停往前走去了。

大野智哼着小曲儿——和樱井翔吹着的哨子在下一个音节可爱地重合。他于是非常高兴,晃着两个人紧扣的手,胡乱唱起歌。




——流产于昨晚的脑洞《杀死纯爱









2.黑暗文风
这不是难为我么)一把影成刀刀)


成濑领瘦得像个姑娘。
影山头回把他抱起来的时候就是这样觉得的。特别是他臂弯里的男人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只是温顺地合着眼。

“真看不出您原来还具有极佳的冒险精神。”
“不要做多余的事。”
“在下现在会送您去医院。”
“装傻么?”
“不愿意的话,送您回家里,再替您处理一下伤口。”
“你这种时候怎么那么倔了?”
“在下建议您这段时间不要出门,除非您有意将不要命精神处处发扬行走在舍身忘死一线……”

“影山,”他闭着眼轻轻说,温柔的声音化作身体微弱的起伏,止于一声叹息,“不要为难我……”

执事依然大步流星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头,把他抱得很稳很紧,双臂间是男人隐约传导的体温。



宝生丽子处理的下一起案件是律师和警察死亡案。
执事困惑了一阵子,终于是没有想透彻那个漂亮的男人眼里并生的温情和决绝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而那双眼眸却再也不会给他更多的提示了。
宝生在现场皱着眉冥思苦想,他忍不住走上前:“恕我直言,大小姐您的眼睛呢?瞎子也能看出律师的刀伤是与警官见面前造成的。”而他的伤又何止这一处。

他赶在现场人员之前隔着白布抱起男人的身体。

自然不会再有浅吟低唱似的声音和温暖的体温,他只是又一次感叹他真轻,本就纤瘦,这下臂弯更是感觉不出任何重量了——
毕竟他带走了自己唯一剩下的、沉甸甸的灵魂。






3.kuso

“欢迎回家,荒野,”榎本径系着围裙,嘟着水润的嘴唇,声音甜腻,“你是要先吃蛋糕,还是先吃我?”








4.翻译腔)??日式??这个怎么搞)随手乱写吧反正



“你该不会是病了吧?去医院了吗?”

樱井翔摇摇头,让人不知道他在回答问题的哪一个,但他的眼睛很红很湿润,加上熬夜后显得憔悴可怜的脸,所以大野猜他确实生病了,但没有去看病。

男人轻轻把头搁在他的肩膀,像是在撒娇:“我困了,大野桑。”
再强悍完美的人也会有疲乏的时候,是这样的对吗?大野智眯起眼睛。

“有什么想要的吗?我去买给你。”
“不用那么麻烦,只想请大野桑抱一抱。”
“要怎么样的拥抱呢?”
“温柔的、大野桑的拥抱就好了,普通的那种,足够了。”
“好吧。”大野的手臂环住男人的肩膀,“是这样的吗?”
“对……有安心的气息——这样就够了。”

大野小声哼着小孩子喜欢的歌,有节奏地拍打在他的身侧,突然飞快在恋人脸上印下一个轻吻:
“啊对了——再加上这个吧。这个是免费附赠的。”





5.少女/小清新
………我啥时候不清不新不少不女啦?
不写了跳过






6.苏

“樱井翔!”
一路飞跑的人一边跳起踩着敌人的脑袋越过对方的掩体,一边借着背后队友的火力压制往前突击。在他喊出声的那一刻,几十米开外飞来的子弹高速旋转穿过了他左侧端着火器的男人的额头。
大野智偏头——弹片弹出的碎壳划过他的额发——他蹬着面前的战壕飞身跳起的一瞬间将别在腰间的手榴咬开,手腕一抖,抛了下去。

轰鸣和闪光里,远处的人只看见他的身影短暂地闪动停留在半空。

之后战场陷入暂时的安静。


“biu——!”
大野智脏兮兮的笑脸突然从碎土里抬了起来,他左眼一闭,往樱井翔的方向比了个小手枪,
“帅哥,刚刚那颗子弹来得漂亮——”

“多谢夸奖。”







7.一看就有病)这不就是kuso吗……?


“放开,我要去称霸东京湾。”

“榎本径你给我把鱼竿放下???!”







8.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文风的目标是饼干系






9.向原版致敬

super soul!
talking more must!!!






——



我仿佛没写出任何差别……

评论(24)
热度(121)
©缺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